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岁月还长,你可愿与我共赏花香?

唐菓。
all橙all香,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甜甜圈甜不甜/黄沐】天长地久

  这是个名为“绿野仙踪”的甜甜圈

  甜,贼甜。

  并不知道下一棒是哪位姑娘

 

 

  当黄少天踏上那条长长的红毯时,内心其实是不可置信的。就像念念不忘了一件本来不可能的事好几年,它突然又逗你玩似的活生生出现在了眼前。 

  耳边全是纷乱嘈杂的声音,听不大清楚在说什么,却使得周遭的一切更为恍惚了。

  他不免抬起头来看向站在对面的苏沐橙。好似心电感应般地,本来侧头和叶修聊天的苏沐橙也转过了头。她穿着雪白的婚纱,眼眸更是光亮可人。

  她看着他,笑了起来。

  黄少天突然就听见了自己心底,那么熟悉的跳动声。说起来也挺好玩的,明明在一起那么那么久了,却还是会在她的一举一动中失了心神。

  果然,还是爱极了她吧。

 

  黄少天第一次在场下遇见苏沐橙,是在第五赛季后的夏休期。

  那时候他们才认识不久,也不是一个城市的,交流也就仅仅局限在他们同期的群里。所以跟着蓝雨大部队来H市旅游的黄少天,瞪大了他的眼睛,辨认了好久才确定那个捧着一束花的姑娘就是苏沐橙。

  她带着一顶鸭舌帽,接过了花,就匆匆钻进了停在门口的的士。

  黄少天赶紧指个同队的人看。

  “她捧的是天堂鸟。”在一群伸长了脖子叽叽喳喳的蓝雨成员中,喻文州不咸不淡的开口了。

  黄少天总觉得那时候喻文州就像在暗示些什么,但他却不曾细想,嘻嘻哈哈地扯开了话题。

 

  再一次私下见到她是两年后了。

  不同于两年前略显生疏的状态,本就活泼好动,和谁都能扯开话题的黄少天已经和同期的一群人开展了深厚的友谊。

  自然也包括了苏沐橙,黄少天没事就爱跑到H市瞎逛荡,找叶修PK抑或是和苏沐橙去吃吃吃。

  他是做事从来都不爱提前给人打个招呼的性格。到H市也是,说来就来。

  结果他就吃了个闭门羹。

  被他缠怕了的陶轩,幽幽来了句:“沐橙扫墓去了。”

  黄少天的心底下意识就升上了不对劲的情绪。

  扫墓?扫什么墓?扫谁的墓?鬼使神差地,黄少天问清了地名,匆匆离去。

  这个名为南山公墓的地方在其他陵园中算是小的了,也不是祭祀活动旺盛的日子,找人很是方便。黄少天走上坡路,远远地就能看见一丛丛灰白的墓碑中那个白色的身影。

  也挺奇怪的,明明连背景都望的模模糊糊,但黄少天就是执拗地认为那就是苏沐橙。

  他踏上藏匿于疯长的野草中的石板,一步一步走到她背后,轻声呼唤她的名字。

  苏沐橙愣怔地回过头,随后被拥入了怀抱。

 

  “那个时候苏沐橙回过头啊,那个脸可叫个惨白,感觉就和那谁谁谁整天吓唬我讲的游荡在阴间的女鬼似的。”

  “我觉得她可能需要有个人来拉她一把,又或者是一个拥抱。”

  黄少天说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时候的苏沐橙却没有他这样奇奇怪怪的想法。

  她只是下意识觉得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还挺温暖的,没有叶修身上常年的烟草味儿,反倒是一股清清爽爽地薄荷香,冲刷着她残余的理智。

  她有些贪恋了,便没了挣扎。

  似乎都有些沉醉其中,最后居然是叶修的呼唤才清醒了两个人。

  他想他那时候果然是鬼迷心窍了吧。

  不然他向来反应灵敏的神经怎么会在苏沐橙离去后才有所反应,在他的胸腔里激起擂鼓,一声一声,不绝于耳。

 

  从那以后,叶修看他们的眼神就有些微妙。

  尽管黄少天举手发誓他那时候真的只是被冷风吹慢了反射弧,才做了些奇奇怪怪的事。但叶修却不置可否,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你放心,我尊重沐橙的选择。”

  “…?”黄少天难得地被一个人呛得哑口无言,还想再辩解,却收到了整个嘉世的眼神问候。

  好在当事人苏沐橙跟没事人似的,和黄少天依旧该吃吃该喝喝,好似当日的拥抱只是有时还会想起、偶尔还会沉溺的早已飘散在风中的一场旧梦罢了。

 

  苏沐橙一直都觉得黄少天这人其实挺心思细腻的。别看他整天唧唧歪歪甩着垃圾话跟你打口水仗,却无时不刻地秉持赛场上惊人的洞察力,就像被他玩的一溜一溜的剑客,不动声色地发现了你细微的心思,然后在你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挺身而出。

  发现这件事是在第八赛季的时候,嘉世的主场。

  叶修刚被逼着退役,赛场上没了最熟悉的搭档,苏沐橙心里难免就有些空落落的,炮火也没了往日的风采,打出的战役只能勉强说得上是中规中矩。

  她支着疲倦地身子回到嘉世,就看见倚在自己房间前显然等了好些时候的黄少天。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你藏匿了很久的心事,到头来才发现其实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在你的身边陪伴。

  苏沐橙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她想了想,还是弯起了嘴角:“嘿,少天。”

  她牵强的微笑牵动着黄少天的心底一齐抽痛着,他皱了皱眉,突然燃起了想再次拥她入怀的冲动。但是这次没有冷风吹慢他的反射弧,刮来所谓的鬼迷心窍,黄少天清楚的明白这是不行的。如今媒体的捕风捉影哪能容得下什么友情呢?这个拥抱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更何况,这可是他念念于心底的爱啊。

  黄少天沉默了。

  随即,他又笑了。

  “苏妹子。”

  一切自然是这样最好,假装无关紧要,假装从不知晓,给她悲伤的心事最好的尊重,也省得旁人的多嘴多舌。

  好像都做的很完美很到位了,就差一个道别一个全身而退。让自己持续了数年的暗恋继续销声匿迹,让自己不眠不休前来寻她的事封锁在心底的柔软角落里。

  她不需要知道。

  他不要她负担。

 

  苏沐橙的眼泪来的猝不及防。

  其实她一开始没想哭的。忍了那么久的悲伤,要说再憋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黄少天一改往日的聒噪,这样细心,这样贴心。一直以来的憋屈好似终于有了个突破口,让她可以尽情地发泄出来。

  她觉得黄少天此刻大概是会慌了手脚的。

  隔着朦朦胧胧的眼泪,苏沐橙果然看见了黄少天露出苦恼的神色。

然而下一秒他却冲着自己晃了晃手,踌躇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外面还挺凉的,要不就进屋里哭吧。”

 苏沐橙想,她大概就是这样喜欢上了他吧。

 

  黄少天有些脚步虚浮地走向立在舞台上的苏沐橙。

  婚纱白的耀眼,衬着女孩如雪的皮肤,长发偏偏,妆容淡雅,人们都说穿上婚纱的女孩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黄少天觉得这是再对不过的了。

  毕竟,这是他的女孩啊。

  这么想着,黄少天突然又有了些底气。

  “连结婚都这么怂,也亏你们互相暗恋了那么多年。”第一次见到穿着西装的叶修,尽管显得一表人才,但嘲讽的语气依旧是实力毁气氛。

  “去去去。”人都娶到手了,黄少天也懒得和自己的大舅子废话,他牵过苏沐橙特神气地取代了叶修站在沐橙身旁的位置,“叶大舅子,你可以下去了。”

  叶修在“要不要现在收回同意他们结婚的决议”中沉默半晌,最后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待她,祝福你们了。”

 

  这场婚礼办得还算中规中矩。毕竟老一辈的也都在场,也不能全部都是网游的影子,所以必要走的流程还是要走。

  比如挨桌地敬酒。

  职业选手都不太能喝,所以大家也都表示理解以饮料代酒。但是自家亲戚这边就不太好蒙混过关了。尤其是黄爸黄妈,本来以为自家儿子干什么不好偏要打游戏怕是要一辈子打光棍,结果才这几年就领回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两人都高兴得不成样,抓着黄少天在亲戚面前一杯一杯往下灌酒。

  结果喝得迷迷糊糊地黄少天那着个话筒就冲上舞台。

  “黄少天要直播表演影分身?”张佳乐莫名其妙。

  他开口了,是一首粤语歌。说实在的黄少天歌其实是唱的不错的,尤其是他这种港普得心应手的粤语歌。旋律淡淡的,乐音绵长的,满满都是真心,都是爱。

  “这不是黄少天之前唱过好几次的那什么情歌吗?不错哟。”楚云秀侧头,才发现好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舞台边缘。

  “沐橙。”曲毕,黄少天站在舞台上往下看,明媚的眸子流光溢彩直勾勾地盯着苏沐橙。许是喝醉了,笑容还带着许些傻气。

  苏沐橙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候他的下文。

    

  “要天长地久。”

  “要白发苍苍。”

  

  我和你。

end.

评论(1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