菓粒橙然翁

企划还有一两篇,发完就去老实读书了

被踩雷薛定谔的屏蔽推荐/取关/拉黑

❣️头像来自@飞絮 太太的抽送,不要用

【8.9金凯日】大暑

   

    “想要陪你烹雪煮酒,白首天涯。”


    BGM:《Lil’goldfish》

    对不起,我又卡死线了

    记忆力不好的鲤鱼精凯莉 x 一点点撩人的狐妖少年金,可能会有前后文系列衍生吧


    *警告




    金蹲在院子门口剥莲蓬。新鲜的莲子四五颗抓一把往水里浸一浸,出来时白白净净还挂着水珠,让人看着就觉得消暑。莲子心味苦,坐在后院摇椅上乘凉的大小姐嘱咐了三遍要去干净,苦味的莲子羹她不大爱喝。这是金头一次做这种事,指尖摸着莲子顺时针转了一圈,莲心还没给顶出来,就手一松,整颗咕嘟咕嘟地滚进草丛了。


    凯莉不知道什么时候学城里女子绾了发,一对海棠步摇挂在鬓间开得好艳,从院旁绕出来时手腕头叮叮当当一阵响,金一看,全是上回进城挑的玩意,阵仗大得不得了。


    凯莉低头瞧金手心的莲蓬仔细,海蓝色的眸子滴溜溜地转,金知道她有记忆力不好的毛病,咧开嘴笑了笑,把前因后果又讲了一遍。


    “消暑?”凯莉也不知道想没想起来,随口应了两个拟声词,她生养于江南水乡的风月柔情,尾音又软又糯像新鲜出炉的红豆沙,听的金心头痒,丢下莲蓬去牵她的手。凯莉似乎从小眠中恢复了点神采,弯着嘴角不知道打着什么好主意。金见了也不着急,摇晃着她的手,哼着从镇上小孩口里听来的调子。


    凯莉捏了捏他的手:“金,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


    金藏在袖袍底下的手悄悄捏了个诀,把一地没剥干净的莲子整理干净,他看了眼凯莉,答:“今日是大暑,镇上有土地的人家都进城参拜土地神了,以求下个季节能有个好收成。”


    凯莉“嘁”了一声表示听到了。掌管这座城的土地神跟凯莉师出同一个书塾,没出师前针锋相对好多年,谁不想他突然转职做了个“土地神”,庙里头香火不断,让凯莉不忿了好些时候。


    抱怨的话听多了,凯莉想什么金也就摸了七八分透彻。他的拇指在凯莉手心摩挲了两圈,笑意不减:“走吧,我们进城看看去。”



    于未时出的门,金领着凯莉慢悠悠走了一个多时辰,好在他向来话多,两个人走一遭倒也适意。


    城中果真如金所说的那样挤满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全是冲着土地神来的,光是主街两道的小摊小贩就挤满了民众。金被凯莉指使去买了糖葫芦,她贯来嗜甜,就着一串糖葫芦便能安静一路。


    金从人群里挤出来,理了理衣裳,却不见凯莉。有了上次上街的经验金不大着急,凯莉一向不是安分的主,尽管这几年坏脾气大有收敛,也依旧是不听话。四下人头攒动,光靠看是看不出所以然,金在出门前往凯莉身上揣了个香包,里头的香料他动了动手脚,狐妖嗅觉灵敏,找起人来就方便得多。


    凯莉这次走得不算远,就在糖葫芦摊斜对面的糕点铺。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一回身怀里就抱满了什么什么糕,见着他,理所当然就把兜里的点心转移到了他手上,要往另一头进发。


    这回金学乖了,勉强腾出一只手抓住她:“凯莉,我听说溪边有一酒楼,不仅风景好,连鱼也很肥美,我们且去坐坐,再沿着溪头出城。”


    不出所料,凯莉的身形一顿,就折返了往溪边跑。


    瞧瞧,鲤鱼精爱吃鱼,这像话吗?



    去时早过了饭点,店里围坐的大多是就着点心饮茶听书的人。讲评书的还是上一次的那个大爷,专说奇闻逸事,每次凯莉听上两句,都要评价他“妖怪史铁定落榜”云云。


    他们运气好,坐着的地方能看见溪流与一头的主街。凯莉满心都是她的芙蓉鱼,空茶杯转得溜溜的,金则观望着楼下。


    说来也奇怪,两人一没眼神交流,金却能每每分出心神抬一抬手,让摇摇欲坠的茶杯重新回到凯莉手中。若不是特意防着其他人,否则定能得“心有灵犀”之称。



    店家上菜很快,芙蓉鱼一揭盖便香气扑鼻,鱼身在雪白的汤底里头若影若现,鱼肉更是晶莹剔透。凯莉下筷迅速,这家芙蓉鱼算得上远近闻名,她也难得赞一句:“果真入口即化。”


    金只吃了一口就停了筷子,反而拆了凯莉刚刚买的几袋糕点,一袋一袋码在桌上,每个口味都挨个试了遍。


    凯莉瞪他,明明腮帮子还鼓着鱼,又窥伺起一桌糕点了。


    金晓得她这脾气,各尝了一块就又将点心包装得规矩。茶杯里头约莫加了七八味清凉消暑的草药,金捧着茶杯不说话,凯莉吃着鱼亦不说话,两者间的气场却意外相投,硬生生跟外界喧嚣隔了开来。


    凯莉吃饱了抬头,金正倚在栏杆边四处张望,他化着人形生得高挑,白衫子又故意摸着把印有墨宝的折扇,笑起来嘴角就陷着梨涡,要凯莉说,城里那些光会附庸风雅的书生,一个都不及他。


    小书生突然回过头,折扇一合“啪”得一声好似敲在了凯莉心上。金伸出手指着那一头的溪,问凯莉要不要走?


    从前做学生,凯莉总嫌日子忙;刚搬到小镇的时,她又嫌日子闷——一个妖怪不愿被循规蹈矩束缚,又觉得要在琐碎的人世里品出些乐趣太难。


    可若是两个妖怪呢?


    携手一起走,天涯海角是否也乐在其中?


    凯莉眨眨眼,轻轻抓住了他的手,应声答“好”。



    从店里走出来说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金凭空抓了把绘着山间桃花的伞,往外就是一撑。


    凯莉轻巧地跳进雨幕,问:“你不总说不要在人的面前使用法术吗?”


    金呵呵一笑,伞面往凯莉的方向倾了倾:“你也总说凡事都有例外。”


    凯莉头一回被堵得说不出话,半带恼意作势要往雨中跑。鲤鱼精本就与水亲近,关系倒也不大,金却一手牢牢锁住了她手腕,伞面再倾,就湿了一边肩膀:“虽然日头毒辣,也是有受寒的可能的。”


    两个妖怪却装出一副常人模样,话说得好不矫情。凯莉的身子在雨里转了半圈又回来,没给淋湿丁点。她装模作样思量了片刻,学着家隔壁的大姨,捏着腔调。


    “远在天边的九五至尊都求不来这久旱逢甘霖,咱们小城可真真是块福地哩!”


    金乐不可支,一边笑一边答她,头顶冒出了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对,还马上要迎来大丰收了。”



    小溪从山的一头来,不知流向何方。雨打在水面上溅起无数细小的花,凯莉伸出手抚了抚,竟捞起了一瓣湿哒哒的花瓣:“这一路好像都没生过花,难道还有人揣着在山头落水葬花不成?”


    金琢磨片刻,答:“不是啊凯莉,这小溪上游栽着桂花树,过几日熟透了还能看他们摇桂花呢。”


    “净拆我台!”凯莉细长的眼尾一挑,恐吓他,“小心我变回鲤鱼往水里一跳,由你找去!”


    他们同来时一般沿着溪流向下走,雨下个不停渐渐给前方笼上了一层水雾,映衬得两侧绿树苍翠欲滴。金紧紧牵着凯莉的手,侧声往她耳畔私语,语气讨好又温柔。


    “好啦,娘子,我们回家。”





评论(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