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不要看我的早年文章球球你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背景来自@脑手不对盘

【嘉凯20h/15h】一颗柠檬茶去冰三分甜

    “一颗柠檬茶当然要全糖!”来自甘党选手嘉德罗斯的过激发言。


螺丝生日快乐🎈🎈
惯例傻白甜,生死时速激情烂尾,今天也很想喝一颗柠檬茶。
魂姐的学院pa,设定走 @soulQ 
我恨瞎屏蔽的老福特



    嘉德罗斯在一个空闲充裕的周末时光中站在了跳舞机跟前,身旁个子差不多高的女生立在另一侧台上居高临下地、咬着棒棒糖挑衅地盯着自己,而这一切都是一颗柠檬茶的错。

    方圆十里连小卖部都没有的凹凸学院不知怎么就被看中商机爆红了一家奶茶店,副营业甜品面包西餐甚至关东煮,虽然品相味道中规中矩,但胜在店铺面积大,环境也不错,赢得了饱受食堂折磨的大批学生光顾。

    店铺收银台一如既往围着黑压压的人群,嘉德罗斯轻车熟路地挤了过去,一边向角落的卡座奔走一边回头招呼人群堆里的格瑞,欲在荒野求生的世界里大杀四方。

    嘉德罗斯就是在这时遇见凯莉的。

    彼时不过入学小半年,高一新生都还算乖巧规矩。之所以说“还算”,因为其中的两个例外就是嘉德罗斯与凯莉。前者以双商呈完美反比例的评价在年级第一组队吃鸡;后者则自诩是完美的不良少女,回回考试光荣挂科,逃课必去甜品店。两人的社交圈都还算广泛,奇异的是迄今为止居然还没打过照面。

    嘉德罗斯跟格瑞勉勉强强算是熟识,就从他话唠属性max的发小口中记住了这个明显被多次提及的名字,什么头发长度明明超出了学校标准却依然安然无恙地披着黑长直,什么头上总挂着一个大大的粉色星星发饰、揣在兜里的小零食也总是同款亮粉,什么她这次理综又低空飘过及格线、翘了课去庆祝……对这类记忆的熟记嘉德罗斯归罪于脑子太好、对方太烂,他甚至想象过他们的初次见面,他会用显而易见的向上语调,问:“你就是那个又考倒数的凯莉?”

    但绝对不会是眼下这样糟糕的局面——凯莉满当当的一颗柠檬茶还没有嘬几口,就被迎面走来的嘉德罗斯撞了肩膀,深棕色的液体戏剧性地在空中滑了个不大不小的弧度,然后毫不客气地让两个人共同遭受着柠檬味的洗礼。

    凯莉和嘉德罗斯几乎同时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各自低头急急忙忙清理起液体。嘉德罗斯运气比较好,柠檬茶全洒在了裸露的皮肤上,还算好清理。凯莉就不同了,亮色的衬衫直接给淋低了一个色号,看上去颇为狼狈。

    嘉德罗斯平日里吊儿郎当没个正行,这一次看着女孩湿漉漉的衣摆却犯难了,他本能地感到疑惑,甚至往格瑞的方向瞟,身体却乖乖地僵立在了原地,一副认错态度极好的模样。

    凯莉擦掉了整包纸巾也都于事无补,这才正视起眼前的罪魁祸首。嘉德罗斯半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安静着,这就足够让本该发大脾气的凯莉一惊一乍了。她摸着下巴左右打量了男生片刻,正准备恶趣味似的用手掌比划比划身高,一直沉默不语的嘉德罗斯猛的抬头:“干嘛?”

    语气还挺冲。凯莉在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抛诸脑后的脾气就又回来了:“谁走路不长眼,我还被柠檬茶洒了一身!”

    “啰嗦,多少钱我微信转给你。”话音刚落,嘉德罗斯自己就察觉到了一阵违和。他一面戳着绿油油的图标,一面反复确认微信钱包所剩无几的资产——分明特地带了现金。

    “不成。”凯莉比嘉德罗斯略矮一些,两个人站在一起时没什么区别,但从嘉德罗斯的视角就能清楚的看见她头顶没有梳齐的发丝左右晃动。女孩微微勾着下巴,细细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不知在打什么好主意。

    “嘉德罗斯,去电玩城吧。”凯莉笑得狡黠,海蓝色的眼睛里有光影闪烁,“我的意思是,翘课陪我打电玩,怎么样?”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绝对是信了凯莉的邪才会点头答应。他看了眼凯莉房间的方向,从左往右数第二间——那个有理有据提出要换身衣服的女孩,花了十分钟从楼底走到宿舍,并在窗口笑眯眯的冲自己挥了挥手——笑眯眯是嘉德罗斯自己瞎添上的形容词,但等待超过一个小时后,嘉德罗斯确信自己绝对猜中了十之七八。

    “你没有在宿舍里迷路真是可喜可贺。”嘉德罗斯恹恹地靠在墙面上,指责的话一小时内在心底过了无数遍,见到本人后却在舌尖打了卷,又咽了回去。

    凯莉换了身宽松的长款卫衣,鸭舌帽盖着脑门,让嘉德罗斯看得有些费劲。她慢悠悠地瞅了眼对方,不紧不慢地接腔道:“等待可爱的女孩子你还抱怨了,刚刚是谁把柠檬茶浇了我一身,难道要我带着黏腻腻的柠檬味去打电玩吗?”她嘲笑似的发出一个拟声词,对还愣在原地的嘉德罗斯招了招手,“赶紧的,我可不玩夜场,请客吃晚饭你跑不掉的。”



    如果嘉德罗斯知道凯莉所定义的“电玩”就是眼前花花绿绿的舞蹈机,他绝对不会给凯莉半点坑蒙拐骗他的机会。

    电玩城人声鼎沸,由嘉德罗斯和凯莉组成的跳舞机的一小角在一片喧闹中显得格外沉默。凯莉不知道在想什么,盯着犯难的嘉德罗斯隐晦地挑了嘴角,随即抛下他跳上跳舞机投币,选择曲目挑选难度,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玩跳舞机的老手。

    bgm是血洗b站mmd区的日漫神曲,歌手是个人美歌甜的虚拟歌姬,因此人声很难达到唱词速度在她这里不值一提。嘉德罗斯还没来得及判断她已经唱了多少句,大屏幕上类似节奏大师的小方块就像一大波僵尸来袭,轰得一下一股脑涌了过来。

    反观凯莉,稍微活动了肢体关节,一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沉静。嘉德罗斯也没少来电玩城,围观过那么一两场他人玩跳舞机——无一例外单纯用脚去踩感应毯,虽然节奏是准确的,看上去却很傻。凯莉跳起来的动作不大,之所以说是跳,因为她确确实实像是融入在一场舞蹈中,伴随音乐翻动手花,竟能看出美感。

    嘉德罗斯瞥了眼屏幕,perfect连击。

    “怎么样,你不是自称电玩城全通关?”站在台上的凯莉比嘉德罗斯略高些,她轻轻地喘气,将鸭舌帽转了个方向,露出她被拨得有些分流刘海和一部分光洁的额头。

    嘉德罗斯来不及分辨凯莉的话语中的偷换概念究竟有几层激将的含义,但他出乎意料没有被激起恼意,反而是眯起眼睛审视自上到下审视了她一遍——不太像往日轻挑眼尾审视他人总带着轻蔑,他的眼光不符本人得沉静,但凯莉却从中捕捉到了傲然,就像格瑞每次写数理化生压轴题时的神情,好一副“我就算没做过我也能做出来”。

    凯莉还算好心地替他选了难度中等的ACG神曲,她兀自跳得得心应手,便有时间观察隔壁嘉德罗斯的姿态。

    “唷。”凯莉为表惊诧地挑了挑眉,嘉德罗斯德智体美劳电竞全面发展的传言她也听了不少,个子不高却在球场上与格瑞势均力敌,奈何性格狂傲被传得神乎其神,她就对他有了基础的先入为主的印象。凯莉自诩看人很准,也是算准了嘉德罗斯从未玩过跳舞机才会提出带他玩的建议,本该乐滋滋看他出糗,不想栽了跟头——他的视线在跳舞毯和大屏幕两头兼顾,竟没落下一个音符。如果说音乐刚开始他的动作叫生疏,那么等到间奏过去他已经能得心应手地掌握节拍了。

     嘉德罗斯虽然跟凯莉年纪相仿,五官却同身高一般稚气未脱,仅有眉眼之间早早透露出了锋利的架势,脸颊两侧算是明显的婴儿肥让他看上去友善了不少。他在歌曲高潮时转过身朝凯莉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却一不小心踩错了键,惹得凯莉啼笑皆非,回应了他同款抬下巴。

    “喂。”程序被凯莉设定成了双人PK,嘉德罗斯虽天赋过人,但还是无法与一路全perfect通关的凯莉匹敌。眼看硬币见底,他半蹲着喘息,“你不会来电玩城就是为了玩一个跳舞机吧?”

    “都说了我叫凯莉,你是不是聋啊?”同样喘着粗气的凯莉瞪了他一眼,“当然不是,隔壁有一家海底捞,我还等着你请我吃火锅呢。”

    “……奸商。”

    “你多大啊嘉德罗斯?”

    “虚假营销。”

    凯莉走两步,一巴掌就招呼到了嘉德罗斯后脑勺上。在后者跳起来质问前,她慢悠悠开口道:“柠檬茶几分甜?”

    “……全糖。”凯莉的手指还停留在嘉德罗斯的发间,他却没有一贯的排斥感。

    “全糖?小心蛀牙!”

    被戳中软肋的嘉德罗斯愤愤抬头,却连女孩的发丝都没捞着。她轻飘飘地抛下句“等等”,一副得逞的模样溜之大吉。

    “幼不幼稚,难怪天天考倒数。”凯莉跑得很快,嘉德罗斯不太雅观地翻了白眼,对自己出言嘀咕。一向评价离不开“天才”的他头一次忽视了自己话语中的逻辑毛病,这或许又像故意撞倒她的一颗柠檬茶,像掏出没钱的微信点开扩列二维码,像爽约格瑞去宿舍下等一个多小时,像转两班车来电玩城玩跳舞机,像没有第一时间躲开她伸过来的手……只是因为她是凯莉,是嘉德罗斯风平浪静十五岁年华里唯一遇到的无解之迷。

    “嘶……”脸颊被染上冰凉的湿意,凯莉的脸庞在眼前骤然放大,嘉德罗斯下意识看向她亮晶晶的眼——毫不掩藏计谋得逞的笑,“surprise!”

    女孩的笑眼盈盈与香樟树下的惊鸿一瞥悄然重叠,这一次,嘉德罗斯看清了她嘴角细细的梨涡。

    好烫。他捂住握着柠檬茶的另一只手下意识想。

    要烫到心底了。







评论(1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