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黄沐】恰遇星辰

  《佳偶天橙》的参本文。

  完售感谢❤

  洗洗tag

 

 

1.

  7 月。

  阳光盛开着夏日的气息从安静的河道撒到繁忙的港口,在船只和波浪间闪着片片鳞光。隔壁的广场有雪白的鸽子群在中央悠闲地嬉戏。偶尔被来来往往的游客惊起,拍打着翅膀飞向路旁挺立的一柱柱煤油灯,在高处以求安全感。黄少天盯着它们看了一会,有些被日光晃了眼,才收回了神,将目光落在了眼前蹦蹦跳跳的少女身上。

  苏沐橙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脑后被日光晒成金黄色的马尾也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地上下起伏。

  看得黄少天心尖尖直痒,下意识地,就想伸出手。

  “少天。”苏沐橙忽然转过了头。

  与她眸子对上的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如放映机倒带般猛得褪去色彩,路旁嘈杂的人群突然就没了声息,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人,剩下了一片万籁俱寂。

  黄少天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苏沐橙正面对着他,逆着光,不大能看得清她的神色。而黄少天却觉得她的,带着眼波流转的眸子是那么亮,就像上帝揉碎了星辰,点点洒入她的眼底。

  也洒进了他的心底。

  2.

  将时间调至最初的第四赛季。

  各队新人粉墨登场,其中最受瞩目还要属拿下三连冠的嘉世。而令人讶异的是,嘉世的这批新人中最受看好的竟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女选手。一时间众说纷纭,纷纷猜测起这位女选手的来路。

  而作为话题的正主儿,苏沐橙,此刻却在体育场内迷了路。起因是苏沐橙趁着休息打算出来买水,却没想到体育场是如何的大,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苏沐橙再也找不到回休息室的路。

  也没关系啦,当做是游览,熟悉熟悉体育场嘛。心态良好的苏沐橙边走边自我安慰。

  “你是谁?”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了略带疑惑地男声,“难道是后台的工作人员吗?不对啊,你穿的嘉世的队服,也不像是粉丝……那就是嘉世的队员吧,不过嘉世的现任队员我应该都认识啊。没见过的,女生,嘉世的……”他猛地从沉思状中抬起了头,光亮的眸子逼得打算解释的苏沐橙的动作一滞,“苏沐橙。”

  苏沐橙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会,才回忆起这种直面大波文字泡的情景是曾经在四期群里遭遇过的,而名字早已熟稔于心,如今终于是说出了口:“黄少天。”

  都是肯定句。

  明明抛开先前四期群中的交谈,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却在下一秒不约而同的露出微笑。同是嘴角弯弯,同是眉眼带笑,仿佛是多么熟识的老朋友的久别,掺杂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但其实只有他们俩明白,自己的微笑真的不过是好友之间简简单单的友善罢了。只是对方的笑容都太过耀眼令人心下不由得颤动,搅乱了思绪。

  一阵悸动就像叶上的声声蝉鸣,一声声缓慢而庄重地敲开了夏门邸。

  3.

  “怎么样,去爬山吧?”耳边是苏沐橙轻软的声线。

  恍惚而后,视野中的一切又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嘈杂声重回脑内。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走了神。

  “爬山?”黄少天盯着苏沐橙看了几秒,突然就弯起了嘴角,似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

  显然苏沐橙也想起了什么,下一秒表情就有些狰狞。她挥舞着手臂,一副要与黄少天大打出手的架势。

  黄少天立刻配合地往后躲得远远地。倒也不是他打不过苏沐橙,只是觉得她生气的模样就如同炸毛的小猫,可爱得紧,令人不禁就想再逗一逗她。一想到她晶莹的眸子因为捉不住自己而生气地瞪得圆圆的,黄少天几乎就要笑出声来。

  也是因此,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眼底软软的那抹温和色彩。就像温良的春风过境,宠溺地抚上大地的脸庞。

  “去嘛去嘛……”见够了他恼火的可爱模样,黄少天才赶忙讨好她。

  “不过那又不是什么大事……”

  4.

  那的确不是什么大事。

  一年的夏休期刚刚开始,去G 市旅行的苏沐橙恰巧就遇上了蓝雨的爬山活动。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着某山地行进,结果一直走在队末的苏沐橙一晃眼就没了踪迹。

  待黄少天找到苏沐橙时天边已经泛上黄晕。

  少女就这样蹲在那里,有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洒在她的发上、身上,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树林,她杵那里却好似会发光,硬生生地令人挪不开眼。

  “苏妹子!”黄少天挥舞着手臂冲她大步跑来,却见苏沐橙朝另一个方向扭过了头。是因为自己来晚了而生气了吗?但很快,走进了的黄少天就注意到了苏沐橙遮遮掩掩地眸子上干了的泪痕。

  怎么……哭了呢?黄少天怔了怔,想要说出口的话语一瞬间又咽回了肚子里。那个整天打压着、欺负着自己的漂亮姑娘,怎么就哭了呢?是不是她也会害怕孤单,担忧未知,是不是她也许没有并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只是个痛了也会哭的姑娘……突然地,莫名的悲伤笼罩在黄少天心头,连眸子的色彩都黯淡了几分。

  倒是苏沐橙跟没事人一样弯了眸子,冲他咧嘴笑了笑。

  傻瓜。

  几乎是不容反抗地,黄少天一把握住了苏沐橙的手。指尖传来的冰凉触感令他不由得一震,随即他用自己宽大的掌心仔仔细细地包裹住了苏沐橙手,牵着她就往山下走。

  “我在。”他回过头,意外地少了话语。

  他的神色认真地过分,苏沐橙愣在原地,试图理解他刚刚讲的那句话。有灼热的温度一点一滴透过相接的掌心传递到了苏沐橙的身上,好似空中撒下的一抹艳阳光。

  他们的眸眼对视,苏沐橙突然就望见了点点晶莹细小的东西安静地落了面前人的瞳孔中,忽闪忽闪地,像是星星。

  执着认真的他耀眼地就像星星。

  5.

  一点墨色出现在了远方的天际,随即不断地向着四周蔓延开来。黑夜即将降临。

  黄少天这一次吸取了前一次爬山的教训,选择了一个无论怎么爬都不可能迷路的地质公园。显然,这个选择十分正确,两人相安无事直登顶峰。

  “我说,你怎么突然就想到要爬山啊?”地质公园不高,爬到山顶对于即使是不经常锻炼的电竞选手也不费力气。黄少天一路悠哉悠哉,见到达了顶端,才终于发问。

  “因为——”苏沐橙拖长了音节,望向黄少天的笑容带着许些狡黠,“因为网上说今天可以看的流星雨啊。”

  被吊足了胃口的黄少天本以为会是什么有趣的理由,没想到它竟这么少女。兴趣一下子全无,连脚步都跟着懒散了起来:“这样啊……”

  苏沐橙摇摇头表示他真是不懂女生的浪漫。

  黑夜很快就覆盖上了天空,黄少天跟着兴致勃勃的苏沐橙找了一个据说是很好的观测点坐下,安静地等待流星雨的到来。

  然而天不随人愿,静谧得很,别说流星雨了,连一颗星星黄少天都未见到。随着表上的指针悠悠指向‘ 10’这个数字,肩膀上也一沉——苏沐橙睡着了。

不得不承认,苏沐橙是极好看的,就连睡着了也带着一份恬静的美。她密密的睫毛如停歇的蝴蝶翅膀安静的下垂,偶尔随着呼吸轻轻颤动,勾得黄少天的魂魄又不知道去了何方。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呢?说一见钟情似乎有些俗气,但不可置疑的是黄少天就是在那个空旷的体育场中,心甘情愿地融化在她的微笑中的。

也或许就是有那么几个人,一个微笑,一个回眸,就能轻易地占据你的心房,从此夜夜魂牵梦萦。

黄少天脱下外套给苏沐橙披上,动作足够小心,却还是惊醒了苏沐橙。她的眸子猛地睁开,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却在看清面前的人是黄少天时倾泻出了眼中柔软的色彩。

她的眸子柔软带笑,眼前的画面突然就和曾经的重叠在了一起,不规则的悸动震动着思虑,他忽然就开口了。

“你听我讲一个故事好不好。”没等苏沐橙回应,他就自顾自地接了下去,“从前有一个话唠,他在一个夏天,遇见一个姑娘。那个姑娘长的特别好看,笑起来柔柔得,话唠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

“话唠虽然和她不在一个战队,但是和她的关系特别好。也是因此,话唠认识了更多样的她,或可爱,或柔软,甚至是强硬。每一个她都不一样,每一个她话唠都是那么喜欢。话唠其实一直没和她说,并不是自己故意想整天惹她生气,只是因为她恼火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

“话唠很喜欢她,却一直没有告诉他。话唠老是自我安慰啊,说什么时机不到。但他自己也明白,这就是自个儿怂,喜欢一个姑娘那么多年了居然还不敢告诉她,说出去该有多少人笑掉大牙。”

“但话唠真的很想告诉她,所以他常常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默默地排演没有女主角的表白戏码。喜欢了有多久,表白的方式就有多少种。今天,是新的一种。”

末了,黄少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垂下了眼不敢去看苏沐橙:“那么,你愿意让这个除了喜欢你一无是处的话唠做你的男朋友吗?”

话音刚落,几乎是同时,少女银铃般的嗓音传来了一声轻笑。随即轻轻拥住了黄少天。那是一个如玉兰落于枝头的拥抱,苏沐橙的回应清清楚楚地传入黄少天的耳中。

“好啊。”

“啪嗒”有什么东西在心头炸了开来,随即橙黄相杂的光辉耀眼于心头,欣喜若狂都不足以说明黄少天此刻的心情。他一把拥住了苏沐橙,力道十足,仿佛要将眼前的少女揉进自己的血脉、刻进自己的骨髓。

他们不知在夜幕下拥抱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或许是半小时,亦或是更久。但这些都没有关系,你看夜色那么美,晚风温良,爱情来日方长。

“今晚没有星星还让你陪我等了这么久。”良久,苏沐橙在怀里闷闷地说道。

“不啊,我已经见到了。”

耀眼无双的你,是降落在我的世界里唯一的璀璨。

我们都是彼此的星星。

 

评论(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