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岁月还长,你可愿与我共赏花香?

唐菓。
all橙all香,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林敬言24H】小确幸

老林生日快乐!!!

林敬言*苏沐橙

拉郎使我快乐!

 

 

01.

  三月的日本正是赏樱的好时节。

  苏沐橙此时就行走在东京的上野公园内。无非是因为日剧看得多的缘故,苏沐橙一直对日本有着迷一般心心念念的向往,结果一退役收拾好队里七七八八的事情,就当即买了机票飞日本,说走就走。就连去哪玩她都一一列出了准确的行程,要去东京看樱花,去大阪逛庙会,坐沿海的动车一路到北海道,国内要是没什么事就住上半个月再上京都看一场烟花。

  及眼之处皆是一簇接一簇的明媚粉色,耀眼得令人挪不开眼。她曾经听别人说过,樱花那么灿烂是因为有神明依附在花上,凡事对着樱花树虔诚许愿的人都能得以美梦成真。苏沐橙倒也不是个三岁小孩,这种事她也权当好玩听听就罢,但当你真的站着满眼粉红之下,却又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好像觉得自己真的会很幸运很幸运一样。

  不再多想,她便虔诚地合十了双手,许下了那个曾在心底兜兜转转百转千回的愿望。

 

  但是能遇见林敬言是她万万没能想到的。

  彼时她还在便利店的货架前决定着薯片的口味,另一侧就伸出了一只修长而节骨分明的手:“试试吗?黄瓜味很不错。”

  那是日日夜夜辗转在她梦里的声音,只是听一句,苏沐橙就能想到他此时定是眉眼弯弯,嘴角上扬的模样。她试图告诫自己一定要耐着性子,试图强行按压住胸腔近乎狂喜的情感,却又本能地触电一般地飞快转过了头去。

  异国重逢,这到了联盟几个姑娘的嘴里该是多么缠绵悱恻的话本呀。苏沐橙呆呆地立在那里,思绪却很没骨气地飘忽了。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么期待这样的一个时刻了,好像从前就连一次擦肩而过都要用光了她所有的运气。于是,她在心底默默为那个言必行行必果的樱花树神点了个赞。

  一直瞎想自然是失礼的,她便笑了起来,语调清晰还带着几分久别的缱绻:“嘿,林敬言。”

 

  02.

  其实最开始,苏沐橙和林敬言并没有那么熟。两个人都隶属不同的战队,每年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除了打比赛,能遇到机会简直少之又少。林敬言或是苏沐橙也不是黄少天那样跳脱话痨又自来熟的人,换一种说法,这是两个人几乎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

  至少就苏沐橙看来是这样的。

  所以当她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笑盈盈地伸出手邀舞的林敬言着实是愣了一下。

  那天联盟举办了庆祝中国队在世邀赛夺冠的舞会,雷厉风行的主办方倒还真是废了不少心思,把各个战队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乃至各位退役了的老队员都给请了过来。场面一度热闹非凡,同前辈们聊得热火朝天的大家全都选择性的遗忘了一个重点——舞会自然是要跳舞的。

  场内毕竟还有众多外国友人,大家也都没打算和主办方过不去,但显然有比让这群宅男跳交谊舞更棘手的问题——联盟从古至今,女选手多多少少不过十多个。交谊交谊,怎么说也得和个姑娘跳吧,要是抱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这场面别提会有多尴尬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男选手们纷纷行动了起来,当然也有不少以叶修为首的选手退到了宴会厅旁,作不动声色之姿。

  “那你呢?”苏沐橙的语调不乏调侃之意,光亮的眸子忽闪着点点狡黠的光芒,“林敬言大大也会跳舞?”

  这个玩笑的称呼在职业选手们的私底下流行多时,林敬言显然也是一副习惯了的模样,甚至干脆顺应着她的话开了个小玩笑:“这不是本来想着跟方锐抱对嘛,没想到…”他指尖微微转了个角度指向不远处一位美国队的女选手,“只能劳烦苏沐橙大大解救一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语气竟还带着几分示弱的软意。

  这个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苏沐橙帮忙挡个桃花呢。

  这下苏沐橙倒是挺爽快,调侃了几句就大大方方挽住了林敬言的胳膊往场内走:“请联盟女神帮你挡桃花可是很贵的哦!到时候可得记得请吃饭。”

  时至今日,林敬言都还能记得苏沐橙当时的笑容,嘴角上挑,流光溢彩的眸子恰到好处地眯成了月牙状,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简单微笑,但她站在那里就好像四季的繁花,晶莹细小的光芒洒满了她眼底静静流淌的星辰大海。

  惹得林敬言呼吸一滞,最终还是缓缓牵过她白皙的藕臂,将她的手掌紧密贴合着自己的手心,彼此温度缠绕永不分离。

  “好啊。”

 

  03.

  这件事之后两人的倒是也没有亲近多少,无非不过碰了面打了个面照后补上的一句“一会聚会要不要一起来啊?”

  他们一直维持着这种看着很平常,但让俩人又都打心底里觉得奇怪的关系。哪里奇怪呢?问出口,却又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直到苏沐橙去了一趟q市。

  那是第十二赛季后的夏休期,苏沐橙趁着闲时飞去q市旅行。去时通知了张新杰,结果来接机的竟是林敬言。

  “他们这个点在例行训练呢,我就被找来当苦力了。”在苏沐橙面前的林敬言总是意外的表情丰富,此时他正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逗得苏沐橙乐不可支。

  然后林敬言就肩负起带着苏沐橙走街串巷的任务。

  苏沐橙玩得很开心,尽管林敬言并不是一个导航性比较好的活地图,经常还要打个电话向远在k市的张佳乐求助。

  “你只来三天估计是不够玩啊。”林敬言看着一直被打扰的张佳乐最后一气之下列出的一个密密麻麻堪比x途旅游的攻略,显得有些遗憾。

  三天时间确实不够把q市得大街小巷走一遍,但喜欢上一个人却是足足够了。

  “秀秀,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林敬言了。”当晚苏沐橙蒙在被窝里悄咪咪地和楚云秀煲着电话粥。

  电话那头的楚云秀显然是怔了片刻,随即就发出了一句堪比惊雷的呼声:“什么?沐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是。”

  那头嘈杂的声音立刻小了许多,大概是楚云秀把正在观看的电视剧关了。她声音很低,像是刻意装出的严肃:“为什么啊,你不是一直跟我说你喜欢你家小哥哥那种阳光帅气型的吗?偶像电视剧都没这么玩的啊。”

  这回苏沐橙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又诚实地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

  “哦苏沐橙我要是现在一头装到床头柜而死这一定全都是你的锅…”楚云秀咬牙切齿地哼哼了两句,之后她再说什么有的没的苏沐橙都没太听清。

  她发觉“喜欢林敬言”这个念头刚产生时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讶异抑或是不适宜,就好像“喜欢他”这件事是已经经过了虔诚而庄重的审理,她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不是这三天的相处而滋生的情愫,是从很久很久以前,或许比那一次共舞更早。像细微的种子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埋进了柔软的心底,直到有一天破了土发了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原来从前相处之时心底的种种不安分的悸动,都源于喜欢。

  这么一想想,苏沐橙反而是释然了。甚至对于楚云秀之后提到的“林敬言过段时间要出国”,心底都竟是毫无波澜。

  她本来也就没打算干什么表明心迹的事,林敬言要去国外自己也不可能拦着不让。那一点微小的确信在此时显得是那么不堪一击,她只能微薄地相信总会有羁绊将他们再次汇聚。

  即使赌上的是那么可笑的运气。

 

  后来的夜里苏沐橙常常会梦见林敬言,梦见他眯着眼朝自己笑,放任自己挽着他的手臂一齐在城市的角落里过着他们悠悠的时光。

  

  楚云秀骂她傻。她也只好笑嘻嘻地、装作毫不在意地回答一句。

  “运气不好呗。”

 

  04.

  苏沐橙或许不记得了,她和林敬言的初遇其实是在第三赛季一场比赛后。

  那天林敬言刚从选手通道出来,就看见站在路口等待着的苏沐橙。她许是等着有些无聊,便垫起脚,伸出如青葱般的手指逗弄起围栏外娇嫩的绿叶。

  有阳光透过斑驳的树枝在她的脸颊上投下一层淡淡的树影,微风吹过卷起她的长发,就像一幅色泽艳丽的水彩画。林敬言才知道,原来时光也可以这么闲适,日子也可也这么悠静。

  年少的一眼最为致命,执念太过深重,常常都是一眼万年。

  但林敬言发现在喜欢苏沐橙这件事情上自己的运气总是意外的好,不论是最初遇见她,还是在战场上惊喜地再次遇见,抑或是数年后的那支缠绵的舞。好像就是他们不可逃的羁绊。

  现在即使他身居异国,命运却还是那么那么凑巧,那么那么幸运地将她再次送到了自己身边。

  

  “苏沐橙,好久不见。”

  这一次,他不会再允许她偷跑了。

 

  05.

  林敬言牵起苏沐橙的手,走过大街,走过小巷,走过只属于他们的闲适时光。

  他们在樱花树下拥抱,接吻,交换着彼此灼热的温度。

  光亮的灯火给城市染上绚丽的色彩,遥远的东方传来阵阵钟鼓的鸣叫。

  

  确幸。

  确幸。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