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白香】情难自已

XD由揪耳朵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团中子 姑娘点的文!
甜甜甜
lof的垃圾排版


  王者峡谷今日的阳光分外明媚,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暖洋洋的金黄色。惹得孙尚香心情大好,哼着小曲,连被红爸爸平a了两下都没注意。


  眼见红爸爸血条即将清空,孙尚香向左侧利落一滚,正准备一举收下buff,再抬眼却见残了血的红爸爸早已被收于别人囊下。红爸爸尸体下闪着紫光的圆圈还清晰可见。


  ……


  “李白?!”


  今天的王者峡谷也是温暖又美好呢。


  “李白你换了身新衣服胆子也肥了?连本小姐的红你也敢抢!”一局终,孙尚香依旧揪着李白的狐狸耳朵絮絮叨叨个不停,“还是说……”她流光溢彩的美眸突然一斜,修长白皙的手按在了自己的重炮上,“你抢了红打算去撩你可爱的狐狸小师妹啊?”


  耳朵被揪得疼得哇哇直叫的李白见状立刻举双手发誓自己和妲己绝对比水都清白。费尽口舌,末了,还不忘答应回家立马跪干脆面,才终于是把这小祖宗哄得高兴又愉快,欢欢喜喜地和婉儿逛街去了。


  就是李白不怎么愉快。


  他揉着被揪得发红的耳朵,披着自己的小马甲在峡谷论坛里不乏绝望地发了个帖。


  “有个爱揪你耳朵的女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李白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小女朋友孙尚香,人长得可爱,又聪明伶俐,长发飘飘衣冠楚楚,在战场上更是不需要你多操半分心。结果就是这样啥都好的女朋友,自打他买了个千年之狐的新衣服后,就爱上了扯他耳朵。


 


  “美丽的姑娘啊,可愿与我共度今宵?”


  “哎,李白你买新衣服了!这么骚包,还有两个狐狸耳朵嘞。不过毛茸茸的,手感倒是挺好的。快凑过来给本小姐摸摸。”


 


  抑或是。


  “公瑾兄,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干了这碗二锅头【bu】!”喝到兴头上的李白一举酒碗冲着周瑜递了递,却发现对面的人此刻的脸色有些难看。


  下一秒自己惜若珍宝的耳朵就被狠狠的揪起。


  “喝喝喝喝个屁啊喝!”孙尚香伸手抓过那碗酒往桌上重重一拍,清酒顷刻洒了满桌。


  李白当时已喝了个半醉,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他只记得自己当时一个劲地往孙尚香身上靠。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她一直惯用的牛奶味的沐浴乳的香气,迷得他昏昏沉沉,连孙尚香手上不断加重力道都没几分注意。


  之后他约莫是睡着了罢,没什么印象。唯一深记得,只有第二天醒来自己被掐红的耳朵还隐隐作痛,而孙尚香愣是一个星期都没有理会自己。


 


  种种种种。时至今日,李白都想给当时'一心沉迷撩女票,砸锅卖铁换皮肤'的自己一个清醒的耳光。


  


  往事不堪回首。等李白再次回过神已经有不少人回复了他的帖子,多数都不外乎在吐槽他是变相秀恩爱要烧烧烧要fire,正经的回答到是寥寥无几。


  28楼 东吴第一帅 回复:那很好啊,这说明她挺在乎你的。


  是…在乎吗?


  


  李白和孙尚香的爱情开展得很微妙。他们双方各自都是实力高强的主,一次偶然的机会将他们划分在了一队,之后再一起打个匹配上个分的情况不下少数。


  最初李白心里对孙尚香这样一个小姑娘整天在战场上跑来跑去自是不乏疼惜的。他就经常不动声色地将她置于危险之外,反倒是把自己送入了虎口。


  那次也是。她被敌人层层包围,摇摇欲坠的血条看得他是心惊肉跳。他想都没想一个剑影就闪了出去,技能附带的减速留给了孙尚香足够的逃跑时间。


  只是自己就怕是撑不住了。


  对面的法师大招打得自己的血条不停地降,队友却依然在赶来的路上,李白想,自己怕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吧。


  再睁眼就看到吃了一个治疗包的孙尚香一个翻滚又冲进了敌人圈中。他看到她迎着日光挡在自己的前面,两条本来俏皮的马尾在战斗中散开了些,甚至可以说是凌乱不堪。


  李白不敢说是花间风流老手,但长这么大什么漂亮姑娘没有见过。可就是这样的孙尚香立在那里,却好似会发光,灿若星辰的眸子跟着一齐闪烁,好看的硬生生令人挪不开眼。


  她说:“死酒鬼!本小姐可不想欠你的人情!”


  说的是什么傻话。出生入死那么多次,要该欠的,早已是欠下了。    


  “好。”李白一挥长剑,不再言语。尽管预知了结局,却还是义无反顾冲进了敌人包围中。厮杀中他似乎看见孙尚香朝自己笑了笑。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随风而来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角落的那颗种子突然就发了芽,在情感的发酵下,长成了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


  “挺好。”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有了定论不是吗?就像同一平面里不平行的两条直线,注定是要相交的。


  毕如注定要在一起的你和我。


 


  其实很多事情,就连孙尚香自己也不太清楚。


  她出生于危机四伏的王朝世家,几乎是从懂事起就被人教导着如何不动声色,如何反击,习武练兵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四海之内的平民百姓总是说东吴的孙家大小姐生得叫一个倾国倾城,见之不忘。在这样的外貌下自然会让人忽略许多的东西,毕如东吴家的大小姐在战场上肆意潇洒,所向披靡的模样是绝不输给她的两位哥哥的。


  是以,孙尚香存着副十分刚强的性子。别说儿女情长了,就连心下柔情的片刻都少之又少。能与她携手相伴的,李白可谓是从古至今第一人。


  可惜这样的恋爱注定全然不像茶楼说书抑或是话本中男男女女的甜情蜜意,缠绵悱恻。他们甚至连为什么在一起了都理不清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或许会更像小乔口中说到的“一见钟情”。


 


  “屁。”那日孙尚香同李白出游。正值三月春风渡江南的时节,一地都落满了春桃好看的粉色。孙尚香坐在石桌的另一头,一杯清酒下肚,令脸颊两侧都染上绯红。她斜了一眼对桌的李白,道:“一见钟情我是可不信的。”


  李白狭长的眸子一眯,似笑非笑地瞅了她半晌,终了才一举酒杯一饮而尽:“我也是不信的。”


  想来,那个老狐狸不过是顺势哄哄她罢了。他一直都笃定命运这个东西,对一见钟情,自然也是极信的。孙尚香转过头去白了他一眼:“别扯淡。”


  李白听闻,笑道:“你看你这不是清楚的很嘛。那现在呢,我的大小姐可是信了?”


  忽地,有一阵风吹过,卷得粉红花瓣纷纷扬扬。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孙尚香想那日的她约莫会是死鸭子嘴硬,固执着她的己见。毕竟她一直都觉得李白的新衣服多么多么好看,却还是难为情说出口,只能日常揪一揪耳朵来掩盖内心的欢喜。


  其实是相信的吧。


  毕竟从始到终就只有李白一人撩拨起了自己的心房,从此夜夜魂牵梦萦。才会在他醉酒时发那么大的火,才会在他同他的小师妹一起时内心异样,才会在他舍命救自己时再一次义无反顾身陷敌人圈中。他开心,自己也开心。他难过,自己就算单枪匹马也要挑翻惹他忧心的人。每每闹些小脾气还要偷偷看着他哄自己的的脸色是否会有些不耐烦。


  多奇怪啊。


  多喜欢啊。


 


  孙尚香大概很久很久以后才会明白,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因为那个星河灿烂的夜里,她无所防备,抬眼就撞上了立在那里的李白。


  月华盛放,衬得他雪白的衣袂犹如薄银。


  他转头,柔情似水的眸沾染着桃花的颜色,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她,仿佛要吸走她的魂魄。


  “尚香。”他启唇。


  “我心悦你。”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