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狗崽/11H】醉

元宵快乐!!

依旧是无脑发糖x

来自阿妈对自家的狗子与崽子的爱意!



当妖狐闻到大天狗身上浓郁的酒味时不经皱起了他好看的眉。果然,在听到大天狗不同平常的急促的敲门声时他就不应该去开门。

  大天狗喝醉了。

  酒不是什么好东西。深知这个道理的大天狗在平常总对其保持着疏远的态度,而今儿个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滴酒不沾的他却喝了个烂醉。念此,妖狐也开始默默思索起近些天来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是。

  但显然,面前的人并不想让妖狐继续分心下去。大天狗一把拽住妖狐,把好看的眸子一眯,露出了一个醉醺醺的笑容。

傻得冒泡,妖狐暗自腹诽着,却还是内心一软拉过他的手,把他往肩上架。

  “妖狐······”大天狗将头靠在妖狐的身上,凭着残存的理智支撑起身体的一部分,让自己不至于压到面前娇小的人,“汝可知道吾为何要喝酒吗?”

  “为什么啊?”妖狐没好气地答道。

  “因为······”大天狗打了个酒嗝,被自己的酒味熏得也皱了皱眉,才晃过神来,继续慢悠悠地说下去,“吾今天在街上遇见了酒吞童子,受他邀约到了一个酒馆中吃食。他心情不太好就让吾陪他喝酒。”

  “吾一开始是婉拒的。但他说酒啊是个好东西,一醉解千愁。”似乎为了增加可信度,大天狗摇头晃脑地模仿起酒吞的醉态。

  “所以你就跟他喝了?死酒鬼,改天小生就找他算账。”

  “不是······”大天狗醉地迷迷糊糊的,将脸颊靠上妖狐柔软的毛发一遍一遍地蹭着,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蹭着自己喜爱的玩具,“吾还是拒绝了。酒吞童子就看上去有些遗憾,也没有强求吾,就自己一大碗一大碗地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酒吞童子就迷糊地开始絮絮叨叨地唠起一个叫······叫红叶的女人。他看上去是真的很喜欢她吧,一遍一遍的跟吾讲起他们的相识,相知,却独独没了相爱。吾有些难过,便陪他喝酒了。”

  “那酒真是清冽啊,吾还记得它没过喉咙时的一丝辛辣味。吾这才发现酒吞童子他骗了吾,明明越想忘记的事,醉后却越是清晰,越是清晰就越是悲伤。吾有些生气,便走了。”

  像是个汇报完情况的孩子,刚说完话他就又弯下了身子,埋进了妖狐的毛发。

  妖狐痒得缩了缩脖子,却没能阻止他的动作。只能有些疑惑地发问:“想忘记什么?”

  “忘记汝。”他的声音没来由地低沉了下去了,像是个即将抹去光芒从夜空中滑落的星星。妖狐猛地转过头却发现他弯下了眸子,看不清他的神色。

  “汝是吾的恋人,唯一的。”大天狗没有等妖狐发问就继续说了下去,“可是吾却不是汝的唯一。吾或许是有些小心眼了罢,但是汝······”他突然抬起了头,神色竟带着些委屈,“跳跳妹妹、萤草······寮里近乎所有的小姑娘都和汝有关系。吾·······吾又算些什么。万一哪一天汝就这样走了,吾就一定要先学着忘记汝。”他的表情居然还有些决绝。

  若不是看着他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妖狐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前些见他严肃的模样还以为发什么了什么大事,如今竟只是同小孩子吃醋罢。妖狐舒展了眉头,张开手臂,轻轻拥住了大天狗。用唇在其耳边摩挲着,语调带着些调侃的意味:“小生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没想到英明神武的大天狗大人也会同几个孩子吃起醋来,倒还真是让小生开了眼界啊。不过,天狗大人这也未免太不自信了,毕竟只有您绝世的样貌才配与小生不是么?”他不紧不慢地调笑了几句,最终还是收敛了神色。

  “大天狗大人于小生,是最过耀眼,追随一生的星辰。如今近在咫尺,小生又怎么会轻言放弃呢?”他撇开玩世不恭的外壳,剩下的,全是这狐狸的一片真心。

  温热的吻来的猝不及防却又理所应当。同平时的激烈不同,两个人都放慢了动作,任舌尖在一片湿润中共舞,情不自已。

  吻地迷迷糊糊的妖狐被恋人抱起来平放在床上时,突然就想起了前些日子神乐大人看的《独孤六讲》中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是被劈开的两半,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而有的人却一生都找不到。

  妖狐的大腿夹住了大天狗的腰,用力迎接着他的到来。他在疼痛中发出呻吟,耳边是大天狗的喘息与一遍一遍的:“吾爱汝。”

  这是何样的真心。

  妖狐想,他的另一半就在这里了。

  “我也爱你。”他将自己的头埋进了恋人的臂弯,说。


评论

热度(62)

  1. 奉为羽秀唐菓 转载了此文字
  2. 狗崽搞事大队唐菓 转载了此文字
    第十一发!我不管,就要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