菓粒橙然翁

企划还有一两篇,发完就去老实读书了

被踩雷薛定谔的屏蔽推荐/取关/拉黑

❣️头像来自@飞絮 太太的抽送,不要用

【瑞凯】玫瑰引力

  

    收录于《纸短情长》,感激喜欢

    是奇奇怪怪的娱乐圈pa,黑柠太太的配图无敌美丽

    新年快乐,一月混更中


    *警告



    00.

    任何物体之间都有相互的吸引力。

    ——牛顿


    01.

    分手后的第四年,凯莉去看了格瑞的演唱会。

    那个总不苟言笑的少年好像终于被时光磨平了些棱角,聚光灯下的笑容温柔又动人。基数庞大的粉丝挥舞着专属应援灯牌,欢呼声如潮水,愈发显得凯莉的格格不入。她带着口罩和鸭舌帽,一言不发地盯着大屏幕,舞台上的格瑞顺应粉丝的欢呼带来安可曲,他换了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却让凯莉恍然有些人天生就该成为人群的焦点。

    凯莉忽然想起刚出道的那个晚上,她与格瑞并肩立在舞台中央,礼花没完没了地飘,她的舞台妆被泪水打湿狼狈得很,却藏不住满心欢喜地扭头问:“我的未来也会这样繁花似锦吗?”

    格瑞抓紧了她的手:“我一直在。”

    十九岁的凯莉拥有满腔纯粹而炙热的爱,她在漫天彩带与金粉中不顾一切地拥抱了格瑞。她同样过分理智与果断,在氛围融洽的双人早餐后不顾一切地向格瑞提出了分手。

    或许是习惯了被动接受凯莉的决断,或许是不善言辞不愿多谈,又或许本就是正中他下怀。格瑞坐在他们一起买的实木餐桌对角,慢吞吞地将搅拌勺物归原位,然后说:“好。”

    此后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凯莉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他没有答应地那么爽快,如果自己再多加追问,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凯莉意味不明地笑了,大屏幕上的格瑞正向粉丝鞠躬致谢,她稍微拢了拢外衣领,随着人潮退场。

    已成定局。



    02.

    凯莉在分手后一头扎进了工作,原来跟着女团行动时接通告还多有顾虑,等到限定团解散后便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往各种各样的工作上砸。她的定位是ACE偶像,在粉丝经济迅速发展的现今,青春饭早已无法永驻,凯莉不断活跃在各大综艺、社交平台,四年走来粉丝基数不断扩大,评价也都好坏参半,但好歹站稳了脚跟。

    粉丝心疼凯莉拼了命工作,可她自己知道,只有特别特别忙,她才不会那么想他。

    凯莉正在久违的假期,来看演唱会并没有带助理,因此被路过的粉丝发现也算情有可原。出口拥堵着一大群粉丝,凯莉不得已折返,打算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凯莉小姐?”

    凯莉下意识顿住了脚步,陪伴格瑞多年的助理是再熟悉不过。她的左胸腔瞬间狂跳了起来,明明理智一遍一遍驱赶身体迈开步伐,她却好像在原地生了根,一动不动。

    小助理跟着格瑞是他们在一起以前的事了,他一路看着两人合合分分,这些年格瑞的状态也全都看在眼里,但想到凯莉的态度便心有不忍不愿多说,这回竟在演唱会现场撞上了正主,说什么都要凯莉留下。

    “凯莉来看格瑞演唱会”不知是被哪个粉丝传了出去,凯莉现在的状况称得上进退两难。她被拉到了较为偏僻的小角落,小助理恨不得把到场的所有媒体给她背一遍,喋喋不休地诉说着她现在露面的坏处。

    凯莉用来冷静的时间不过片刻,抱着手臂坚定地摇了摇头,她一面往人潮之处张望,摆明了“你随便讲,我随便听”的态度,听完人群说不定都散了,算打发等待时间。

    但事实证明这是凯莉活着的二十三年里最背的一天。

    凯莉曾想过无数个与格瑞重逢的假设,或在某大颁奖典礼,或在无法推脱的共同综艺节目录制现场。但绝不是现在,她没有穿香奈儿小黑裙,也没有涂Mac dive,随意打扮的日常妆看得见淡淡的黑眼圈,被鸭舌帽折腾一遍的头发甚至还乱糟糟地飘着。

    太狼狈了。

    凯莉如同置于冰窖,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她听见格瑞叫走了助理,站的不远不近,恰巧是自己听不到的距离。细微的气音断断续续,等到谈话戛然而止,凯莉才发现自己出了一手心的汗。

    你完了。凯莉忍不住在心底下定论,她曾在每一个午夜梦回演绎再次见到格瑞的反应——她会冲他颔首,嘴角的弧度是恰到好处的得体,然后字句清晰地跟他招呼,跟他寒暄。可现在,凯莉惊异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完成大脑下达的任何一个指令,无论是出言问好抑或转身就跑。

    凯莉只能看着结束谈话的格瑞一步一步朝她走来,他依旧是出众的,走在灯光昏暗的走道都能硬生生拽出光来。

    “我送你回家。”格瑞的语气一如他眉宇间平淡,他自诩自制力惊人,却忍不住凝视着凯莉。她这几年独自努力成长了不少,体型上却还是娇小得一个手臂就能揽入怀中——是不是又被工作室逼着减肥?格瑞不由自主地捏了捏眉心,他无法抑制去关心她。

    凯莉不出声,算是默认了跟他走。他们默契地维持着一前一后朝外走,凌晨的夜风很凉,小助理在围栏外冲他们招手。凯莉盯着格瑞没有半分遮掩的颈脖片刻,最终只默默缠紧了自己的围巾。

    上车后凯莉报了个地名便紧盯手机再未出声。格瑞坐在靠窗的另一侧亦不言语,投过去的视线却仿佛要将凯莉灼伤。

    他经常想起分手的那个早晨,凯莉做事向来充满仪式感,她就着均匀涂抹果酱的面包,慢条斯理地喝完特调美式,却没有如往常一般苦得皱眉然后探头来咬一口格瑞的吐司,她只是过分理智地、一字一句地向格瑞宣告分手的讯息。

    自始至终格瑞都没有提出一个疑问,他爱凯莉,所以比任何人都清楚,凯莉太漂亮,也太残忍。

    分开的这几年格瑞一直都在关注凯莉的动向——例行的微博自拍,宣传的综艺节目,推广的品牌广告……他近乎病态地用有关于凯莉的一切来抑制日复一日滋长的思念,理所当然的无用。他也会拜托助理每隔一段时间向安莉洁或是艾比旁敲侧击凯莉的近况。艾比说话直来直去,就问格瑞是不是还喜欢她?格瑞没点头也没摇头,场面尴尬了片刻,好友金才跳出来打圆场,也不知道冠冕堂皇的理由骗了几个人。

    喜欢啊,格瑞甚至悲哀地想,喜欢得快要死了。

    他的温柔如斯,他的轰轰烈烈,他最纯粹最热烈的感情全部都给了她。

     你说怎么办?



    03.

    格瑞第一次遇见凯莉,是在四年前的一场大型女团生存类节目上。彼时格瑞刚摘得金曲奖桂冠,他生得好看,流量和当红偶像不相上下,便当仁不让作为vocal导师成为节目的一大噱头。而凯莉,正是101个练习生之一。

    照理来说,这类节目的导师与练习生都不过是镜头前逢场作戏、各取所需,格瑞与凯莉绝对称得上是意外中的意外。

    101个人的初次评级要求一次录制完成,因此等到凯莉出场已经是后半夜了。凯莉是舞蹈专业的学生,评级时跳的曲目难度算高,特点也出挑,没什么悬念地拿了A级。

    唯一一点小插曲,是凯莉做舞蹈收尾动作时不符主题地并拢双指,比了把手枪,然后朝格瑞“bang”得比划了一下——旁人视角看凯莉不过是朝着评委席,但格瑞却执拗地认为她是朝向自己。

    再往后的交集不过是节目中的例行上课与专业知识指导。凯莉是称得上A等级的女生,各方面的业务能力都不差,舞台上更是优秀与耀眼,直接稳坐了六期第一。

    人红是非多,在凯莉空降各大热搜的同时,她父母双亡的身世被毫无遮蔽地曝光在了大众面前,经由屏幕后一双双恶意的手推波助澜,事情很快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天是大年三十,放假回家过年是不可能的,节目组还算良心地让各位导师给练习生们送去饺子和新年祝福——自然免不了被作为新素材一番拍摄,等到各个工作组收工,格瑞才惊觉一直没有看到凯莉。

     节目组在城郊租了两栋楼作宿舍,并对练习生有着明确的外出规定,像刚刚那样的录制是不可能放她们离开宿舍楼的。他旁敲侧击地询问了凯莉的舍友,后者只是给格瑞了看了当时的微博头条,名为“凯莉父母双亡”的词条明晃晃挂在榜首,还跟着一个红艳艳的“爆”。

    网络暴力算不上什么新鲜话题,每个明星多多少少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毕竟现在是网络社交平台快速发展的时代,你无法要求每一个人都喜欢你、夸奖你,更无法阻止那些名为“职黑”的人用最扭曲下作的言语抨击你。

    这些话在凯莉试图踏入这一行时前辈就同她说了明白,她性子傲,所以总是付出十倍的努力要自己做到最好,要自己不留下半点余力供他们诋毁。身世被揭开也算是意料之中,她用不断成长安慰自己一定会顺利渡过难关。可当直面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时,她依旧无法克制近乎崩溃的浑身颤栗。

    凯莉托辞身体不适从录制现场溜了出来,等格瑞在安全通道找到她,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凯莉坐在第三级台阶上,唯一的亮光来源于明明灭灭的手机屏幕。

    格瑞走过去抽走了她的手机,试探地喊她姓名。

    一直呆愣愣的她似乎被那一声“凯莉”惊到了,她没有去抢回手机或是跟格瑞打招呼,只是猛然站起身对着墙壁干呕了起来。她的指甲抵着墙壁,仿佛再用点力就能陷进去。但很快,这些声音通通变成了细小的呜咽,肉体的疼痛与精神的压迫折磨得她喘不过气。

    格瑞复杂地盯着她看了一会,走上前去帮她顺气。

    “你来干什么?”凯莉的声音哑得很,她没去接格瑞递来的纸巾,只是抬起头看他。

    “来找你。”格瑞摸着手机打开手电筒,凯莉已经重新坐回了台阶上,闻言沉默地看了眼格瑞,又默不作声地把头缩进了膝盖,整个人蜷作一团。

    格瑞说不清楚自己那时怎么想的,他的手电灯光特意避开凯莉照在她周围,然后他也轻手轻脚地坐在了凯莉身旁。

    “喂……”他留下的让凯莉感到难堪与恼火,她飞快地抬头质问格瑞想做什么。

    格瑞已经关闭了手机的手电模式,但他却能想象出凯莉平视自己时微抬的下巴与瞪得圆圆的杏眼。

    “凯莉,每个人都想要做望众瞩目的玫瑰,但不全都能独自经受寒潮。你想要成为玫瑰吗?”格瑞稍微整理了一下措辞,“要相信收支守恒定律,你所付出的努力都不会白费,你所经受的寒冷是为了明日的光明。”

     凯莉愣了一下,笑了:“篡改名人名言?还够扯的,那些科学家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格瑞没说话,她抬起手肘戳了他一下,“喂,你不会真的去思考诈尸的可能性了吧?”

    “没有。”

    “真冷淡。”凯莉的心情好像高涨了一些,她将下巴抵在膝盖上,明知什么都看不清,却还是紧盯着格瑞的方向,“按理说,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说点自己的故事开导我一下,比如你也被那些喷子……”她猛然停顿了一下,声音一点一点小了下来。

    “没有。”一模一样的冷淡音调让凯莉几乎怀疑格瑞在重复回答方才的问题,她在黑暗中毫无顾忌地翻了白眼,心想这个人还真是莫名其妙,亏自己刚刚还稍有改观。

    凯莉没有说话,坐着的另一次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软绵绵和冰凉凉的触感贴着脸颊传来,她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软绵绵的是纸巾,冰凉凉的是格瑞的手。

    他这是担心自己又哭了吗?

    凯莉轻轻抓住那只停在半空中的手,连着纸巾一起退了回去。她的音调不高,但能听出轻快活泼:“我才没有哭。我要做玫瑰啊,是吧,格瑞老师?”

    最后四个字咬得格外重,格瑞对着她的鼻音发了会呆,然后也轻轻笑了起来。



    04.

    格瑞和凯莉的关系就是在那时好到了一个啧啧称奇的地步。

    或许是被格瑞见到了最难堪的一面,又或许是从他口中得到了鼓励,在镜头拍摄不到的地方,凯莉常常会偷偷往格瑞手心塞一颗明令禁止携带的奶糖,又或者拖长着音调同他分享今日谁谁谁又怎样云云。

    每当这时,格瑞就会朝她笑。不笑还好,一笑凯莉就会夸张地遮着他的眼睛,调侃地说他怎么比某某某练习生还要红颜祸水,11人团我看比不上一个格瑞。

    真的比不上?格瑞去挡她的手,眉眼笑意愈浓。

    真的真的比不上。被格瑞捂着的手烫得要命,凯莉别过脸,煞有其事地清了清嗓,说他现在这副样子要是被摄像机拍下来,估计立马能空降热搜第一。

    说完凯莉自己就笑开了,在练习室里边回味边蹦蹦跳跳一圈以后,才后知后觉、装出副可怜兮兮的样,去请求导师本师不要公报私仇。

    总决赛舞台凯莉当仁不让夺得了C位,结果拿到视频才发现C位承包了整首歌的音最高的部分。凯莉唱歌的声线在女生中偏低,她打着全能ACE的标签,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好,那非高音莫属。

    那段时间格瑞还算闲,每天晚上都过来抓一抓她的vocal部分。在专业领域上,格瑞出了名的严格,当凯莉第五十二遍被示意“不ok”,她几乎要给这个祖宗跪了。

    她最后一撇嘴直接躺在了练习室地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救救孩子”的悲惨气息。

    格瑞一向不吃这一套,喊了几遍没反应就起身上手去拽她。凯莉快一米六的个子娇小得很,倒是格瑞拽人的力气使得过大,差点把她整个人带离地面。

    凯莉思考了半晌与他胶着对抗的胜算,然后特别大丈夫能屈能伸地泄了力。

    一直拽着她的格瑞被突然的泄力作用得一踉跄,眼看同样平衡不稳的凯莉的就要往后跌,又下意识要去抓她。结果是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突然一紧。

    天旋地转。

    格瑞将凯莉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抵在了练习室的镜面上。后者轻轻惊呼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仅没松开揽着格瑞颈脖的手,而且毫不避讳地直勾勾地盯往了他。

    他们离得极近,温热的呼吸在萦绕纠缠在一起,是气温急剧上升的罪魁祸首。格瑞的手扣着凯莉的腰身,她抬起头看,就能撞入他深邃动人的眼。凯莉的目光描摹着他的面庞,自上到下,循环往复,心底像是有什么在悄然改变,又好像有什么要脱口而出。

    这些凯莉都不想管。

    她只想吻他。

    于是凯莉笑了起来,前顷去吻格瑞。

    蜻蜓点水式的触碰过后,凯莉后退,嘴角挂着恶作剧得逞般的笑望向格瑞。

    格瑞没有说话,目光一直没离开凯莉,他似乎是叹息了一声,忽然低头吻住了她。不同于方才简单的唇瓣相贴,格瑞的吻绵密又轻柔,顺着唇齿流连至脸颊、颈脖,像是对待一件珍宝一样的细腻。

    凯莉的心像是戳破了五六七八个口子,往外流的是蜜,痒得很,忍不住呜咽出声。

    “我爱你。”

    不问缘由,不计得失。

    他们也曾爱得奋不顾身。



    05.

    凯莉到家时午夜已过。

    洗漱时没太注意,一捧凉水直接驱散了全部倦意。她的洗面奶还没冲干净,闭着眼摸索毛巾,却摸到了一条项链。顺着细长的链子一路向下,首端坠着一块雕工精细的饰品,指尖甚至能沿着纹路一圈游走。

    哦,是格瑞送的项链。

    凯莉近乎机械地重新拿到毛巾擦干脸,然后盯着项链出神。

    在一起之后格瑞难得玩惊喜,闭着眼再睁开,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条玫瑰项链。“去做玫瑰吧。”当时格瑞一边说,一边为凯莉带上项链。

    凯莉忽然魔怔般地拿出手机,她有删微信消息框的习惯,凌晨一点半,界面上明晃晃地停留着一个永远置顶的名字。

    格瑞。

    凯莉没删他的微信,清内存时也没舍得重置记录。格瑞最后一次发给她的消息是一条语音,那时凯莉正在某个太平洋群岛上拍团内的新曲mv,倒了两天时差顺带录了团综素材,她在一个下午算准了国内时间给格瑞道了个“晚安”。

    凯莉点开那条绿色的语音。

    “晚安。”格瑞的声音一如既往低沉却温柔,字句故意般啜着笑,听起来心情很好。

    “晚安。”

    “晚安。”

    ……

    为什么会分手呢?她恍惚着想。

    格瑞是舞台上天生的王者,他年轻,有天赋且努力,一定会有长远且辉煌的未来。他应该被追捧爱戴受到万千瞩目,而不是被贴上“潜规则练习生”的标签,被动面对网络上的流言蜚语。

    所以当出道那晚的亲昵被恶意引爆、大肆宣扬时,凯莉头一次没有抓紧他的手。她怎么样都好,却唯独不愿拖累他。

    所以她一声不吭,一言不发,推开了格瑞。

    后来的很多个没有格瑞的夜晚,凯莉会不习惯,会失眠,会回忆,会想念,会辗转反侧,却唯独没有哭过。

    “晚安。”

    凯莉眨了眨眼,关上手机。

    “晚安。”



    06.

    心情不好也要工作。

    《我们恋爱吧》是一档明星假扮情侣的热播综艺,每一期都会邀请四位男女嘉宾两两组队,在指定的约会圣地根据节目组定下的任务,进行小组pk。这档节目时下红火,而凯莉首次参演的电影即将上映,工作室就干脆将她推去好做一波宣传。

    录制综艺的大致流程和互动剧本两天前就到了凯莉手上,不过一直没抽出空去看。跟她搭档的男嘉宾是当红鲜肉,这次也是抱着新专宣传的目的来的。

    凯莉洗漱完毕后直接坐到了梳妆台前开始惯例的护肤与打底。她今天起的晚,早饭和助理说了就在车上解决,眼下距离助理抵达还有一段时间,她随手翻了翻A4纸装订成册的剧本,差点两眼一黑直接晕倒在沙发上。

    参与嘉宾一览明明白白地写着格瑞的名字。

    对此经纪人给凯莉的解释是,格瑞的新歌打算踩着这个月末发布,人家公司要求宣传自己也拦不住。也考虑到格瑞跟凯莉那样的关系所以拜托节目组没分在一个组,让凯莉放心自己玩自己的。

    放心个鬼!

    且不说出了名遗世独立的格瑞为什么会答应参加这种综艺,这不是要憋屈死她吗?

    小助理奇了,说你们都分手那么多年了,恩恩怨怨也差不多了吧,又不是跟你秀恩爱,怎么还憋屈上了?

    凯莉一口面包差点噎着她。

    还就因为不跟我秀恩爱憋屈了。



    07.

    录制场地是当地的一大游乐场,任务大致来说就是从一系列游乐设施中挑选六个,并在完成后去往指定地点盖章,首先完成的一组可以在最终任务中获得优势,而赢得最终任务则可以获得观赏钟楼上烟火表演的权力。

    按照节目组的剧本,凯莉一组首先挑选了过山车。

    “我们去做过山车吧。”听到格瑞的声音,凯莉惊诧的回过头——节目组安排的应该是完全不同的六个项目。格瑞在接触到凯莉目光的一瞬间也扭过了头,似乎笑了,冲凯莉微微点了头。

    什么啊……凯莉在心底直嘀咕。她不得不承认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四年前她能从格瑞的一个微表情里读出他的所思所想,现在她也能从一个眼神一个笑,读出他的安抚。

    使凯莉惊诧的原因还有一个——格瑞有晕车症。本来不值得担心,但格瑞的特殊体质经由高空这个媒介之后,晕车症状就会变得格外严重。这也是格瑞团队对这类刺激项目能免就免的原因之一,但这次显然没法躲过节目录播。

    凯莉同搭档说了些什么,走出录制场向助理要回了背包,她拿出被她塞在角落的晕车药,才又退回现场。

    她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情,或者说是期待,把晕车药塞进了走在前头的格瑞手里:“我问节目组要了热水,你等会进场先去找助理,虽然没那么快见效但好歹舒服点。”

    格瑞愣了一下,没有推辞。他吃完药回来时凯莉一组已经先上了过山车,节目组特意将两组分在两列车上,和格瑞搭档的女嘉宾已经在后一列上等他了。但他还是多走了几步跟凯莉道了谢,他的语气听上去很轻快,凯莉多看了他几眼,没想明白坐过山车哪里值得他愉快了。

    随后的几个项目进行的还算顺利,格瑞一组的项目似乎和凯莉一组一样,但节目组没有提出异议,凯莉便没有多说。

    当下进行的是一个福利项目,节目组邀请了专业的糖画师傅,任务也就是由男女嘉宾共同学习后完成糖画。

    格瑞的搭档是影视新生小花旦,走的是活泼可爱的路线,今天一身白裙看上去还挺仙,看完糖画师傅的演示之后,就叽叽喳喳在格瑞身旁嚷嚷开了。小姑娘估计也是接着公司给的剧本,和歌坛天王闹出点无伤大雅的粉红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等凯莉再次投去目光,女嘉宾就亲昵地抓住了格瑞的袖口,而格瑞仅仅挑了挑眉,算是默认了她的行为。

    说不吃味是假的,格瑞出道六年,和其他女星闹出过最大的绯闻也不过是“言谈亲密,眼神暧昧”,这还是娱记实在没什么好写专门来凑版面的,他一贯坚持敬业精神,与本职无关的事半点都不想理会,实在是业界的一股清流。

    至于现在这个状况,他怕不是把这个节目、这些互动也列进他的敬业范畴了。

    凯莉忽然温温柔柔地冲搭档笑了起来:“我们画一个玫瑰怎么样?”

    两组离的不远,凯莉置气似的把“玫瑰”二字咬得又重又大声。格瑞低着头,遂了女嘉宾的愿画她要的彩虹,闻言一直维持的认真情态才有了一丝松动。他朝凯莉的方向看过去,她不似开玩笑,要了把铅笔低头打了个底稿图案,

    凯莉将图片展示给镜头,格瑞瞧过去,竟神似自己送给她的项链上的那一朵。

    方才尚有些阴郁的心情仿佛迎接多云转晴,格瑞低低笑了,不动声色抽出被拽着的衣袖,又是一副认真任务的模样。



    08.

    最终场地定在了场内的水乐园。任务也简单,要求女嘉宾骑在男嘉宾肩上,通过用充气狼牙棒击打对方的帽子,最先消耗完对方的全部的三顶帽子即为获胜。如果说刚刚的一系列录制过程还只能算粉红,那么这个任务就是摆明了节目组要炒cp。

    方才暂时获胜的是格瑞那组,小花旦依照规矩获得了可以交换搭档的权力。

     摆明了是炒作噱头,没必要认真。凯莉并拢四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激起水花,她看见格瑞、小花旦和节目组导演在说话,然后格瑞突然回过身,直直朝凯莉走了过来。

    反应快如凯莉,竟一下没明白这莫名其妙的操作。

    凯莉蹲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格瑞走近,讶然地发出了一个感叹词。一直跟着自己的小鲜肉得令跑去跟小花旦沟通感情,格瑞没有多说话,自顾自下至泳池,然后示意凯莉骑上来。

    一直维持着标准营业微笑的凯莉成功地迎来了大脑当机,她费劲地把剧本在脑内过了一遍又一遍,反复核实确认并没有看到过眼下的状况。

    格瑞在泳池中微弯着腰,双手心向后,维持着即将护住她的姿态。摄像头对着这边拍摄了有一段时间,再拖延下去肯定是不行,凯莉心一横,骑上了格瑞的肩膀。

    被水打湿略有点滑,格瑞的手从凯莉的腰侧穿过去,牢牢锁住了她的手腕。

    “小心点。”

     腰间那股小心翼翼却又熟悉的力道令凯莉有些恍然,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她却笑得复杂不敢确定。

    凯莉一向奉“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为真理,并自负地将满腔爱意交由处置。这是他们分手的第四年,凯莉盯着格瑞的后脑勺犯昏,她想到无数个不眠夜的“晚安”,想到被挂着最显眼位置的项链,想到漫天金粉下的拥抱,想到最初的那个、轻若鸿毛的吻。最后,她的手轻轻搭在了胸口,时隔四年,它的鲜活跳动,承认了自己还是很爱很爱他。

    “格瑞,你是不是喜欢我?”

    凯莉是来自孤儿院的孩子,她从小就被迫学习认清现实,被迫选择狠决果断,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机会只有一次,选择获得的同时也面临着放弃一部分所属物。所以她一意孤行地揽下了全部的选择权,自以为是为了格瑞的前程做出退让,却辜负了彼此的一腔爱意。

    而这一次,凯莉将选择权交给了格瑞。

    她想要任性一些,无关是非对错,只想再次尝试去抓他的手。

    我喜欢你,你呢?

    所幸那人笑着抬起头,在四年后选择了爱情。



    09.

    “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说,任何物体之间都有相互的吸引力。你看,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年兜兜转转,我还丢不下你。”凯莉牵着格瑞沿着河畔散步,冬日的夜空难得一日明朗,抬起头就能看见漫天繁星。凯莉走一步跳一步, 故意没把剩下的话一口气说完。

    跟在她身旁的格瑞笑而不语,温声提醒小心脚下。

    “格瑞,我们是命中注定。”

    格瑞闻言一双桃花眸都潋滟起了笑意,他俯身去摸凯莉颈间的项链,花蕊嵌着宝石的玫瑰躺在手心间,被路灯一照,就撞出剔透的星光。

    “不对。”

    格瑞在心底悄声说。

    万有引力可以作用在任意物体上,而我自始至终都仅被你一人吸引。

    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机制有参考国娱综艺。


想说的都在free talk里说完了,我一直很喜欢又不太敢写瑞凯,参本文水平很不高,能被喜欢非常感谢,2019要继续努力!

爱凯莉,爱大家

评论(7)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