唐菓🍦

不要看我的早年文章球球你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背景来自@脑手不对盘

【苏沐橙24h/橙中心】岁岁平安

0:00场

橙橙十八岁啦!!!我好激动啊呜呜呜。喜欢她第四年了,但是那股冲劲还是没有过去,还是一万分的喜欢她,想把她宠进骨子里。祝她生日快乐啦,一定要万事顺意,岁岁平安呀!



    01.轮回

    上海的冬日是艳阳下泛着冷,凉风一缕一缕趁着人没有防备钻进袖口,冻得苏沐橙一哆嗦,加快了步伐寻找人群里的江波涛。

    她退役之后就清闲得很,一三五网吧跑二四六林苑去,到最后连陈果都担心起来是不是还有什么放心不下。这倒是没有,从前的新秀如今都成长为兴欣坚实的栋梁,要再说放心不下就有些矫情了。年关将近,她的生日也临近,陈果一如从前每年生日一样热情洋溢,说是她退役后的第一个生日,该大办一场,最后竟转手准备了九张机票要把她往其他战队送,说没到生日就别回来了。苏沐橙还记得她那时雷厉风行的模样,弄得她哭笑不得,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就答应她了。苏沐橙一贯人缘不错,几个战队也都好说话,事情敲定得顺利,苏沐橙就在今天来到了上海。

    江波涛一向守时,苏沐橙拖着行李箱没走几步就在人群里头看见他了。他倒是跟谁都聊的起来,伸手就拿过了行李自然又恰到好处。他颔首:“苏队。小周和孙翔都在车上,我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没让他们跟来。”

    苏沐橙倒是不介意这个,她听见江波涛的称呼愣了愣才笑眯眯地回道:“小江,现在的队长已经不是我啦。”

    “你之前不是一直攻击我‘苏姐’这个称呼太老,现在改口喊什么,苏队挺好。”江波涛也笑。

    “我哪有攻击你,顶多沐雨橙风打了你几下,也不是公报私仇。”

    江波涛侧着头看着苏沐橙,他作为轮回的黏合剂和联盟的每个人关系都算得上不错,但和苏沐橙的交流基本都是在赛场上的,场下交流鲜少,也就鲜少看见她这般狡黠的样子。看来退役也不算太差,他这样想。

    江波涛特意从战队里借了个大的车来接苏沐橙,他总想着苏沐橙这样的姑娘行李也不会少,结果最后的后车厢里头有一半都空着,还是不够了解呀,他抬起头,苏沐橙已经和车内的周泽楷与孙翔打起了招呼,或许苏沐橙才是那个最不容易猜透的人。

    苏沐橙到了车上才把给他们的伴手礼拿了出来,是她自己做的玩偶挂饰,每一个都是按照真人的模样缝的。

    江波涛客气:“沐橙生日怎么还带礼物来?”他已经悄悄把称呼给换了。

    结果对上了苏沐橙的笑,她说:“哪有客气,我还等着收你们的礼物和蜡烛呢。是吧,孙翔?”她突然回过头。

    “啊?”孙翔摆弄着q版的自己莫名其妙,“关我什么事。”他得到了当事人的一个白眼。

    礼物?一旁的周泽楷思绪飘忽了,他接到苏沐橙要来玩的消息反而是最不意外的那一个,他跟苏沐橙一起参加大大小小的代言活动其实算是熟悉了,他清楚这个前辈性子里藏的全是古灵精怪,说走就走的旅行才像是她会干的事。所以周泽楷得到这个消息的下一秒就开始盘算要送她些什么,他的联想到了去年送给苏沐橙的防水彩妆和前年送给她的一套唇彩,被夸赞是全联盟最不直男的礼物。今年呢?他下意识就打开了微博,他曾被苏沐橙教育着去关注了几个美妆博主——当然是小号,给联盟的女生送礼物的时候都会去主页翻翻看来参考。现在,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博主试色的几个YSL口红,苏沐橙好像不常用口红,唯独的几次都是代言的时候,涂得还是浓重的正红。她人长的好看,驾驭得了各种各样的颜色。但周泽楷觉得她还是适合粉粉嫩嫩的颜色,像她喜欢的樱花果冻的颜色。他思索完毕,下单了几款YSL是少女系口红。

    但同苏沐橙来玩的消息一起捎来的还有一个划了重点符号的‘蜡烛’二字,说是苏沐橙要来每个战队收蜡烛,最后全插自己蛋糕上。想法很可爱,很苏沐橙,但这又让周泽楷犯难了,买个普通的蜡烛当然不合适,可自己又没有关注蜡烛博主之类的……

    周泽楷一犯难整个人突然会笼罩一个低气压,江波涛问清了情况,带领整个轮回一起进入了低气压。

    刚买了麻辣小龙虾回来的吕泊远不明所以,说:“那就刻个字呗。”

    就有了如今送到苏沐橙手上的,刻了沐雨橙风,还画了个据说是吞日的大竹子的蜡烛。‘沐雨橙风’四个字大小不一,江波涛解释说,蜡烛是吕泊远买的,字是他自己、小周、杜明和方明华一起刻的,至于那个吞日,是孙翔自告奋勇画的。

    轮回全体成员站在苏沐橙跟前挺尴尬的,当事人却好像半点察觉没有,接过蜡烛小心翼翼地收进了囊中。她笑得特别开心,像一卷弥漫橙香的风。

    “谢谢你们啦!”

 

    02.呼啸

    抵达南京的时候来接她的只有唐昊一个人,要说一队都不太熟悉的大概也只有呼啸了,所以让这个曾经当过国家队队友的唐昊来接她也情有可缘。

    “好久不见。”苏沐橙率先向唐昊打了招呼。

    唐昊挺生硬地扯了个笑:“走吧,鸭血粉丝?”

    苏沐橙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午饭,便点了点头。

     一路上的沉默算是意料之中,唐昊原来一直挺不待见苏沐橙,总觉得关于她的风言风语确有其事,结果就是某次相约的竞技场,唐三打被沐雨橙风毫不留情地打趴下。改观是改观了,造成的结果就是每次遇见她都挺尴尬的。但这份活又非他不行,呼啸的要么跟苏沐橙说不上几句话,要么行如刘皓,见面就要被甩眼刀。

     这么想想,一路上的时间也就消磨得很快。抵达离训练营不远的鸭血粉丝店的时候,唐昊用余光看了苏沐橙几眼,她正在玩手机,嘴角的弧度昭示着主人很是开心。她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抬头撞上了唐昊的眼:“到了?”

     唐昊点了点头,复又摇摇头,他稍起身从后座拎回了两个鸭舌帽:“带上吧,训练营旁边人多。”

    苏沐橙点点头,干脆扎了个马尾起来:“走吧?”

    “走吧。”

    在得到苏沐橙没什么忌口的回答之后,唐昊去排了队。虽然早过了午餐时间,人还不是一般多,队伍排得老长。唐昊心想正好,他得考虑考虑怎么把礼物交到她手上。

    在得知苏沐橙生日的时候他的内心是茫然的,毕竟关系算不上好,也算不上熟悉。生日礼物本来是没有的,但自从一同去了苏黎世之后苏沐橙就开始给他送生日礼物了,每年还都是清一色的唐三打手办,从成体到q版,造型都不同。有一次唐昊没忍住去七期群提了句那些手办他自己都抢不到。结果孙翔说了句:傻,她是代言人啊。

     然后唐昊就纠结起孙翔和苏沐橙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但最后,他还是本着礼尚往来的态度喊刘小别帮他秒杀了个沐雨橙风的手办,其过程被同期友人挖苦无数,不提也罢。

    唐昊对苏沐橙的心情非常复杂,态度恶劣也说不上,太过亲近又不太妥,但最后他觉得既然孙翔也能和苏沐橙相处尚好,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试试呢?

    恰好队伍排到了他,他说:“两份鸭血粉丝,嗯,再来一份小笼包。”

    他中途绕回了车上把礼物拿了下来,看见他拎着个袋子回来的苏沐橙挺讶异的,眼神瞧着唐昊分外后悔自己的举动。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他闷闷地回答她。

    袋子里有俩盒子,一个装着沐雨橙风手办,一个装着蜡烛。苏沐橙在唐昊的应允下拆开,才发现沐雨橙风身上是她之前熬夜还刷不到的‘玫瑰套装’。而蜡烛小巧,泛着浅浅的粉红,不难猜也是玫瑰花制的。

    “这么喜欢玫瑰?”苏沐橙笑。

    猛吃粉丝企图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唐昊似乎噎着了,垂着头半天才说:“女人不都喜欢这种花。”

    还有一点,唐昊觉得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沐雨橙风和那些带刺的玫瑰实在是太像了。

    这些苏沐橙不得而知,她在与楚云秀的对话框又补上了句。

    “他挺可爱的。”

 

    03.霸图

    张新杰站在机场等候区看LED屏,看两眼又跟苏沐橙三个小时前发来的机票对比了下,才发现是苏沐橙乘坐的飞机晚点了。

    反正他也不着急,韩文清本来被叶修叮嘱着要来接苏沐橙,但最后临出发的时候自家生意上出了些事,就拜托张新杰一个人来了。韩文清跟苏沐橙同期退役,算得上是联盟里头最长寿的选手了。他退役后在青海经营着家里的产业,偶尔也会回来看看,性格倒是随和了不少。

    LED屏的蓝白光明晃晃的,张新杰再一次看了手表。他想起苏沐橙退役那天找自己唠嗑,说我们四期就剩下自己、喻文州和云秀还没有退了,问自己有没有这个打算。他当时回答的很正经,说根据自己和霸图的情况调整,然后得到了苏沐橙的一排小蜡烛。张新杰问这是什么?苏沐橙说是祈祷,希望你能好好打下去。这下张新杰就不晓得回复什么好了,对面很快跟了句“当然冠军要是我们兴欣的”过来,张新杰摇了摇头心想她还是一样长不大。

    这是苏沐橙一贯的模样,不管是跟她打电话还是发短信或者聊qq,她字里行间流露的信息都让人觉得她在笑。不是特别用力地眯眼,是翘起嘴角,眼底溢出温柔与欢欣。她不上赛场也确实就是这样的人,经常冒冒失失地跑来问他一些莫名其妙的科学问题,然后又像只兔子光速逃跑。他觉得自己是个理智冷静的人,却经常被苏沐橙弄得哭笑不得。

    “张副你就该经常笑笑嘛,不然都要提早进入老年期了。”苏沐橙有一次打趣他,在得到他的眼神询问后飞快地补充了句,“全都是秀秀教我的。”

    无可奈何,但也不得不承认跟她共事的日子确实比任何时候都要开心。

    他往年选礼物最是慎重,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好不好看实不实用都要斟酌半天。但今年他怀里揣着只傻呆呆的海狮,链接还是楚云秀分享给他的。

    另一手的盒子里放在一支有兔尾巴的蜡烛。张新杰在广播响起时朝出口走去,要把祝福亲口告诉这个小女孩。

 

    04.微草

    苏沐橙看到机场外排列地整整齐齐的微草全员外加前队长王杰希,还以为他们这架势是要征战国际,吓得她一哆嗦连忙拖着箱子快步走过去,和柳非拥抱的同时与她咬耳朵道:“你们这好隆重,我有点怕呀。”

    柳非笑眯眯:“人还没到齐,义斩的全在训练营要等着啊。”

    “……”苏沐橙只好先挨个与微草队员打招呼,她跟王杰希是比较熟悉的,后者拉着她的行李箱,自己干脆就跟他聊起来了。

    “王队也来了?我现在有点诚惶诚恐呢!”

    王杰希步伐未停转头望向苏沐橙,她走得轻快,发丝随着人的晃动一上一下地飘忽。她嘴角带笑,哪里有半分的惶恐。他回道:“苏队大驾光临,远迎不是必然的吗?”眼见她欲说先什么,王杰希又补充了句,“是你先叫我的王队的哦,沐橙。”

    苏沐橙被堵的说不出话,心想怎么没听过王杰希还记仇呢,试探地开口:“那……杰希?不了吧,我觉得杰西卡比较顺。”

    “……随你吧。”身旁的苏沐橙笑得分外开心回头不知道和柳非又嘀咕什么去了。在她来之前王杰希就和她之前去的几个战队交流好了,清一色得到了“带她吃东西吃东西吃东西”的回答,小姑娘确实喜爱吃一类的活动,队里有个姑娘的王杰希并不太意外。然后他趁着退役尚闲把北京景点串联美食做了个攻略,等着她来带全微草也放放假。

    他正想着,苏沐橙又溜了回来:“王队,问你个事呗?”

    她称呼改不过来王杰希也就没多说,他用眼神示意苏沐橙继续问下去。

    “你怎么突然退了?”

    王杰希眯了眯眼,倒不是对问题的抗拒,他没想到苏沐橙会问这个。他思考了片刻才回答了她:“很突然吗?其实不吧,我觉得他们做好了面对的准备,我也该休息休息了。”

    苏沐橙咻得没了声音,她好像在注视自己的影子,一步一步踏得很有节奏。然后她抬起头来笑了:“我也是。”

    苏沐橙又跑去跟柳非唠嗑了,王杰希则轻轻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苏沐橙指的是同样成长惊人的兴欣,在叶修退役之后丝毫没有显现出定点弱势,反而锋芒毕露,像极了在赛场上征战的她。他忽然朦朦胧胧地记忆起了许多年之前,微草对上嘉世,赛前握手的时候叶修对自己说:“你可小心着了。”然后紧随其后的苏沐橙也对他说:“小心啦!”王杰希就明白她才不是什么一直被诟病的花瓶,她的未出刀鞘的锋芒,从那时就透露出点点剑定天下的气势。

    当事人苏沐橙和柳非谈得开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确定了明日欢乐谷的行程。同为女选手柳非并不意外她这样随心的行为,反而很是喜欢,也一直待她很好。她们走得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苏沐橙问她,蜡烛选了什么样的?

    柳非眨眨眼,透露出一股俏皮:“普通款式白蜡烛,不过我偷偷磕了个队长在上面。”

    她想,如果沐橙看到蜡烛上的‘O_o’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吧。

 

    05.虚空

    下飞机的时候苏沐橙说饿,李轩愣了两秒说带她去吃宵夜。同行的就苏沐橙、吴羽策和他自己,好在同为四期交流也不算少,也就不那么尴尬。

    小巷子里的特色小吃李轩走得熟门熟路,苏沐橙问要不要带个鸭舌帽,李轩解释这家店店主不玩荣耀,再说三个人也有两个退役了,就随便点也没事。

    李轩和吴羽策要了肉夹馍,苏沐橙要了碗凉皮。等菜的时候李轩看着苏沐橙一直在哼歌,便没话找话:“你不和楚云秀整天嚷嚷着减肥,怎么,还吃宵夜?”

    话毕苏沐橙一个眼刀还没有甩过来,一直默不作声的吴羽策却先笑出了声。

    李轩马上也意识到了这种直男问法欠妥,赶忙起身去拿餐具。

    “你在想什么?”

     吴羽策一直低着头看餐桌,他觉得此时玩手机实在不大礼貌,但自身跟苏沐橙实在算不上熟悉,就也没话好说。她问完,吴羽策下意识看了眼身边,发现李轩还没有从拿餐具的途中归来,苏沐橙问题的对象是自己。他只好答:“想你为什么突然全国跑。”

    苏沐橙坐在他对面似乎是笑了下,露出了一对浅浅的梨涡:“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想来就来呗,主要还是退役后太闲了,三天两头往兴欣跑也花不完这时间。”

    吴羽策来不及分辨这话语中是否有落寞的意味,李轩就回来了:“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聊得挺开心呀?”

    苏沐橙接话:“我在给他讲你竞技场被我轰飞的故事。”

    一番话换来李轩哭丧的脸,吴羽策这才又朝苏沐橙看了眼,总觉得有些不一样,和他印象里的苏沐橙不一样。他印象里的是每次赛前握手都笑眯眯放狠话的苏沐橙、是赛场上毫不留情轰飞自己角色的沐雨橙风,他总觉得苏沐橙是个笑面虎设定,柔柔的面孔下不知道敛了多少笔挺的傲骨,也该是这样的人才能成为虚空双鬼的克星,让他和李轩在赛前焦头烂额,但又敬佩不已。

    但现在苏沐橙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吃着凉皮,大概是辣放多了揉着脸喝李轩递来的橙汁。总觉得现在的苏沐橙才是鲜活的,又或者说这是自己第一次遇见场下的首席枪炮师。

    吴羽策突然想起来李轩在给苏沐橙的蜡烛上仔仔细细刻上了‘首席枪炮师’五个字,他决定一会回去在旁边补上她的名字:

    苏沐橙。

 

    06.雷霆

    苏沐橙来之前肖时钦正在跟楚云秀聊天,他盯着屏幕上那句“哈哈哈,又要来一个女魔头了”瞧了半晌,才听见戴妍琦急急地跑过来说下暴雨了。

    肖时钦退役之后在训练营附近买了个房子,就到雷霆战队的后台工作了。得知苏沐橙要来他还特地请了几天假,他们四期没退之前还有每个夏休期的例行旅游活动,但自从苏沐橙上个赛季离开之后,他就一年多没有见过她了。

    他从床上站起来朝窗外看了眼,武汉的雨来得猛又急,戴妍琦话落不过片刻就已形成了一片雨幕。本来距离苏沐橙到来还有两个小时左右,但他拿上了行头招呼戴妍琦跟上:“走吧,去接苏沐橙,我怕会堵车。”

    半个小时后一语成谶,肖时钦的车还没有上机场高速面前车尾亮起的红灯就昭示着无法通过。无可奈何,他也只好耐下性子等。同时暴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欲望,雨幕晕开红红黄黄的灯,成了车外唯一的色彩。肖时钦看了眼表,苏沐橙应该快到了。

    坐在副驾驶的戴妍琦开了免提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几声忙音过后传来了她的声音,和肖时钦印象中的声音差别无二,想来她退役后变化不大。

    “小戴?我刚下飞机,还没有拿行李,你们是不是到了?”

    戴妍琦连忙将堵车的缘由解释了一遍:“我和队长马上就能到了,沐橙你稍等会。”

    “没事。上高速了就不堵了,我刚好去机场里的咖啡店坐会,云秀推的剧我在飞机上还没有看完。”

    苏沐橙性本随和,这样回答其实算不上意外,但戴妍琦还是松了口气。她在车内不算大的空间里伸了个懒腰,然后看肖时钦:“快上高速了吧?”

    肖时钦点点头。戴妍琦也就不多说什么,她明白司机在看到这样拥堵的情况心情多少有些烦闷。

    但肖时钦其实很冷静,他发呆也只是因为听到苏沐橙的声音稍恍惚了下。他们四期之间关系一向很好,自己和苏沐橙还做过一段时间的队友,所以每次聚餐好像都会格外照顾自己。她常常喊自己‘小事情’,语调俏皮尾音上扬,带着点恶作剧的意思。被苏沐橙这么一带,整个四期或者说稍微熟捻些的人都开始使用这个外号,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特别无奈,还去和同样被叫唤‘王大眼’的王杰希交流了一下风花雪月诗书酒。这么一想,自己待着的雷霆后辈们都是些根正苗红的小青年,对自己这个前队长恭敬不行,这个外号在退役后就鲜少有人唤了。

    终于上高速了。肖时钦松了口气。一旁的戴妍琦和苏沐橙通知了声,问了他另一个问题:“你说沐橙她收集蜡烛真的只是为了插蛋糕上吗?”

    肖时钦摇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

    “那队长买了什么样的蜡烛给她?”

    肖时钦想了想。他花了一个下午在楚云秀的远程操控下给苏沐橙挑礼物,选蜡烛自然也费了一番心思,在香薰店里头挑了个据说能够安眠的蜡烛。

    “她之前带兴欣的时候楚云秀说她经常失眠,退役后应该不会了,不过还是买一个给她以防万一吧。妍琦,跟沐橙说我们到了。”

 

    07.烟雨

    苏沐橙来到楚云秀的公寓跟她例行亲亲抱抱举高高之后换了身跟楚云秀同款不同色的睡衣。

    楚云秀刚从冰箱取出一打青岛啤酒、二两毛豆、三斤牛肚,看着苏沐橙包里戴妍琦捎上的鸭脖目露凶光。

    这换来了苏沐橙笑倒在沙发了,片刻后见楚云秀开着啤酒没啥行动,才熟门熟路地摸了她家的遥控器播放这段时间新上的韩剧。

     她们举酒划拳吆五喝六,对着韩剧男主评头论足飞快入股,状若疯癫。

    临近午夜苏沐橙怀里的一盒鸭脖已经尽数入肚,于是她用油腻腻的双手企图攻击正在啃鸡爪的楚云秀,被楚云秀一个闪身陷进了沙发。

    “苏沐橙我问你……”

    “你的家乡在哪里?我的家在山西过河还有……”

    楚云秀好脾气地赏了蓬头垢面疯疯癫癫的苏沐橙一个白眼,然后推着她去洗手,不要玷污自己家的沙发。

    洗完手的苏沐橙从楚云秀房间顺手牵羊了一个抱枕又靠会她身边。她的目光在桌面上扫射状若X光,然后满意的拎出一包酒鬼花生吃得开心。

    “我问你…不,别唱歌。我问你凑那十根蜡烛干嘛,你今年…你今年都要奔三的人了是吧。”楚云秀扳手指速算无果,继续染指鸡爪。

    苏沐橙吃花生的动作停了停,她靠在楚云秀的肩膀上盯着电视上的脸沉默片刻,才说:“我决定抛医生小哥入股学长了。”

    “……”楚云秀不轻不重地拍了她一巴掌,苏沐橙特别委屈的声音才又响起来:“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你说我一个奔三的人哪里记得……”

    她的目光在还是盯着电视,但嘴上却又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我十四岁那年生日嘛,那个时候家里穷,哥哥担负日常开销后就没有其他闲钱买蛋糕了。但他最后还是和叶修,对他那个时候也在,他们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又弄来了钱买了一个特别小的杯子蛋糕给我,叶修特别应景地拿出一排蜡烛,结果我把蛋糕都插满了也只塞下了十根蜡烛。我哥挺内疚的,我就跟他说啊,挺好,年年十岁,年轻。这个习惯一直到现在也没改过来,我年年都只插十个蜡烛……哈哈哈,现在想想我那时候也挺厉害的,不仅插下了十根蜡烛还把一份蛋糕分成了三份。虽然我最后还是吃了两份。”

    楚云秀低头去看苏沐橙,她还是没什么表情盯着电视看,仿佛刚才说的话多么波澜不惊。青岛啤酒的后劲上来了,鸡爪呛得她甚至有些想哭,她一巴掌拍在苏沐橙身上:“去去去,睡觉,明天早点起来帮我收拾客厅然后我们一起去挑蜡烛!”

    “?????”

    “我说,去睡觉!”

 

    08.蓝雨

    去蓝雨的飞机晚班还晚点,临行前苏沐橙叫黄少天不用来接她了,估摸着到那不是凌晨一两点,午夜也有了。

    结果到那边黄少天还是来了,他手里拎着袋麦当劳,看见苏沐橙到了就把袋子给塞了过去。

     “什么叫不要来接你,你知道训练营怎么去吗?地铁那么多条线你做得清楚?行吧就算你一切ok,要让叶修知道我把你一个晾在机场我打赌他明天就会冲过来杀了我。”黄少天走在前头,苏沐橙还未开口他就唠开了,末了,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反正我退役之后也没什么事。我说平时也没见你多客气,怎么退役后转性了?”

    他刚说完苏沐橙就不太客气地拍了他的肩膀,她站在他的身侧叼着个红豆派,特别凶地瞪了他一眼。黄少天被她一瞪反而开心了几分,他有种回到了几年前的错觉,他还能开着麦在网游上一遍一遍喊她“苏妹子”,还能一边骂叶修臭不要脸一边特别心虚地给蓝河道歉,然后操纵流木给兴欣打boss。可惜呀可惜,黄少天觉得他难得怀旧一把居然都跟蓝雨没几毛钱关系,实在罪过、罪过。

     安静的黄少天太瘆人了,苏沐橙偷偷瞟了他几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打疼了?”

    “……”黄少天也翻了个白眼,他拉开车门推着她上车,“姑奶奶您坐好。”

    枉苏沐橙担心了半天黄少天出其不意的报复举动,结果汽车一上路他连句话都不吭。她一边跟楚云秀吐槽黄少天是不是失恋了,一边继续有些担心地打量着他。

     黄少天自然不会看不见她拙劣的小动作,自己退役跟着家人从了商总归是磨练成熟了些,不过这苏沐橙怎么哪都没变,猜过去应该还跟老板娘几个生活在一起。

    “我看你还能再打几年啊,退得这么早后不后悔?”苏沐橙问他。

    他盯着红灯的倒计时回答:“你是没看见我被小卢一个落凤斩打趴下,什么再打几年都是哄人的。手速在退,意识在退,我清楚得不得了。反正我也玩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够本了,小卢他可以的,我干脆退了。”

    黄少天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单从话语中苏沐橙听不错任何情绪。但就是这样的话听得心里闷得慌,她接不上话。

    “那么你呢?我看你才是能再打几年啊。”黄少天的车行驶进了市区,已然有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苏沐橙稍稍坐正了身子。

    “我啊?我是想退啦。突然有那么一天厌倦了每天和方锐电话粥讨论战术到夜半,我是个老人家啦,还是适合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散步去兴欣给他们带零食。嗯,他们现在挺好的,小乔很棒柔柔很棒包子很棒小安很棒,总之他们都很棒。每次看到他们我都会很骄傲,觉得这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队伍,特别心满意足了。”

    黄少天的余光看过去苏沐橙正仰着头看车顶,他干脆把顶层的玻璃露了出来,清楚地看见了天空。“不遗憾吗?”

    苏沐橙猛得挣了起来吓黄少天一跳:“遗憾啊,怎么不遗憾!兴欣还没有在我的带领下拿个冠军,想想就很不爽啊。”

    换来黄少天沉默半天,心想苏沐橙还真是一丁点儿都没变啊,他想到第四赛季跟她初次见面,想到第六赛季夺冠她第一时间发来的祝福,想到叶修退役和苏沐橙深夜连麦开黑,想到第十赛季四期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跑去乡下吃野菜,想到就在六个小时前他拉着喻文州去给苏沐橙挑蜡烛,六个小时后他遇见了一年多不见的她。

    他最后说:“你果然还能再打几年啊。”

 

    09.嘉世

    苏沐橙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在全国跑了一遍,到最后几乎是用意志挣扎着最终回到杭州。苏沐橙猜到此刻兴欣一定是个鸡飞狗跳的状况,所以就嘱咐了果果不用来接她。

    司机师傅特别热情,鬓间几缕白发看上去也不像知道荣耀的,所以苏沐橙干脆摘了口罩,她想了一会报了嘉世隔壁麦当劳的地址。

    苏沐橙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去了,一开始是因为陈年旧事隔阂,后来是因为兴欣的工作太忙,退役后总想找个时候去看看,现在刚好有空,就也无妨。

    苏沐橙下车后才猛然反应过来,再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嘉世不像兴欣,现在训练营要有人才怪吧。但她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邱非,他接得很快,应该抱着手机有一会了。听到那个温和的声音苏沐橙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说她在嘉世楼下。

    邱非下来的很快,外套的衣摆被他带起的风撩起了个角。苏沐橙朝他打招呼。

    “苏前辈。”

    “小邱。”她笑,“我早就不算前辈了。”

    邱非摇了摇头,说前辈一直都是前辈。

    苏沐橙突然觉得没什么话好说:“嘉世怎么样?”

    “嗯?挺好的。”他有些惊讶。

    “挺好的…那就好啊。”

    苏沐橙突然觉得心底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松动了、被推翻了,留下了一片旷阔,还有长风拂过。

    她觉得她可以走了。

    “小邱早点回去吧,新年快乐啦。”

    邱非最后塞给苏沐橙一只红蜡烛,说是陶轩让他给她带来。

    苏沐橙盯着那只蜡烛瞧了好久好久,久到邱非心都发慌,才听到苏沐橙道谢的声音。

    她似乎抬手擦了下眼睛,然后接过蜡烛离开了。

 

    10.兴欣

    苏沐橙生日当天,兴欣鸡飞蛋打的景象几乎抵达了顶峰。退役的两位被陈果无数个夺命连环call抓了回来,正并肩忧伤地蹲在兴欣门口抽烟。

    “都要过年了少抽几支吧。”苏沐橙忍俊不禁,走上前拍了叶修的肩膀。

    叶修还没来得及控诉陈果几日来压榨穷苦人民的行为,苏沐橙就被后者揽住,一声声“沐沐”喊得叶修鸡皮疙瘩都要掉了。末了,陈果才踹了脚蹲在两边的人:“速度点,柔柔他们都忙了好久了。”

    苏沐橙笑,刚准备去帮忙,就被陈果大呼小叫拉了回来。

    “老板娘,你这是区别对待。”魏琛拧灭了根烟。

    他毫不意外地收到了陈果的一记眼刀:“去去去,谁过生日啊?区别对待怎么了?你哪比得过沐沐了自己说。”

    陈果要拉沐橙去拆礼物——从全国各地来的祝福堆满了餐桌。

    摆放在餐桌正中央的是联盟全体女选手定制的蛋糕,贺卡上几个姑娘的签名个个放飞自我张扬无比,唐柔凑过来打趣说她最后都没地方写了。

    陈果指挥厨房去了,负责拉彩灯的包荣兴发现苏沐橙在看蛋糕兴冲冲地问她旅行要来的蜡烛在哪里。

    苏沐橙说着不还差一个兴欣的蜡烛。

    包荣兴立刻使唤罗辑去给前老大拿蜡烛来,苏沐橙对他的称呼哭笑不得,但他好像不打算改。

    蜡烛拿来了,貌似嘉世给的红蜡烛,但是上面全被刻满了东西。

    “瓜子是莫凡刻的,吞日是安文逸刻的,祝福是我和我小弟一起,那个q版沐雨橙风是老板娘和唐柔刻的,前前老大刻了个蛋糕,一堆钱是魏琛磕的,我们的名字是现老大刻的,方锐说他提供打火机。”

    那一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放下了手里的活走了过来,或小心翼翼或期待地看着苏沐橙手里的蜡烛。苏沐橙在他们面前将蜡烛重新放回了盒子然后一把搂进了怀中。

    “前老大不插蜡烛吗?”

    “我才不要。这十根蜡烛我要全部都收藏起来,这意味着……意味着……”

    苏沐橙忍了半天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笑着补充完了整句话。

    “岁岁平安。”

 

 


《佳偶天橙》二宣!!【bgo摊位号已出,H2】

刊名:佳偶天橙

原作:全职高手

配对:黄少天&苏沐橙

页数:44p

字数:2w↑↓

价格:15r

规格:A5

包括:正本+明信片

 销售方式:218bgo场贩【摊位号H2】,余本之后开通贩


参本人员

主催:唐菓@我

文手:唐菓@我/ 南窈 @花萌萌! / 川 @川里有鱼 / 雪墨 @雪墨染 / 粥碗一 @粥碗一 

Guest:四夕不沉 @板凳布利多 

封面:半轮秋 @半轮秋 

明信片:阿兮 @-咸鱼兮- 

校对:唐菓@我

排版:一年好景 @一年好景君须记 

宣传感谢 夜墨    

 

试阅

 

铃声刚好响了,苏沐橙放下电脑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黄少天紧张地咬着唇还偏要装出一副潇洒的模样靠着墙的样子。

在苏沐橙憋笑的表情里,黄少天最终还是投了降。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好吧,我输了,交由胜利者苏沐橙大大自由处置……”

话音未落,苏沐橙就伸出手去,握住了他摊开的手掌。“无期徒刑。”她笑道,嗓音一如最初相见时的清脆。

但是这一次,黄少天更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隔壁的她》by雪墨

 

“圣诞快乐。”它听见他的声音在风中散去,周身陷入温热的柔软。它的新主人显然有些怔愣,带着毛线手套的手捧着这个被塞进来的“意外之喜”。

“你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吗?”她的声音甜甜的,像是它结成冰糖的内心,它试图回应,在风中努力摇晃着被竖起的包装纸。

那是他们故事的开始,青涩少年随意送出的礼物,像是一粒铃铛,挂上了她们的红线。

——《红线》by川

 

“那你说?”苏沐橙偏偏脑袋,甚觉好笑,挑眉看他等待下文。

“我说啊……”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像是一直在等待她抛下的随意问句,思量一下故作轻松拽着姑娘纤细手腕,避开晚自习后汹涌人潮行至角落。冷静的机会主义者将通红双手搓揉两下塞进口袋,似乎刻意压低了原本清亮嗓音,还给苏沐橙一个深沉问号。

“苏沐橙小姐,我可以追你吗?”

他棕黄发丝明亮好看,眼底骄傲光芒闪烁。

——《坏习惯》by南窈


“沐橙,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拜师第一天,师父问我为何习剑时,我所答为何么?那时我答,为天下人。今朝廷积弱已久,又逢虎狼外侵。我于国,于己,于你,都不能不为国尽一份绵薄。”

他歇口气,又挤出一个笑容来,“待我归来,定要为你铺十里红妆,你不是不能离开此山么,那我便把外面新奇玩意都带回来送给你,荷花酥玫瑰饼桃花团子如意卷糖火烧藤萝饼糖蒸酥酪,一样不落。”

苏沐橙望着腕上那只玉跳脱在风中以极微小的弧度晃动着,一抹红色浮在跳脱表面,随着跳脱的晃动而若隐若现。

“等你回来。”她听见自己闷闷地说。

那时,自己应该是深恨不能离开这座熟悉无比的山峰的,她甚至不愿道别,只怕道别会变作两人见小小罅隙,一经时光挤压,便无限张裂,直至无法弥合。

此刻,她却无比希望时光倒转。

因无它,她欠他一个道别,一份心安。

——《春水碧于天》by粥碗一

 

“我在。”他回过头,意外地少了话语。

他的神色认真地过分,苏沐橙愣在原地,试图理解他刚刚讲的那句话。有灼热的温度一点一滴透过相接的掌心传递到了苏沐橙的身上,炙热的温度好似空中撒下的一抹艳阳光。

他们的眸眼对视,苏沐橙突然就望见了点点晶莹细小的东西安静地落在了面前人的瞳孔中,忽闪忽闪地,像是星星。

执着认真的他耀眼地就像星星。

——《恰遇星辰》by唐菓

 

她是四季的繁花,是白昼的美梦,眼睛里静淌着一片星辰大海,洒满了细碎的光。

黄少天握紧了她的手,将她小小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中,彼此的温度缠绕着不分彼此。

鸦深色的夜被城市的灯火染上了绚丽色彩,黄少天抬脚踏进这份绚丽之中,踏入了她的星辰大海。

他愿与她同行于漫长余生。

——Guest《白昼非梦》by四夕不沉


黄沐合志《佳偶天橙》一宣!!!

并没有宣图的一宣【。】


刊名:佳偶天橙

原作:全职高手

配对:黄少天&苏沐橙

页数:40↑↓

字数:2w↑↓

价格:未定

规格:A5

包括:正本+明信片

 销售方式:218bgo场贩,余本之后开通贩


参本人员

主催:唐菓@我

文手:唐菓@我/ 南窈 @花萌萌! / 川 @川里有鱼 / 雪墨 @雪墨染 / 粥碗一 @粥碗一 

Guest:四夕不沉 @板凳布利多 

封面:半轮秋 @半轮秋 

明信片:阿兮 @-咸鱼兮- 

校对:唐菓@我

排版:一年好景 @一年好景君须记 

 


 

试阅

 

铃声刚好响了,苏沐橙放下电脑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黄少天紧张地咬着唇还偏要装出一副潇洒的模样靠着墙的样子。

在苏沐橙憋笑的表情里,黄少天最终还是投了降。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好吧,我输了,交由胜利者苏沐橙大大自由处置……”

话音未落,苏沐橙就伸出手去,握住了他摊开的手掌。“无期徒刑。”她笑道,嗓音一如最初相见时的清脆。

但是这一次,黄少天更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隔壁的她》by雪墨

 

“圣诞快乐。”它听见他的声音在风中散去,周身陷入温热的柔软。它的新主人显然有些怔愣,带着毛线手套的手捧着这个被塞进来的“意外之喜”。

“你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吗?”她的声音甜甜的,像是它结成冰糖的内心,它试图回应,在风中努力摇晃着被竖起的包装纸。

那是他们故事的开始,青涩少年随意送出的礼物,像是一粒铃铛,挂上了她们的红线。

——《红线》by川

 

“那你说?”苏沐橙偏偏脑袋,甚觉好笑,挑眉看他等待下文。

“我说啊……”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像是一直在等待她抛下的随意问句,思量一下故作轻松拽着姑娘纤细手腕,避开晚自习后汹涌人潮行至角落。冷静的机会主义者将通红双手搓揉两下塞进口袋,似乎刻意压低了原本清亮嗓音,还给苏沐橙一个深沉问号。

“苏沐橙小姐,我可以追你吗?”

他棕黄发丝明亮好看,眼底骄傲光芒闪烁。

——《坏习惯》by南窈


“沐橙,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拜师第一天,师父问我为何习剑时,我所答为何么?那时我答,为天下人。今朝廷积弱已久,又逢虎狼外侵。我于国,于己,于你,都不能不为国尽一份绵薄。”

他歇口气,又挤出一个笑容来,“待我归来,定要为你铺十里红妆,你不是不能离开此山么,那我便把外面新奇玩意都带回来送给你,荷花酥玫瑰饼桃花团子如意卷糖火烧藤萝饼糖蒸酥酪,一样不落。”

苏沐橙望着腕上那只玉跳脱在风中以极微小的弧度晃动着,一抹红色浮在跳脱表面,随着跳脱的晃动而若隐若现。

“等你回来。”她听见自己闷闷地说。

那时,自己应该是深恨不能离开这座熟悉无比的山峰的,她甚至不愿道别,只怕道别会变作两人见小小罅隙,一经时光挤压,便无限张裂,直至无法弥合。

此刻,她却无比希望时光倒转。

因无它,她欠他一个道别,一份心安。

——《春水碧于天》by粥碗一

 

“我在。”他回过头,意外地少了话语。

他的神色认真地过分,苏沐橙愣在原地,试图理解他刚刚讲的那句话。有灼热的温度一点一滴透过相接的掌心传递到了苏沐橙的身上,炙热的温度好似空中撒下的一抹艳阳光。

他们的眸眼对视,苏沐橙突然就望见了点点晶莹细小的东西安静地落在了面前人的瞳孔中,忽闪忽闪地,像是星星。

执着认真的他耀眼地就像星星。

——《恰遇星辰》by唐菓

 

她是四季的繁花,是白昼的美梦,眼睛里静淌着一片星辰大海,洒满了细碎的光。

黄少天握紧了她的手,将她小小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中,彼此的温度缠绕着不分彼此。

鸦深色的夜被城市的灯火染上了绚丽色彩,黄少天抬脚踏进这份绚丽之中,踏入了她的星辰大海。

他愿与她同行于漫长余生。

——Guest《白昼非梦》by四夕不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