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爱与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黄沐】等天明

  原《记一次跨时空的邂逅》,取名废告急
  收录于《五八同橙》
  前几天有人说我是不是不爱沐橙了好久都没写她,并不是!!她还是我最爱的小姑娘,我填完隔壁剧组的坑我就回来(……)
  奶一口动漫版的黄沐……


  01.
  浓郁的晨雾笼罩着远处的湖,有风自那而来,吹得苏沐橙的两股马尾跟着摇晃。她看见路边不知名的花被卷落了花瓣,空气里氤氲的是绿树的香。
  这是1917年的杭州,国家局势的动荡不安丝毫没有影响到江南水乡的秀静。苏沐橙就在这样一个午后借来了邻居家的脚踏车,她要上街买哥哥需要的东西,顺便买菜烧饭。
  苏沐橙是个土生土长的江南姑娘,年幼丧了父母被兄长一手拉扯带大,生活艰苦却懂事得很,比如眼前的这家杂货铺,换作平常她是绝不会驻足的。
  说是杂货店也不尽然,这只是镇上人普遍的叫法罢了,但它和普通的杂货店又相差甚远,店面古香古色,倒像是那些地主家的姨太太才回光顾的店了。
  反正,不是她这种穷姑娘能消费得起的。
  苏沐橙看了两眼,扭头打算离开,可隔着老远还能飘来的熏香仿佛有魔力一般阻止着她的前进,她到底还是个好奇心未泯的小姑娘,拗不过心底“去看看吧”的声音。
  看看,就只是看看。苏沐橙说服自己,推开了门。
  “买点什么?”女人的声音很慵懒,从店铺角落的安乐椅上传来,就是老板娘了。
  苏沐橙自然没存着要买东西的念头,被冷不防一问,即刻有些尴尬:“不好意思,我不买东西。”她说罢打算离开,却不想那个女人忽得出现在她的身后,抚上她肩膀的手冰凉得令苏沐橙一激灵。
  “只有想买东西的人才会走进这家店。”
  莫名其妙!苏沐橙被女老板的笑意盯得发毛,急匆匆就想往外走。上天却偏不邃她的意,她的余光骤然扫过了杂货铺的货架,停留在了一个手镯上,那是一个镶着数颗水钻手镯,明艳无比。
  放在如此显眼的位置,可在她踏进店铺的时候却没有发现。
  苏沐橙还愣在那里,一旁的老板娘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笑了起来:“想要那个镯子吗?”
  邪乎的东西!苏沐橙立即想要拒绝,却发现不能够,因为她惊异得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发问的声音。
  “多少钱?”她颤声问。
  老板娘好似没有听到,兀自取下了那串手镯,将它塞进了苏沐橙手心:“价钱么,结束之后你来同我讲个故事,小本生意,婉拒讲价哦。”
  什么结束?什么故事?苏沐橙有一肚子的疑问还没有问出口,就被老板娘推搡出了店门。
  “最上面的水钻顺时针转三下,时间是一百年。”
  这是苏沐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她急切地回头,肉眼所及之处却看不到任何店铺的影子,可硌在手心里的手链带来的坚硬感又是真真实实的,令苏沐橙在艳阳之下没来由地自背脊蹿起凉意。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将手链摊平在掌心,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手链上的水钻盈盈地发着光,看上去和普通的并无俩样。手链中心水钻比两侧的都要大些,镶嵌在凹糟上,就像真的能移动似的。
  鬼迷心窍,苏沐橙想起了老板娘最后说的话。有什么答案似乎呼之欲出,苏沐橙秉着呼吸,小心翼翼转动起那颗水钻。
  一,二,三。
  江南的风依旧柔和,卷得地面上的落叶一齐滚动,杂货铺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街头,老板娘正端着茶盏悠悠品茶。她抬眼,方才苏沐橙站的地方被阳光晒得金黄,而那个姑娘却没了踪影。
  
  02.
  2017年的广州,高楼鳞次栉比,一同注视着端里在街头的不速之客。
  黄少天大着胆子翘了节必修,飞奔去网吧想与他念了整整一天的联赛共赴良辰,结果前脚才踏出学校大门,后脚舍友郑轩就发来了“亚历山大,主任开始严刑逼供我撑不住了黄少”的短信。黄少天站在街头握着手机挣扎半天,最后颇有壮士断臂气势地朝着网吧方向继续飞奔。
  正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别说教导主任连我妈都不能拦住我看WE夺冠的步伐,黄少天如是想。结果打脸来得很猝不及防,他马路才通过了一半,就猛得停在了中央,并且下意识地赶在红灯之前把身旁还愣愣的女孩拽回了人行道。
  “同学,你这是?”黄少天打量起被自己从车水马龙里捞出来的姑娘,年纪看上去跟他一般大,民国的学生装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从剧组里跑出来似的。
  苏沐橙的大脑依旧处于当机状态,黄少天见状还以为是她默认了自残的行为,憋了一路的话匣子突然打开,从关爱生命到希望永存,滔滔不绝就连心理辅导听了都要退避三舍。
  或许是被黄少天的废话扯回了现实,苏沐橙才渐渐明白自己如今的局面,她有些生气地瞪了眼还在长篇大论的黄少天,硬邦邦地丢下了句:“我才没有想不开!”
  奇了怪了!黄少天看着刚刚才被自己扯回来的小姑娘怒气冲冲地转头离开,心想她会不会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自残,毕竟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像自己一样的五好青年,他踌躇半晌,决定先把直播放在一边,转而跟上了苏沐橙。

  “你到底还要跟到什么时候!”苏沐橙忍无可忍地回头,就看见黄少天特别拙劣地躲在电线杆后面,事实上,他已经跟了她一路了。
  “哈…哈…”被苏沐橙抓了个正着黄少天下意识就想往回跑,他脑子飞快转,动意识到自己这是在拯救抑郁少女,又坦然了起来。
  倒是苏沐橙被他揣怀怜悯的眼神盯得更加气恼:“我都说了我没有想不开!”
  黄少天摆明了不相信,随苏沐橙一个劲瞪他。不得不说这脾气看上去不怎么好的姑娘倒是生了一双顾盼生辉的眼,连瞪起人来都带着灵动的光。
  “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说出来,我多多少少可以帮帮你,没必要寻死是吧……”黄少天锲而不舍地劝说。
  “我找不到回我家的路了,你能帮我吗?”被他问烦了,苏沐橙干脆一股脑儿全盘脱出了。
  料是黄少天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一下被哽得没辙,看着面前苏沐橙似笑非笑地神情几乎脱口而出:“那你到我家来啊!”
  ……
  “噗嗤。”苏沐橙笑出了声,心说这大男孩未免也太可爱了些,一面不自觉地放缓了口气:“好心人,我现在可以自己回去啦,你不用再跟着我了。”
  黄少天同她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或许是苏沐橙的笑容看上去真的不像是说谎,他最终勉勉强强接受了她的解释。但他还是有些担忧地打量了苏沐橙两眼,才挥了挥手与她告别。
  这回换作了苏沐橙站在原地目送黄少天离开,城市的黄昏映照出她已然柔和下来的眉眼,她的眼光与黄少天突然的回头撞在了一起。
  她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或许她踏进那家杂货铺,接受那串手链,来到这个城市,都是为了遇见他。

  03.
  苏沐橙发现穿越到现代是有一定时限的,比如上一次她就是在街头呆满七个小时才被送回了原来的世界。
  回到家中后,苏沐橙将手链放进了橱柜的角落。聪慧如她,尽管摸不清穿越的缘由,也明白这是违背万物常理,自己本不属于那个世界。
  可她却好似中了那串手链的蛊,一静下心来便满脑子都是那天的奇遇——“比镇上最高的房屋还要高的楼,新奇的服饰与不同于镇上来往的人,还要那个一口咬定自己要寻死的少年,他栗色的短发在那日的阳光下仿佛要发光。”
  就像是小奶猫在胸口一般,这个念头也一直在苏沐橙心头挠啊挠。一天的清晨,苏沐橙踩着哥哥离去的步伐,又一次转动了水钻。
  还是那个街头,来来往往都是忙碌的行人。苏沐橙四周张望片刻,看见了人群里的黄少天。
  黄少天显然也有些惊讶,停下了与友人的交谈朝苏沐橙走来:“哎,是你。”他显然想起了苏沐橙上回的话,因为紧接着他的话语就带了调笑的味道,“这次你能找到家吗?”
  他倒是生了副少年面孔,这一次,苏沐橙看清了他耳垂上的剑形耳钉。
  “黄少,这是你女朋友啊?”紧接着跟上来的是刚刚跟黄少天凑在一起的几个男生,为首的打量了苏沐橙两眼,坏笑着吹了声口哨。
  “去去去。”黄少天赶着那个男生,“你瞎凑什么热闹,去占个五人位,不然上不了分我可不管了。”
  那个男生显然还想再揶揄几句,却被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生拽住,最后悻悻地过了马路。
  黄少天目送他们远去,才又把目光回到了苏沐橙身上。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气氛一时尴尬,他挠了挠后脑勺,最后冲苏沐橙傻笑了两声:“别听宋晓的,他欠扁开玩笑呢。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沐橙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她即刻答道:“想问你有没有空,我头次来这个城市,想请你带我看看。”
  听上去就像个漏洞百出的谎言,但对于苏沐橙来说却十分真实。
  黄少天眼珠子盯着苏沐橙滴溜溜地转,最后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点头答应了她。
  苏沐橙看上去颇为开心,走在他身旁突然就变成了一只呱噪的小鸟,而以话唠性子著称的黄少天却难得无话,他们并肩走在城市的夜晚里,连路旁的霓虹灯在苏沐橙眼里似乎都是稀罕物。
  黄少天作为一个广州人也想不到什么该带游人去的地方,干脆拉着苏沐橙去了大学城旁边的夜摊。这一次他的想法没错,小姑娘十有八九都喜欢那些小巧的茶点,苏沐橙也不例外。黄少天这边还在思虑苏沐橙有没有什么忌口,她那边就跑到了隔壁摊对着咖喱鱼蛋流口水。
  等黄少天走过去问起来,却看见她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没有钱。”
  黄少天愣了愣,以为是苏沐橙没有带钱,马上接道:“没事!我请你。”她面有拒绝,但不等苏沐橙开口,黄少天就去买了两盒鱼蛋。
  递到苏沐橙手里的鱼蛋还是温热的,它们个头不大,挨个马在棕黄的咖喱汤里,苏沐橙原先在杭州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丸子,在黄少天催促的眼神下用竹签叉了一个起来。
  “哇好烫!”苏沐橙惊叫,鱼蛋含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她俯下身竟可能斯文地吞下鱼蛋,抬起头来才发现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端了杯咸柠七站在她跟前。许是因为苏沐橙的动作太过滑稽,黄少天勾起了唇,似是在笑。
  苏沐橙可怜巴巴地接过了咸柠七,嘬了半天,才小小声地说:“被烫到了。”
  “舌头被烫到了。”
  黄少天突然有一种被小动物注视的感觉,少女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本就好看的一双桃花眼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他便情不自禁地抚上了苏沐橙的发丝,像是安抚一个在闹脾气的小朋友。
  “慢点吃。”他说。
  苏沐橙抬起头对上的就是黄少天的眼,那里有即将沉寂的夕阳与自己的倒影。苏沐橙突然红了脸。
  与此同时天边最后一丝晚霞被黑夜吞噬殆尽,道路两旁的灯同时亮起,一时间四下璀璨,惹得苏沐橙一声惊呼。
  黄少天悠悠地跟着在前面四处乱跑的苏沐橙,看她后脑勺的小辫子随着她的步伐跃动,偶尔转过身来给自己一个笑脸,或是嫌他走的慢风风火火地拽他走。明明是来了无数多遍的大学城,这一次的心情却多了数份愉悦。
  黄少天难得耐下了性子,任由苏沐橙带他走。他感受到苏沐橙的指尖无意中触碰到了自己的手心,悄悄红了耳朵。
  
  04.
  这一夜,隔了一百年的时光,有两个人失眠了,闭着眼辗转反侧,心跳怎么也慢不下来。
  分别前,黄少天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苏沐橙,告诉她有空可以来他的学校里找他玩。
  苏沐橙踌躇了片刻,最终接过了那张纸条,尽管她知道,她永远也不可能打通这串电话。

  还要去吗?
  苏沐橙望着那串手链发呆。如果说第二次只是因为好奇才去了那里,那么现在就是单纯想去赴她和黄少天的约定。
  人心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明明不过几面之缘,相处不到一天。人与人之间可能就有这样一见如故这样的关系。
  但是……苏沐橙的目光扫过那串手链表面几颗发黑的水钻,自从自己去了两次后就陆续有水钻变成了这幅模样。不难猜,穿越并不是无限制的,或许当水钻全部发黑,她就再也去不了了。
  苏沐橙坐在自己床上,听见哥哥出门的声音。她心里痒痒,最终还是转动了水钻。
  同样是在那个街头,阳光洒满整片街区。这次苏沐橙没有在人群里看见黄少天。她在高高的路牌边站了会,决定凭着记忆找去黄少天的学校。
  好在离大学城并不远,苏沐橙没有校卡就站在门口等。这时候的学校分外安静,苏沐橙顶着外墙的一树爬山虎,让金色的光洒在叶片的缝隙。她懒洋洋地盯着被风吹的忽上忽下的叶瓣,盘算黄少天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
  黄少天刚被舍友们簇拥出学校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他呆呆地打了个笨拙的招呼,换来了苏沐橙灿烂的笑。
  一旁的郑轩和宋晓要死要活地捂住了双眼,分分钟遁地逃跑。倒是喻文州笑盈盈地冲苏沐橙打了声招呼,留下句“玩得开心。”
  黄少天看着她摸了摸鼻子,问:“今天去哪玩?”
  苏沐橙眨了眨眼:“去看海好不好?”

  黄少天就真带着她倒了几班公交找到了看海的地方。
  那是一座观景桥,望下去就是一片幽深的海。黄少天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今天涨潮,底下给封了,他只能挫败地拉着苏沐橙站在观景桥上。
  但是苏沐橙还是很开心。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西湖以外的水,才知道海真如书中所说的波涛汹涌。
  她站在栏杆边上,任海风把她的刘海吹的七零八落,眯着一双眸,心底没来由的空旷。她欲再把身子往前探,却被握住了手心。
  那是一只比自己稍显宽大的手掌,一丝不苟地包裹了自己的手心。苏沐橙感觉不只有温热传达到了心底,还有“砰砰”的心跳,她没有回头,生怕被他发现自己通红的脸颊,却不知身后的人早已揣怀了相同的情绪,嘴角上扬满是笑意。
  她想,黄少天此刻一定正盯着自己吧。他温热的气息铺洒在自己的颈脖,痒痒的,却甜得像是草莓糖浆。
  苏沐橙悄悄反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05.
  这些日子苏沐橙总是在两个时代间来回奔波。
  黄少天似乎已经习惯了苏沐橙每日出现在同样的街头,穿着同城市格格不入的民国学生装。就像他每次同舍友打网游上分,总会敏锐地捕捉到对方的漏洞一样,黄少天也敏锐地捕捉到了苏沐橙身上的疑点。但他很聪明地不去过问,苏沐橙带给他的是像泡沫一般强烈的不安全感,他觉得自己只要开口,就会戳破这些浮于表面的泡沫,内里说不定什么也没有。
  他就揣怀着这样的小心翼翼维持现状。苏沐橙感谢他的体贴,总是尽可能地让自己融入进这一个世纪后的世界,她在此之前从未有过爱恋,她想,之后也不会再有恋爱了。
  那天恰好是周末,黄少天骑着自行车带苏沐橙穿过绿荫道,点缀两旁的花儿渐渐开了,风吹得他的外套上下浮动,苏沐橙就坐在后座小心翼翼地吃着一盒咖喱鱼蛋。
  黄少天带她去游乐园,手中捏着宋晓塞进来的两张情侣票,票根红红粉粉,背景是广州最大的摩天轮。
  ——“黄少可要把握好机会哦!”临别前,宋晓带全宿舍为黄少天加油打气。
  他兀自还在紧张,身旁的苏沐橙莫名其妙地探过了头,将票根上的摩天轮与身后等比例放大的巨型建筑做起了对比,确认无误之后扯了扯黄少天的袖口:“不是要玩这个吗?”
  黄少天望着苏沐橙澄澈的大眼睛觉得没法跟她解释清楚,欲让宋晓灌输的满脑子废料随风而散。他咳嗽了两声,反握住了苏沐橙的手,声音小得换来了苏沐橙诧异的一瞥:“玩。”
  
  ……真是,糟透了。
  前一秒才把女友带上摩天轮的黄少天,以为上了高空就能顺利地和她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没有想到后一秒暧昧的二人空间就变成了两人尴尬地大眼瞪小眼。
  其实主要是黄少天再瞪她。
  这是苏沐橙人生中第一次站到这么高的地方,整个人都靠在了车厢的玻璃上,兴奋地连鼻子尖都是红彤彤的。她回过头想喊黄少天过来一起看,没想到他居然早走到了自己身后,让自己的额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击。
  “怎么了?”苏沐橙盯着近在咫尺的男友忽得心跳加快。
此时的黄少天脸红得似乎就要烧了起来,他盯了苏沐橙半天,才语气别扭地开口:“你能闭上眼睛吗?”
“什么?”
黄少天伸出双手将苏沐橙禁锢在一方角落,他凑得太近,以致于气息全都扑洒在了苏沐橙面颊上,惹得她如秀密的睫毛上下起伏。
“闭眼。”他说。
摩天轮恰好停在了最高点,完美地映出了天空与云朵,苏沐橙地心脏惊如擂鼓,她仔仔细细地在心里描摹了一遍眼前男人狭长的眼,却“咕咚”一声坠入了他眼底的潭。
黄少天不满她的分心,微侧了头就朝她吻了上来。
苏沐橙觉得自己的声带上下抖动,发出了类似“咦”的声音。她即刻被固定在玻璃上承受黄少天的温柔缱绻,她看到黄少天面颊上的绒毛如蒲公英般纤细,感受到自己的唇瓣被细密的齿啄咬,感觉到自己的心底被破开了小口,流出了甜的发腻的糖浆。
苏沐橙闭上了眼。

06.
苏沐橙开始越来越频繁地使用手镯了。她想见到他,无论什么时候。
但是手链确实在一点一点变得发黑,昭示在异时空的时间已然不多。她曾想着再去杂货铺,或许那个奇怪的老板娘会有补救的方法,但是杂货铺原本的店面却被一颗一夜之间长出来的古树替代,问起别人,只会得到莫名其妙的眼神。
苏沐橙捏着几乎全部发黑的手链怔怔地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去赴黄少天的约了吧。
她轻轻转动起手镯。

黄少天在街头等得有些久,久到他都已经开始揣测苏沐橙出了什么事。当他看到人群中突然出现的苏沐橙,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苏沐橙穿了一件白色的旗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姿。有一缕墨色在大腿根出点染开来,映衬出女人的风韵。
她也看见了黄少天,立刻就小跑了过来,跟他说久等抱歉。见黄少天没有怪罪的意思,才咧开嘴抓着他的手臂原地转了一圈:“好看吧?”
“好看。”黄少天这才反应了过来,搂住苏沐橙将下巴埋在了她的颈窝,“像从民国走来的仙女似的,好看的不得了。”
苏沐橙还扬着的嘴角因为黄少天的后半句话僵了僵,她也拥住了黄少天的背脊,说:“嘴这么甜?
黄少天没有察觉到苏沐橙话语里的不对劲,还在一个劲地蹭着她的锁骨:“出门前抹了半罐蜂蜜,等着把我家橙橙夸上天呢。”
苏沐橙笑骂了句,拉住黄少天的手往大学城走。
还是一样的咖喱鱼蛋,苏沐橙用竹签叉起来放到唇边吹了吹,示意黄少天张嘴。
等他吞下之后,苏沐橙才又叉起一个放进自己嘴里。黄少天坐在她身旁同她说自己的那几个舍友又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苏沐橙垂着头耐心地听,头一次没有打断。
等黄少天后知后觉反应出苏沐橙的不对劲,她已经慢悠悠地吃完了一盒鱼蛋,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投射进垃圾箱,然后转过身来笑盈盈地看着黄少天。
“喂…”沉寂了数月的不安全感猛地爆发,黄少天急切地抓住苏沐橙的手腕,问话还未说出口,就被苏沐橙以吻封缄。
“对不起。”黄少天听见苏沐橙喃喃,有水落在他的唇边,一舔,咸咸的。
苏沐橙最终挣脱了黄少天的手臂,奔向了街头的拐角。
黄少天连忙跟了过去,拐角明晃晃的路灯刺眼,哪都看不到那个女孩的身影。
两个月之前,女孩如一阵风般出现在城市的街头,现在她又如风,消失在了拐角。

07.
一阵眩晕过后,苏沐橙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熟悉的小屋里。可这一次却失了安心与喜悦,握在手中的手链完全失了原有的色彩,被紧紧捏在手心连带胸口都一齐抽痛。苏沐橙发现斩断一段感情原来是那么困难,汹涌的泪水仿佛是从心头的裂缝溢出来似的,止都止不住。
她的房间能看到屋外的月光,明晃而透彻,她脑子却里满是黄少天看着她的眼光,夹杂着数不清的细腻柔情。
苏沐橙猛地转动起黯然的水钻,可无论转多少下她都无法再去到黄少天身边。
难道她和他就这样结束了吗……?苏沐橙呆呆地想。
——“结束之后你来同我讲个故事,小本生意,婉拒讲价哦。”
那个老板娘!苏沐橙忽然从床上弹起,她的脑海清晰地将那天老板娘的字句过了一遍。她一定有办法!
苏沐橙草草收拾了自己,就朝镇上奔去。
当她及目之处终于不再是什么古树,而是又是那间古香古色的店铺时,苏沐橙还是忍不住欣喜地落下了泪。她狼狈地推开杂货铺的门,发现老板娘还是维持着在安乐椅中喝茶的模样,她一刮茶沫并不意外苏沐橙的到来。
“帮帮我。”苏沐橙的语气夹了太多哀求。
老板娘这才挑了挑眉,不过是换了一个倚靠姿势:“不如你先把报酬付了吧,我不喜欢赊账。”
苏沐橙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她忽然变得平静了起来,语调除了几分喜悦没有太大的波动:“我和他初遇在那个早晨……”
她讲他们从带着晨光的街头走到路灯亮起的街尾;讲他们骑车窜过悠长的绿荫道,风扯起她的发梢,鼓起他的外套;讲幽蓝天空下的摩天轮,那个绵长细致的吻……
苏沐橙的语调温柔,像是爱惜一件珍宝,将心底的故事尽数讲了出来。
最后,她长呼了一口气,半带期望半带祈求向老板娘看去。她从始至终都有没什么反应,垂着头刮她的茶沫,像是跟本没在听苏沐橙讲话。
等了约莫一刻钟,苏沐橙悻悻地起身。她尽可能不让自己因悲伤而失态,同老板娘告别。
历史的轨道总会在你意料之外交汇,在苏沐橙踏出杂货铺的一霎那,她听见背后传来了幽幽的声音。
——“看在故事不错的份上附赠点小礼品吧,你会在死后的轮回中掉进那个时代的缝隙,我保全你现在的模样,其他的我就一概不干涉咯。”
苏沐橙不可置信地回过头,险些撞上葱葱郁郁的古树。
一瞬间,她好像看见那个女人坐在店里头笑了起来,手里抱着不知道哪来的猫,弯眸在猫毛上抓弄了起来。

08.
三年了。
黄少天清清楚楚地记得,自苏沐橙离开以来,已整整溜去了三年岁月。
从此他每路过与苏沐橙初见的街头,都会忍不住驻足一会,四下张望,寻找是否有记忆中的姑娘。
今天也是。
他立在那块路标旁边,习惯性地四处看看。他从未奢求过命运的垂青,却恰好在人潮汹涌中一眼望见她。
苏沐橙穿着三年前那套民国学生装,朝他奔来,两股马尾也随着她上下起伏。
她站定在他跟前。
她笑。
“你怎么才来啊?”黄少天发现自己的语气竟带了些哽咽。
“少天,我想吃鱼蛋了。”
“好。”
黄少天握紧了苏沐橙的手,再也不松开了。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