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唯心的半糖主义预备文科生。

无脑傻白甜,happy ending爱好者。
天降>青梅竹马,爱与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苏沐橙=凯莉=孙尚香
楚夏=立刻=德赫

乙腐通吃,乙腐分号。
这个号bl偶尔推荐。
bg上对“非我家姑娘的cp”雷点挺多,懒得再列一遍,随缘吧。

隶属凯研社。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白汾酒女孩今天也为王炸四子而尖叫🌟

【江柳】暖暖

打赌输了给女朋友摸鱼的江柳@红桃7 
已交往设定,有一句话黄沐


    刚从浴室出来的江波涛发尾还挂着水气,他本来想用毛巾随意擦擦就成,却突然想起上次被柳非指责这要闹感冒,就重新回到浴室拿起了电吹风。

     等他再出来时柳非已经在被窝里对着平板傻乐了好一会,凑过去一瞧才发现原来自家女朋友也逃不过四个野男人的毒,平板挂着b站推剧情不亦乐乎,连他走到她身旁都没有察觉分毫。

    江波涛等了一会发现柳非还是没有抬头的迹象,才边叹气边将手伸到她眼前舞了舞。他之前就听黄少天唧唧歪歪这个游戏怎么恶俗,也免不了自己被苏沐橙一番冷落。他还一度为自家女友纯正的北京酷姐、死不入坑乐了好些时候,没想到也有今天。

    “怎么入坑了?”看到柳非磨磨蹭蹭地给予了他一个眼神,江波涛才开口。

    “哦,恋与啊?”柳非的指尖在约会剧情与截屏键之间来回流转,时不时还从喉咙里发出美滋滋的一哼,“还不是橙橙秀秀妍琦整天周棋洛许墨李泽言地刷,没忍住,下来看看。”
哪里是看看?这小姑娘几乎是要一心一意给坠进去了。江波涛偏头看了眼,好嘛,屏幕上明晃晃的两个大字“白起”,扎眼得不行。他干脆也钻进了被窝。

    柳非被这突如其来的凉风卷了个激灵,才后知后觉靠上了江波涛热乎乎的大腿。柳非从小就有脚冷的毛病,方才在被窝里捂了半天也不见暖,江波涛的四肢像个热源,诱使柳非拼命地向他靠去。

    “怎么这么冰?”江波涛盯着六期群消息记录还没划到底,小腿上冰凉的触感让他马上意识到是柳非的温度。他皱了皱眉,柳非倒不是身体不好,这种平常的四肢供血不足的毛病他却总想要补回来。于是一到年假和夏休,每每他去北京或是柳非来上海,她就免不了被自己说教一番然后天天被灌着掺了药材的鸡汤。

    今年柳非挑的时间不大对头,换往常年三十后几天来玩,天气还稍有回转。而今年得知自己是一个人过年,柳非就不由分说敲定了最早的航班,他本盘算着给她买个热水袋捂捂脚,结果快递公司早已放春假去了。

    江波涛忽然有些愧疚。他同柳非一期出道,豪门队伍要吃多少苦,他都一并看在眼里。第七赛季结束的那会,江波涛在赛后有些心虚地接起柳非的电话,什么“谢谢、打得非常好”之类的客套话他都准备得好好,却没想到接通起传来的是女孩子断断续续的哭声,他听见她问:“我是不是很没用啊?”江波涛不太记得当时自己回答了什么,他只是忽然想抱抱她,揽着她的肩膀跟她一起走下去。

    江波涛伸出了手,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才握住了柳非的脚踝。她的脚骨很瘦,江波涛缓缓向下摸索,才把她的脚掌包住。

    柳非不干了,她非常怕痒。江波涛的手心温热熨着她的脚心,她挣了几下都没脱离他的力道,最后几乎是瞪了江波涛一眼,才把平板搁到了床头:“你故意的吧!”

    后者心满意足地看见那个名为“白起”的男人消失在黑屏中,才挂着笑轻飘飘地在她额头吻了吻:“乖,非非的睡觉时间到了。”

    柳非莫名其妙:“谁定了这个规矩我怎么不知道?”

    回应他的是江波涛从脚踝一路向上的手掌,他悄悄关了灯。

    “我定的。”


我悄悄关了灯。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