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爱与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雷凯24h/11h】公路冰淇淋

雷狮生日快乐🎉希望新的一岁有更甜的凯莉小姐吸
本来是个成年人故事,后来写成了小情侣闹脾气(。)
同名bgm食用更佳


    <<
    不、要、想
    昨天明天融化的冰淇淋先舔一舔

    被夜色压抑的刚好的灯光在嘈杂的环境里显现出一股朦胧似雾的美感,这种虚晃的暧昧在形形色色的人对凯莉打量着吹口哨时达到顶峰,成年人世界的心照不宣你我都懂,可凯莉偏生就要露出不谙世事的眼光,推拒着澄亮的玻璃杯,就好像她正在一片灯红酒绿里舔舐冰淇淋一样。
    oversize的衬衫马马虎虎往热裤里塞了一半,衣领松垮,好似才从舞动的人群中歇下。下半身的腿修长笔直,随着主人频率一晃一晃,和友人闲谈的雷狮发现人群焦点的女孩正撑着下巴瞧自己,免不了啜起一贯的笑捎起酒杯要去和她cheer。
    走进了雷狮才看清楚凯莉染成栗色的长发在发尾特地烫了个卷,但被她随意糊弄到了背后。她好像突然对眼前的冰淇淋感兴趣极了,双球双奶油加倍曲奇翻倍糖,这种出其不意的配料一向正中凯莉下怀,也只有她才能笑眯眯地吮吸甜腻过头的奶油。
    “美女,一个人?”这种老套得不行的白话一晚上能听几十次,不过说话的人显然和前面几位都不大一样。最出彩的该是他绛紫色的眼眸,在迷离的光影下连带着恶意都染上了不可琢磨的味道。
    可惜被搭讪的对象是吃冰淇淋还要双倍奶的凯莉小姐,风月场她见得不多不少,刚好足以让她对着这张姣好面容无动于衷。手里的冰淇淋化出的奶油险些落到她的手上,忙着挽救甜筒的她仅是点点头后又摇摇头,意思在明显不过——一个人也不会跟你过。
    雷狮难得在这事上有了千年一遇的耐心,凯莉还在拯救摇摇欲坠的冰淇淋球,他也就不紧不慢立在她的身边。过程中不乏对这对靓男美女递来意味深长目光的,不过雷狮从始至终都不肯开口,越是缄默越显得他稳操胜券。不出所料,手指骨还没在桌面上多敲几下,就听凯莉发出声笑。
    靠近吧台的椅子稍微有点高,凯莉跳下来时的夸张幅度差点就要连冰淇淋带人一起甩到雷狮身上。紧接着她就歉意地露出了笑脸,在奶油滑落之前将蛋筒准确无误空投进了垃圾桶。凯莉将狡黠的笑尽数掩藏在绵软的弧度里,她轻轻拍了拍雷狮的肩膀,又指了指酒吧门口:“走?”
    她的语调是说不清的蛊惑,雷狮将手里的酒水一饮而尽,似是嫌不够热闹般地扯出悠长口哨,被后者隔着半空氤氲的水汽一瞧,才将指尖带着的外衣甩到了身后,转而跟上凯莉。

    <<
    不、要、管
    真的假的先吻下去才能体会这分别

    雷狮太着急了。
    方才还慢悠悠在凯莉身后踱步,在房门打开的一瞬却好似变了个人。他有些瘦,但却绝对是结实有力的,因此在擒住凯莉细腕的同时过分地让她吃痛叫喊出声。
    凯莉一句到嘴的脏话还没有出口,就被雷狮骤然降临的唇舌搅和,尽数逼回了肚子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变调的呻//吟,她本就是个南方姑娘,不再刻意压低的声调黏腻得足以让雷狮起初的心猿意马演变此刻的理智绷断。
    雷狮的吻总是带有明显的侵略性,铺天盖地侵入了凯莉的感官。但更为明显的是急切抚//慰她腰肢的手,撩开凯莉的衣摆,动作亲昵熟捻。
    房间里是黑暗的,方才凯莉抓在手里的房卡不知落到了什么地方。她有些懊恼地试图拉开两者间的距离,下一秒就被有些粗暴地放倒在了床尾。窗帘没有拉上,能透进些许城市独有的夜里灯光,凯莉有些艰难地将自己的身子在他的禁锢下向上挪了挪,正对上他的鼻梁,凯莉觉得雷狮的眼睛从未像现在这样明亮过,像是一支暴虐、骄纵却又势不可挡的野兽。
    而在此时此刻,野兽露出了一个在凯莉看来是预警的信号,所以她急急地挡住了他接下来的攻势:“不做了。”
    雷狮挑眉,与其说是疑惑倒不如说是实在的威胁。
    凯莉却不吃他这一套。她柔软的身躯奇迹般地从双臂组成的狭小空间里挪动了出来,紧接着她坐直了身子,对着窗外的光整理衣领。她的目光落在雷狮蛮横的吻痕上,想到他刚刚的模样回过头冲他笑:“不闹了,我想吃冰淇淋。”
    凯莉光着脚丫在黑暗里摸索被踢掉的高跟,再次站直身子却被轻轻揽住了腰。她看不清雷狮的表情,却固执地觉得他在笑,她借着雷狮的肩膀扣好鞋带,听见男人适时地接道:“走吧。”
    凯莉这才发现雷狮身上连半点酒味都没有,反而是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扰得凯莉甚至觉得有些困倦了。
雷狮侧头时正好看见她懒洋洋地哈欠,遂将手上的力道增大了几分。
    他们本就是一对恋人。

    <<
    Heading to the dawn
    Getting crazy crazy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凯莉大小姐要生气,连雷狮也拦不住。
    双方都是强势得不行的主,情侣吵架在他们之间算是家常便饭。换作往常也不过是雷狮找卡米尔来一把吃鸡、凯莉和安莉洁连麦清一把购物车再和好的事。
    不过今天显然闹得不可开交,站在餐桌上指着雷狮破口大骂的女孩下一秒就摔门而去。巨大的声响让耳麦里喋喋不休的卡米尔、帕洛斯及佩利极快地沉默了,紧接着开口的卡米尔小心翼翼地提议:“大哥,你要不要追去看看。”
    雷狮只好暂时放下带领“雷狮海盗团”上王者的念头,极其没有游戏道德地挂机并拎了外套跟上闹脾气的祖宗。起初他还不大在意地想估计又是跑去安莉洁家嗨皮,不过事实很快超出了他的预计范围,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小姐不负众望地转身进了酒吧。
    试问,谁见到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友进了酒吧蹦迪能不追上去?雷狮不仅追了上去,还火速联系了开黑团成员。肩负挽救哥嫂感情的未毕业大学生卡米尔觉得自己好累,酒吧的音响震耳欲聋,突如其来的喊麦让他手一抖,操纵着孙尚香滚到了敌方李白的刀下。
    40秒之后还是一条好汉,卡米尔竭尽所能安慰着自己。抬眼发现大哥手握酒杯目视舞池的姿势就没变过,不用扭头都知道引发身后起哄的就是他大嫂。卡米尔有些痛苦地捏了捏眉心,为了能与帕洛斯和佩利顺利登上王者而努力:“大哥,你要不直接去找大嫂吧,这么看也不是个事。”
    雷狮闻言仅将摇晃的玻璃杯换了个方向继续晃动,他冷笑:“她早就看到我了,现在去找她岂不是认输?”
    “……”卡米尔一句“幼稚”硬是忍着没说,他觉得比自己心更凉的是屏幕上惨淡的“Defeat”。他干脆扯了于事无补的耳机祈祷大嫂能早点结束这场小学生般的较量。
    可能是卡米尔望着不增反减的星级时痛苦的表情终于打动了雷狮,也可能是那位刚从舞池中央歇下的女人朝着这边投来笑眯眯的眼光,总之,雷狮终于不再摇晃他的玻璃杯,而是扯掉了白衬衫上头的两粒扣子,转而朝着凯莉走过去。
    那时凯莉冲他笑得甜美又挑衅,就好像现在站在雷狮跟前指着冰淇淋店要他排队,一样理所应当,骄蛮却不容拒绝。

    <<
    When the sun goes down
    I know you ready for the trip

    这个城市的夜晚是微凉的,晚风吹散她被闷久了的燥热,她将手背靠在自己的面颊上,因缺氧而显得烫手的皮肤暂且下降到了正常的温度。
    雷狮在临边的店铺门口排队,眼下还没有回来的迹象,凯莉就走了两步来到广场中央。这里和刚才灯红酒绿的喧嚣无法比,在灯光张扬的LED屏下,广场里零散着的几对情侣显得格外寂寞。但这只是外人看来罢了,情人依偎倾诉爱意的甜蜜外人才无需理解。
    凯莉想说别说其他情侣了,她甚至不懂男友的心思。刚才热闹的酒吧带来意想不到的安慰效果使气头上的凯莉也就没多想,现在四周静悄悄的,连LED屏都是恋爱的映像,傍晚闹得一出突然就在脑海挥之不去,她有些苦闷地抱住膝盖蜷缩下蹲。
    她尝试着去理解心底突然爆炸似涌出的感受,是一种凯莉从来没有,也绝不需要的空落。她有些艰难地回想起上一次自己摔门去了安莉洁家中,她对自己异样的情绪致以的评价是“担心失去”。
    开什么玩笑。凯莉被自己逗笑了,嘴角的弧度在旁观者看来更像是怒气。凯莉从始至终都信奉“及时行乐”,对走马灯似的记忆也有自己的管理方式——现在用不到的就丢了吧。因此,她从浩浩荡荡的记忆深处想起雷狮和自己告白的那天费了不少力气。
    凯莉和雷狮是大学隔壁的四年同学,两人都是学院里热门话题的惯常主人公,也就众望所归地走在了一起。
    凯莉记得告白那天,雷狮插着兜站在自己班级门口,说:“14级播音系的凯莉,我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我们要不要试试?”
    凯莉被那双神采飞扬的眉眼蛊惑,一试就试到了现在。
    雷狮从来不是一个自甘服输的人,他为了“和女生交往超过三个月”的破赌约,依然在和自己较劲,毅力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让蹲着的凯莉一瞬间啼笑皆非。

    <<
    想点亮这个世界
    先学会飞过长夜

    雷狮照约举着个“巧克力香草双球配奥利奥碎屑和糖粒淋两层蓝莓酱一层奶油”的冰淇淋赴约凯莉。网红冰淇淋店就是不一样,分明都已午夜时分,队伍依旧大排长龙。凯莉口味清奇、吃冰淇淋一定要吃冰淇淋中的巨无霸,雷狮不可能不知道,也不是第一次来给她买冰淇淋,只是每每遭路人侧目时都觉得有那么几分丢脸。“给女朋友买的”说也不是,毕竟小女友这种事还是藏着掖着好。
    脑内想得快要是走过路程的两倍,绕过嘈杂的店面就是对比后明显寂静的广场,找到凯莉并不算难,只是她下蹲抱膝的姿势让雷狮当时就皱了眉。
    胃疼?按凯莉这种生活方式有胃病不算奇怪,她运气可以说是很不错,无辣不欢无冰不尝的性子带给她的还只是偶尔腹痛。跟她在一起这么久雷狮也就见过十指可以数过来的几次,不过每次病发都严重得吓人,愣是被硬生生抽去了所有面色,缩在雷狮怀里说不清一句话。
    雷狮快步走去,在把她从地上捞起来和蹲下去之间选择了后者。他尽量下弯让自己的额头贴上她的,还好,是冰凉的。
    “怎么了?”
    雷狮没想到凯莉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她像是突然被触动开关似的,前一秒还与雷狮对望的眼忽然蒙上了湿漉漉的雾气。凯莉自己也无法忍住眼泪来势汹汹,只好告诉自己“绝对是喝醉了”,并放任其愈发汹涌。
    雷狮右手高举着冰淇淋以防粘到凯莉的发丝,左手往口袋里摸纸巾无果,只好生疏地拍打凯莉的脊背。他绞尽脑汁回忆从酒吧出来到现在自己是不是遗忘了什么细节,凯莉靠在自己的手臂上哭,却没有弄出一点多余的、一个伤心者该有的声响。
    雷狮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有人能哭得这么不近人情,到嘴边的安抚话就也成了: “妈的。凯莉,说话。”
    “雷狮,我们分手吧。”
    “你他妈真的喝醉了?”几乎是下意识地出声反驳,雷狮饱含怒气的语调中还有几分他自己才能察觉的慌乱,“凯莉,不许跟我开玩笑。”
    凯莉有些艰难地恢复直立的状态,她本能对怒气达到临界值的雷狮带着恐惧,所以尽管突然起身让脚步踉跄,但她依旧没有寻求较近胸膛的倚靠。
    她又一字一句地重复道:“雷狮,分手吧,我们都不是小孩了。”
    雷狮几乎要给她气笑了,如果不是凯莉脸上真的露出了疲倦,他立即就会反驳道:到底是谁在闹脾气。但他没有,他看了凯莉一眼,只说:“你想好了。”
    “想好了,当然想好了。”凯莉发现她忽然不敢直视雷狮的眼,她假装脚疼下蹲,一面说,“你当时追我的原因是因为大冒险吧,应该还有三个月不分手的赌约。我掐指一算都在一起三年了,既然你搁不下违约的面子干脆我来提吧。毕业有一年了,既然你不喜欢我,就就此别过,你我都好。”
    话毕,凯莉只觉得冷得慌。她抱着手臂还没有搓两下,就听见头顶几乎是从齿缝里逼出来的字句:
    “我玩的是真、心、话。”

    <<
    with me with me with me with me

    凯莉被雷狮连拉带抱硬是扯到了民政局门口。
    “拜托,凌晨两点啊雷狮先生,你想让鬼穿墙给你办证吗?”被雷狮外套裹得严实的凯莉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出言调侃。
    调侃对象不客气地对着凯莉的头顶揉了两把:“那也要等到天亮。再不把证办了我会因为福尔摩莉而折寿的。”他不太雅观地翻了白眼。
    “雷狮,你说你选的是真心话,我怎么都没听过你表白?”
    “怎么,你想听?”
    “好歹是办证,雷狮你有点诚意行不行。”凯莉故意恼火瞪了雷狮一眼,换来后者不轻不重的揉头三次。
    “好吧,我六个小时(假设民政局8点上班)后的妻子凯莉小姐。”雷狮将话语放置在凯莉的耳边,语调缓慢,虔诚得要命。
    “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fin.

    上了王者的卡米尔一觉醒来户口簿多了一位旁系亲属。

评论(29)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