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不要看我的早年文章球球你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背景来自@脑手不对盘

【安凯20h/07h】我的西瓜分你一半

    “西瓜分你一瓣,爱要给你两半。”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迷修先生。


    和灰灰的联动 @性❤感❤美❤少❤女❤灰❤灰 

     安哥生日快乐!这次也是无脑傻白甜。

     歌词来自《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听见开门的响动时,凯莉正毫无形象地蜷缩在空调被里看她不知从哪搜罗出来的电影。全英文配音,全英文字幕,安迷修走进来时正巧挡住了主角甜蜜的亲吻,于是凯莉不大开心地从沙发上直起身子,露出了她细白的小腿。

    “晚上了吗?”她在漆黑的屋子里待了半天,声音含糊不清。

    安迷修应了一声,随后在墙侧摸索到了开关,待屋内亮堂时凯莉已经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洗浴室的门。他在四周打量,无论是茶几上着的薯片抑或滑落在地的枕头,都昭示着女主人一天没有出门的事实。

    安迷修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是他和凯莉恋爱的第四个年头,适逢假期,便一起买了机票飞往北美洲的某个海岸,美其名曰“感受夏天”。不过夏天实在太猛烈了些,据说“一天黑了一个色号”的凯莉小姐,在首日的旅行之后毅然决然放弃之后几天的阳光日晒。

    “太阳落了一半了,现在出去还能看见点晚霞。我跟当地的一对夫妇借了烧烤架,你一天没吃东西吧?”

    凯莉换了一身轻便的衬衫搭热裤,在镜子前头尽职尽责地抹着防晒。闻言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乐事不是东西吗!”不过她很快就又挽住了安迷修的手抱怨,“薯片好像在飞机上受潮了,难吃。”


    傍晚的海滩布满还未褪去的红霞,点染潮水成就了一片金黄,目及之处偶有粼粼波光。

    把自己晒成小麦色的白人走了大半,沙滩上多是像凯莉和安迷修这样摆弄烧烤架的旅人。凯莉百无聊赖看着安迷修跟当地人摆弄炭火,再后来干脆一个人往涨潮处踩水去了。

    安迷修本来就没指望凯莉能帮上什么忙,他盯着那道身影跑到临近的海滩,发现没再跑远,才又专心折腾起燃不着的木炭。

    “Is she your wife?”帮忙的白人大叔在他的一系列动作中了然地笑了。

    安迷修的动作顿了顿,他和凯莉依旧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他答:“She is my love.”

    炭火点着了之后的一切都好办。安迷修握着一根铁签在大叔的指导下串着肉块。大叔不知道从哪捞来了足有他脸那么大的章鱼,安迷修想起凯莉对这类海洋生物的忌口,于是又往签子上多挂了几块肉。

    凯莉跑回来的时候安迷修正把烤好的串码在铁盘上。她有些着急,安迷修从她的神情里就能看出,于是他下意识扶住了凯莉的手臂,示意她可以说了。

    凯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她穿出来的人字拖给冲到水里了。她随后意识到了这是个扫兴的话题,便摆了摆手说她自己回酒店找双鞋就来。

    凯莉还没走两步,就感到身子一轻,整个人跌进了安迷修的怀抱。他生得瘦高,抱起凯莉却毫不费力,甚至玩笑般得掂了两下,得到女生恼羞成怒的一声:“安迷修!”

    安迷修抱得紧,凯莉只要一抬头就能清楚地看到他被余晖镀得金黄下颚,然后是下移的唇、鼻梁,对上一双时刻浸满笑意的眼。他连带着嗓音都像是被西海岸的日光炙烤过,仿佛带着灼热的沙。

    “凯莉。”

    流畅的,熟练的,平铺直叙的。

    实在撩人得犯规,安迷修的浪漫主义不见得能成为教科书式的情话,却刚好每一句都正中凯莉下怀。

    被吃得死死的凯莉小姐低下头默默玩弄她的指甲,她的头抵在安迷修的胸口,隔着一层布料也能准确感知到内里不安分的跳动,愈是低着头倒愈显得欲盖弥彰。

    “安迷修,你放我下来呗。”凯莉试图商量。

    “不行,硌脚。”

    “……好多人在看,安迷修我尴尬你快放我下来。”

    安迷修看了眼某位外国友人,笑得风轻云淡,甚至把凯莉又往臂弯处掂了掂:“谁没有女朋友谁尴尬。”他这话说得理所当然,怀抱美人的姿势都显示出了几分得意。

    凯莉日常拒绝与安迷修聊天1/n。



    一路上磨磨蹭蹭,等凯莉换好鞋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

    安迷修站在门关处跟刚才的白人大叔通电话,挂断时凯莉正好搭住了自己的肩膀,用眼神表达自己的饥饿。

    “大叔在和他妻子过二人世界,我们就别去打扰了……”眼前人的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滑到了自己肩头,眼看还有下落趋势,“不过我问到了沙滩边上的酒吧,有简单的晚餐供应。”

    尽管如此,凯莉依旧没能提前太大的兴趣,反倒显得有些委屈,掰着手指细数安迷修在海滩上烧烤的东西,大有画饼充饥的架势。

    “我后悔了,我不应该为了一双鞋放弃烧烤的。”凯莉实力演绎痛不欲生。

    “可是那家酒吧有甜点哎?”

    凯莉实力演绎五十米冲刺。


    和国内的酒吧不大相同,蹦迪high歌被悠扬的民谣取而代之,中年老板挂着一把吉他扯着烟嗓跟唱,店内来往的客人不多也不少,刚好留给了安迷修与凯莉一角靠窗的位置。

    及时get到糖份使凯莉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她放纵自己的身体陷入了柔软的沙发,半眯着眼像是一只懒洋洋的猫。

    哎,真的有猫?安迷修定睛一看,一团毛绒绒的不明物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凯莉的怀抱,并保持着同款倚靠。

    他再朝凯莉望去,果不其然,小姑娘的眼睛“噌噌噌”就亮了。开始时凯莉还稍有拘束,甚至端着小心翼翼的姿态在猫背上抚摸,可惜这一切理智在小家伙一声软乎乎的“喵呜”里全数崩断,安迷修发誓在他们恋爱的四年间凯莉从未有过这样狂热而温柔的神情。

    “嘿,这家伙脾气倔得很,可不轻易让别人碰。”店主收了吉他靠在了墙角的沙发臂上,对着牵着猫爪的凯莉若有所思,“小姑娘注意啦,它还是个小孩。”

    安迷修下一秒就领悟到了店主的“是个小孩”意味在何,因为被凯莉握着猫爪的小奶猫突然踢翻了凯莉身侧的酒杯,澄黄的液体顺着凯莉屈起的膝盖毫不客气落下了大片水渍。

    犯了事的奶猫很皮地一甩尾巴走掉了,店主还偏偏要在这时不嫌事大地发出笑声,熟练地清扫狼藉:“见谅,见谅我亲爱的男孩女孩,小家伙或许感受到了喜事将近,想要随点彩礼呢。”

    安迷修身型一顿,并没有接话,只慢悠悠地望向凯莉。

    凯莉正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的衣裙,潮湿粘腻的触感极快地蔓延到了大腿根部,她烦躁地回忆了出门的短短几小时自己的bad luck,并合理猜测黄历上的今日写了多大的“诸事不宜”。

    “什么喜事?”凯莉带着理所应当的怒气回应道,却猝不及防被噎着了似的,停下了手上还在擦拭的动作。

    她和安迷修在半空中对上眼,他还是一直以来的姿态,脊背笔直地坐在那,什么也不说,就静静地望着凯莉。他的眼底像波澜不惊的湖,但溢满了凯莉自己都说不准的期待。

    是了,凯莉,他在等待你的答复。凯莉头疼地想,她再一次痛恨起自己在感情上的畏首畏尾,这并不是安迷修第一次作出暗示,或者说在一起的那么多年月日里他都在期待自己的一句话。

    可“我愿意”这样简单的三个字凯莉曾偷偷在心底安插描摹了百来遍,到头来她还是临场退缩了。

    “裙子弄不干净,我去一下洗手间。”

    凯莉甚至不敢看安迷修表情,落荒而逃般得躲进拐角的狭隘空间。

    凯莉有恐婚症。

    听上去像是当下快节奏生活中的年轻人或多或少拥有的常态,恐婚症源于对婚姻的不信任与安全感缺乏,说白了要么是不够信任自己的伴侣,要么就是彼此相处的时间太少。

    但凯莉很清楚自己不是的。安迷修给予了自己足够的时间,足够的包容与爱,他们早该在万人的祝福中步入婚姻的殿堂,但是没有,凯莉执拗地觉得双方间缺少了什么,自己缺少着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这个攀附在心头的疑问至今也没有纠结出个所以然来。耳畔这时传来一声猫叫,凯莉低头,才发现那只小奶猫竟也跟着她来了。

    凯莉倒不至于和一只猫怄气,她蹲下身轻而易举把猫搂进了怀里,才又推开门。

    在此之前,她察不可闻地叹了气。


    安迷修在调吉他。

    他不知怎么借来了店主的吉他,手法生疏地用指尖拨弄出一串旋律。他拘谨的模样让凯莉蓦然笑了,她想起大学的时候安迷修为了追自己,买通了舍友堵在自己回宿舍的路上,一遍一遍给自己弹同一首情歌。凯莉被单曲循环怕了,恳求他别弹了,于是他立马改口清唱,承包了学校一整年的笑点并跻身校十大表白名场面。

    凯莉想着就笑了,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与他临近的吧台。安迷修自然也看见了她,于是弹到一半的前奏戛然而止,他朝凯莉挥了挥手。

    “幼——稚——”凯莉拖长了字音回应他,不过依旧敷衍地挥了挥手臂。

    安迷修已然习惯了她诸如此类口是心非的行为,想接话也接不上来,干脆收回了视线继续拨动琴弦。

    “走过了人来人往
    不喜欢也得欣赏
    我是沉默的存在
    不当你的世界 只做你肩膀。”

    凯莉并不是第一次听安迷修唱歌,这个低沉却饱含温柔的嗓音曾无数次陪伴自己入睡,在唱情歌时内敛温和,像讲故事般一字一句要说给心上的女孩听。

    她抬头望向他,就像短短几分钟前在角落沙发电光火石的一眼,凯莉确信安迷修也在看她。

    “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
    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了勇敢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我没离开”

    凯莉向吧台的意大利小哥要了杯加冰薄荷酒,不辣,可她却好像酒劲突然上来似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理防线在逐渐崩塌,鼻头酸酸的,甚至有些想哭。

    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累呢?凯莉迷迷糊糊地想,明明彼此相爱,明明都害怕一疏忽就错过彼此,恨不得时时刻刻老老实实锁在手掌心,想着锁死了这一生还有下一世,他们爱情怎么就在婚姻上头退缩了?

    “陪伴你 一直到这故事说完”

    我想陪你一直走,直到我们的故事说完。

    凯莉走向安迷修的时候有人摁亮了灯光,在这个异国的酒吧里照耀一片光明。


    回去的路上偶遇了瓜摊,安迷修跟摊主比划了一阵捧回了两瓣西瓜。

    “就地解决?”凯莉晃了晃安迷修的衣角。

    安迷修用衣角领着凯莉往路边走,笑得开心:“就地解决。”

    安迷修和凯莉一人抱了一瓣西瓜盘腿坐在异国街头的人行道上。凯莉把头往安迷修的肩上靠,轻轻问:“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怪深沉的,说完凯莉就先笑出了声。

    安迷修眨了眨眼,没拿西瓜的手搂住了凯莉腰间,他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还真有想说的。”

    然后他又坐直身子。

    “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大学,每天都想的很多,想你,想自己,想未来。我当时想和你在漆黑的屋子里一起看完一部或许看不懂的电影,想在你身后光明正大地盯着你踩水给你擦一擦额头的汗,想在新年的零点抱住你说我爱你。我急着付出,着急得要把命都刨给你看,还想要把我未来的每一个后背给你,想让今后的每一曲吉他都为你而奏。而现在,我只想把这些有的没有的动词都去掉。”

    “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把我给你。”

    安迷修笑了一下,圈紧了怀里的小女孩。

    “比如,我想要像现在这样跟你分享每一颗西瓜。”

    “所以,凯莉,嫁给我吧。”

评论(2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