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白香】论喜欢上自己的宿敌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知乎体/李白第一人称/口语化
不知道看的习不习惯
 @一把青 的点文/说是要单恋且he…我就没虐李白啦
S姑娘=孙尚香

Q姑娘=小乔

H先生=韩信


  感谢受邀,来谈谈自己喜欢上宿敌的感受。
  答主性别男,是峡谷远近闻名的一流剑客,就是能在峡谷的日常比赛中能分分中把小脆皮切到哭的那种。喜欢上的那个女孩,我们叫她S姑娘好了,是个长得又漂亮又可爱但是喜欢整天抗着个手炮的射手,刚好就是个要被我切哭的小脆皮。
  那天下午,我例行开了一把匹配,穿的还是最近风骚地不得了的凤求凰。S姑娘刚好是我的敌方,穿着件橙色的小裙子。
  刚开局,我就闪进野区拿红蓝,看对面也都在塔下乖乖带兵线也就没多在意,就在空地上a着红爸爸。眼看红爸爸残血了,我正准备开个惩戒收啊,结果就看见S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隔壁下路的围栏滚了进来,把我的红给抢了。
  刚巧S姑娘是个靠一技能称霸的射手,还是个自带位移技的一技,我又还没发育起来,不仅没能打下她的半血,还被她a了几下。我那时给气得,在全场小喇叭里叫她给我等着。然后,就听见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脆皮“呵呵”了两声。
  立刻,我死命刷野出装,然后,不停地抓S姑娘。
  结果显而易见,尽管我屡次被官方削弱,但爸爸还是你爸爸,抓一个除了一技能以外就没啥用的小脆皮简直不再话下。
  窥见她在上路带线,我a几下野怪,闪出去丢下一套招,清空她的血条。
  窥见她在草丛里打蓝,我a几下小兵,闪出去丢下一套招,清空她的血条。
  窥见她一个人在打主宰,我闪出去,连大都不丢就把她可怜兮兮地血条再一次清空了。
  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当然,这姑娘脾气倔得很,反应也不差,脑子也好使。经常在我闪出去后就会迎面袭来粉红色的旋风,她的闺蜜Q姑娘毫不留情地将粉红色的流星击打在我身上,然后就听见S姑娘特别得意的一句:“傻了吧,贱客。”她故意把“贱”字读重了音,好像生怕我听不懂似的。
  这里提一个小小的插曲,S姑娘的声音其实特别好听!
  但总之,从此以后我和S姑娘的梁子就这结下了。
  别说我小心眼,如果只是这一次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之后的每一次比赛,不管是排位还是匹配,我都能碰上S姑娘,而且全都是敌对方。我简直都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贿赂了官方。
  然后我就过上了每天担红忧蓝的生活。那姑娘绝对是故意的,只要我打红她就跑来抢,甚至还带上她家的Q姑娘一起来拿我方的蓝。拿红蓝也就算了,她居然还喜欢追着我满场跑!对,她一个脆皮小射手连防御鞋都没出,还敢追我满场跑。别问我为什么不反攻收人头,S姑娘人缘极好,你随便追她两步很可能就会被一个从草丛冒出来的硬控法师怼到叫爹妈。
  我那段日子真的是给气到酒都喝不下,答主还有个损友,我们叫他H先生。那天我跑到H先生家里去玩,顺便跟他吐槽了S姑娘的种种,结果H先生特别不负责任对我说,S小姐其实是喜欢我。他说,S姑娘其实一直暗恋我,抢红蓝追我跑其实都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气我也是为了让我喝不下酒对身体好。
  为了感谢他这么辛苦得出了这样一个看着就很有道理的阴谋论,我把H先生揍了一顿。
  S姑娘要是喜欢我,我都能被官方爸爸加强。
  不巧,最近我又被削了。
  更不巧的是,我发现我居然喜欢上了S姑娘。
  那天我还是例行开比赛,还是日常对上S姑娘。说实话吧,这么久的时间相处下来,答主都有些习惯了,甚至被抢了红都能挥手让她慢走。再说,S姑娘人也不坏,比赛结束,下了场,我还会跟S姑娘去买个冰淇淋之类的。当然,都是我付钱。
  再说回来,那天打比赛还是日常的和S姑娘互相套路来套路去。然后打到后期两队人都齐了,一起在中路互怼。我还是玩着套路,切后排的小脆皮。对面的法师正专心怼着我方大部队,没有注意,就被我轻而易举地拿下了人头。S姑娘也是站后排的,她发现我了立刻毫不留情地将炮火击打在我身上。那可真疼,要不是S姑娘没有控制技能,我怕是就要死在她的枪口之下了。
  然后双方还是打来打去打来打去,打到最后非常戏剧性的,就剩下了我和S姑娘。
  我剑影一闪出现在正在野区补血的S姑娘身后,在地上丢下了攻击不小的白色光圈。S姑娘意识到了,飞快地转过头,但已经来不及了。也是在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入了我的眼。
  我惊讶地看清了S姑娘眼底惊慌的神情。
  我一直忘记说了,S姑娘从意义上来讲是个孤儿。她的两位哥哥都因为怠惰的官方爸爸迟迟还未出现在峡谷,唯一的监护人正沉迷Q姑娘的美色无法自拔。简单来说,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峡谷中闯荡。
  她是个姑娘,即使再怎么坚强,也终会有软弱的一面。
  那天我愣了一刹,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剑。
  S姑娘见我不再攻击显然也是愣住了,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特别气恼地用炮火丢在我身上,质问我为什么不反攻。
  最后她在我濒死的那一刻停住了手,转身离开。
  还是一个那么利落帅气的背影。
  可我觉得她好像很难过,好像在为我的怜悯生气。
  证据就是,从今往后的比赛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你们大概认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我大概会很开心过上没人抢红蓝的愉快生活。但显然不是的,每每我去打红爸爸甚至还会在其残血的时候停下,等一个穿着黄衣服、扎着两对小马尾的姑娘一个利落翻滚,来到我的跟前,神彩飞扬地收下我的红。
  可笑吧,没有了她我居然还不习惯了。
  之前看到过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喜欢一个人就是和她走过的街,还想再走一遍。
  那和她打过的一场比赛还想再打一次,这是不是喜欢?
  答案是肯定的。
  于是号称峡谷第一风流倜傥的答主第一次有了暗恋一位姑娘的经历。甚至跑去寻找官方爸爸,软磨硬泡,许诺过几天再来让画师姐姐做一套新衣服,硬是得到了S姑娘的动向。
  她从那次以后就很少再开比赛,总是一个人蹲在家门口,晒晒太阳,扯扯花瓣。
  我就像每一个暗恋妹子的痴汉,带上一壶酒,在她家的树上蹲上几个小时,看看她,再看看她。
  其实这样也挺好,没有打打杀杀,日子过得很是悠闲。我乐观地想。
  直到有一天H先生把半路上的我拦下,劈头盖脸一顿骂我怂。然后莫名其妙的我就被气急败坏的他一脚踢进了比赛。
  H先生太粗暴了。我是脸先着地的。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我终于和S姑娘再一次匹配到了一场比赛。
  对面S姑娘头一次乖乖在塔安分守己带着兵线。我140的智商终于有一天得以上线,顿悟了什么,然后在心底悄咪咪地给最强助攻H先生点了个赞。
  我直奔下路。
  然后开口,唤她的名字。
  她抬头。
 
  至于我那时说了些什么也就不拿出来虐狗了。
  反正现在我们还是天天一起打比赛。
  同一队的。

评论(1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