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all香】你要送我玫瑰吗?

就是要变着法宠我大小姐
阅览顺序依次为:太白叫女友起床之苏力Max示范——信哥叫女友起床之霸道总裁示范——军师教你宠媳的正确方法——就怕甜不死你的云哥教你炒鸡蛋——虽然被前面的各位绿了但还是hin甜hin宠夫人的大宝备
深情呼唤各位太太出来产粮(T ^ T)

白香
有什么香味穿过空气、透过厚实的被窝钻进了孙尚香的鼻尖,睡的迷迷糊糊的她努力地嗅了嗅才发现这是自己一直很喜欢的隔壁馄饨铺的味儿。它勾起了空荡荡胃里的馋虫,孙尚香又是一个很努力地翻身才勉勉强强甩掉了头上覆盖着的被子。
没有想象中的刺眼的光亮,窗帘像是被人细心地拉上了,屋内黑乎乎的一片。
她揉了揉眼,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被厚重的被覆阻挠失败了。即刻有些恼,使不上力只能低低唤起爱人的名字。
“太白…”
孙尚香昏昏欲睡时的嗓音细如猫鸣,一声一声挠得李白的心尖尖都在颤动,他忙把手中的馄饨先搁在了一边,俯身凑到了她的身边。先是将她小心翼翼地从床上扶起揽进了自己怀中,才又低下头在她光滑的额上落下了浅浅的吻。
唇边触感柔软,倒是连嘴角都带上了属于她的那份甜蜜滋味。
浅尝即止,邃是抬眸,笑意不减。
“早安,我的大小姐。”

信香
韩信看着被窝里圆滚滚的一坨誓死也不要起来的不明物体,嘴角难得地抽搐了一下。
他是个雷厉风行的行动派,瞄准了自家小女朋友翻身的一霎那抬手就是一下,扯掉了被子。
然后他就看着被抽走了被子的孙尚香犹如吸血鬼见到了阳光咿咿呀呀地一通乱叫,随后抱紧了枕头,再一次表明了要与被窝共存亡的信念。
韩信哪会屈服于她,细长的眉向上一挑,不再多说,俯身就把孙尚香直接给横抱了起来。
孙尚香身子骨小,又轻,很容易就被人往怀里带。这下,她软塌塌地瘫在韩信怀里倒是咿咿呀呀得更起劲了,倦意全无,一副势必要吵死韩信的模样。
“别吵。”
这话基本等于没说,怀抱美人走向洗浴室的韩信无奈的停了下来,邃又深深看了眼孙尚香。
她的心只来的及“咯哒”一下,随后席卷而来的便是韩信铺天盖的吻,撬开牙关,熟练地攻城掠地。待到人呼吸急促,才停下了动作。
“够了吗?”韩信挑着嘴角道。
怎么没人告诉她韩信原来这么流氓??
脸红心跳的小女朋友不吃眼前亏地闭上了嘴,悄咪咪地往他怀里钻。

亮香
诸葛亮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臂膀,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还迷糊糊没睡醒的孙尚香。她站在洗浴室门口十多分钟了,居然连牙都还没有开始刷。
“哎…”他轻叹口气,似是屈服了,大步走过握住了小姑娘挤牙膏都摇摇晃晃的手。
“咦…你怎么来了?”孙尚香懵懵懂懂的,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此时正迷迷糊糊地一眨一眨,似乎很快就要闭上了似的。
敢情她一直都发现自己站在一边吗?这令诸葛亮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拿起了牙刷冲她晃了晃,道:“张嘴。”
诸葛亮就那么理所应当地替孙尚香刷起了牙。
孙尚香似是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一出,睡意醒了大半。昔日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如今意外得有些别扭。她立即抬眼要去看他,却措不及防坠入了他眼底肆溢的一片好看的柔软中。
“你这样会宠坏我的。”末了,她才憋出这句话。
彼时诸葛亮正在为她温柔地擦拭眉眼,闻言只是云淡风轻地笑了。
“你可是诸葛夫人。”
“我要宠一辈子的。”

云香
黄澄澄的鸡蛋撒上了葱花过油翻炒,一系列动作在赵云做的颇为熟练,竟隐约有了么几分昔日手执长枪的英姿飒爽。末了,才用白色的骨碟盛起搁在了一边。就在他拿起水灵灵的小黄瓜准备切个丝的时候,却蓦地被人环住了腰。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他家的小女友睡醒了。
“香香…”他的眸子染上了笑意,空出一只手借着身高优势侧身揉了揉孙尚香柔软的发丝。他此时才发现自家的小女友今天似乎是从床头乱套了件自己的外套,急匆匆赤着双脚就跑到厨房来了。
立刻地,他皱了皱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弯下了腰不费几分力直挺挺地抱起了孙尚香往客厅走去。
他先是把孙尚香放在了沙发上,又不知从哪里扯来了一张毛毯裹住了她白皙的脚丫:“不许下来。”
他的表情有点凶,刚还乐呵呵的孙尚香立刻换上了一副仿佛收了天大委屈的嘴脸,看得赵云都有些无可奈何。
他只得又软下了语气,认错般得俯下身亲了亲自家小公主的脸颊。
“乖,听话,会着凉。”

备香
孙尚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腿,一面接过刘备嗑好了的瓜子。
“夫人,翘着二郎腿对血管流通不好哦。”
“夫人,瓜子吃多了会上火,多喝点水。”
“夫人,别整天看那么暴力的鬼故事了,看看我吧。”
“夫人…”
他好像永远都不嫌烦,一面嗑着瓜子一面口齿还挺伶俐。哪知孙尚香早已炼就了屏蔽大法,一句话都没能听进去。
当看累了的孙尚香昏昏欲睡往刘备身上一倒时,刘备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是的,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睡在外面会着凉。”他难得对孙尚香抱怨一句,却怕她被吵到而不肯去动她,只替细细她盖上了自己的外套,然后继续维持着僵硬坐姿。
他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滑过孙尚香细长的、状若翩然蝴蝶的睫毛,随后弯下一个弧度,勾勒起她脸颊的轮廓。
“夫人呐…”
是珍宝。

评论(28)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