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岁月还长,你可愿与我共赏花香?

唐菓。
all橙all香,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黄沐】撩

不良沐*好学生少天的神展开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就,继续?


  


  ——“我叫,苏沐橙。”

  阳光热烈而晃眼,闷热地令人烦闷。而黄少天作为学校的风纪委员,不得不尽职尽责地在校门口查考勤。

看,又来了一个迟到的。

黄少天抬头,映入眼中是个清清雅雅的少女模样,违反规定染过的栗色长发温顺地别在脑后,明显剪裁过的校服勾勒出她修长的身姿。明明是个不良学生的典范,却硬是显现出了乖巧可人的好学生样。

  黄少天轻咳一声:“同学你迟到了哦,还有你这头发虽然是挺好看的但是违反规定染色就是不行的了。”他的余光小幅度的在她修整过的百褶裙上掠过,“名字,班级?”

  “我叫,苏沐橙。”少女声线轻软,她歪着头,明媚的阳光给她镀上了一层金色。她本就好看的面孔扬起了浅浅的笑意,温温柔柔,黄少天一时间就看呆了。

  黄少天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融化在这个微笑里了。

 

——“做我男朋友吧”

“黄少你看你女神啊。”不知是谁突然扯着嗓子吼了句,本来还闹哄哄的蓝雨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去去去。”黄少天嘴上嫌弃着,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走向班门口。果然,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正朝着自己走来,“嘿,苏妹子!什么事啊。”

苏沐橙显然也看见了黄少天,冲他挥了挥手。栗色的头发这几天染成了淡淡的金色,别致地用蝴蝶结扎了一个“丸子”,显得俏皮可爱。

“少天。”苏沐橙笑眯眯的看着他。那不是第一次见面时温温婉婉的笑容,它带着许些狡黠,令苏沐橙看上去就像是个诡计多端的小巫女。

“怎么了?”黄少天一看到这个笑容就知道没好事。

“做我男朋友吧。”

······

“哈?!”

蓝雨班沸腾了。

反应快如黄少天,硬生生地就卡在原地死机了。

苏沐橙体贴的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见他没有反应,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那我就当你答应咯,男朋友?”

她故意拖长了最后三个字,惹得黄少天萌动的春心一颤一颤的。

“靠,死女人。”

明知道她只是逗自己玩,黄少天还是很没有骨气地脸红了。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苏沐橙你····”校园外的大排档人声鼎沸,却掩盖不住黄少天像是要蹦出胸膛的心跳,“在开玩笑吧。”

“照你说的,逗你玩啊。”苏沐橙理所当然地摊摊手,“我要吃小龙虾。”

   虽然是被逗了,但黄少天却像是明显松了口气,他把小龙虾的碟子往苏沐橙哪儿一推:“吃吃吃吃吃,肥死你。”

“你剥啊,看着我干什么。”察觉到他变化的情绪,苏沐橙的笑容突然就多了几分玩味。

“靠靠靠靠苏沐橙你逗我玩就算了剥虾是几个意思,我黄少天是给你使唤的吗?”

“恩?”苏沐橙居然还特别认真地歪着头思考了下,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黄少天一世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英明,在苏沐橙下毁于一旦。他认命地坐下,剥起小龙虾。

“哎,黄少天。”苏沐橙难道一本正经地撑着下巴盯着他。

“干嘛。”黄少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难道真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苏沐橙猛然起身,带着那意味不明地笑意,缓缓凑近黄少天。

可怜黄少天的大脑,一天内又短路了一次。他怔怔地看看一点一点放大的精致面孔,心脏里好像有一只成年雄驼鹿喝醉了似在他宽广如西伯利亚大草原心上的乱撞。

“啪嗒。”手里才剥了一半的小龙虾掉在了他的裤裆上:“老老老老师说我们不能早恋!”

“噗嗤。”苏沐橙刚刚的调侃之色全然演变成了无休无止的笑意,“哈哈哈哈哈哈。”

“别,别笑了。”黄少天清楚地从苏沐橙剔透的眸子里看见了脸红成柿子的自己。

 

——“那我再说一次”

学校旁的小巷子很好的遮蔽住了阳光。

黄少天被摁在巷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知是为何,平时井水不犯河水的不良生们一下课就将他围堵,硬是拖到了小巷中。一个两个还好对付,但面前的人多得好像包揽了全校的不良生。

“我说你们到底要干嘛。”被抓过来强行在墙角蹲了半个小时的黄少天开始不耐烦了,“劫财劫色麻烦快点啊。”

“别废话。”兴欣班的包荣欣吓唬似的挥了挥手上的板砖,“你乖乖蹲着就好。”

“来了来了。”雷霆班的戴妍琦兴奋地跑过来通风报信。

谁来了?黄少天抬头,人群自动散去,那个熟悉的少女映入眼睑。

“嘿!沐橙!”他就像看见救星似的忙朝她挥了挥手,她自然是知道苏沐橙在这群不良生里面的威望的,便很乐天派地以为她是来救自己的。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被很粗暴的扯起,摁在了墙壁上。

“黄少天。”苏沐橙强迫地将他摁在身下,令他仰视着自己。本来温温柔柔的模样,此刻带上了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嗯嗯嗯嗯我在听。”黄少天楞了一下,不太理解这剧情的神展开,下意识就有些紧张

“你还记得我上次说了什么吗?”

“那个上次?”

苏沐橙狭长地眼微微眯起:“那我再说一次。”

她俯下身,凑近他的耳边。

温热的吐息在耳边重复。

依旧霸道地不容拒绝。

“我喜欢你。”

“你答不答应?”

FIN.

 

 

  小巷外传来了雷霆班的小姑娘一声欢呼:“沐沐姐好帅哦!我这就去找我们班长!”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