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爱与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秦风 x kiko】有点甜 1

一个同居30题
无脑磕糖使我快乐


    1.相拥入眠
    冬天的被窝有股奇怪的魔力,暖洋洋的,对于冬日十有八九飞去夏威夷度假的kiko来说,这大概是秦风家唯一一点可取的地方了。为了招待kiko的到来,秦风特地将她几个月前发来的棉被毛毯链接都给拍了下来,这样宠溺自己女朋友的后果就是天色一暗,秦风永远只能在被窝里头寻到人了。
    秦风轻悄悄地掩上门,kiko果不其然用棉被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独独露出两条光滑洁白的手臂,抱着手机一阵敲敲打打。
    秦风远远瞧了眼,明晃晃的微信界面,他问:“和…和谁…谁聊呢?”
    闻话的kiko抬头瞟了他眼,嘴角的弧度让秦风感觉不好,果然,她下一秒就说出了那个让秦风绝不想听到的名字:“野田昊。他约我吃饭。”
    下一秒本立在床头柜无所事事的秦风忽然一掀被子,突如其来的冷空气让kiko整个人一哆嗦,回过神手机就被秦风缴到了床头柜。
    “你干嘛?”
    kiko当即就要去抢回来,秦风却趁着这空荡钻进了被窝的另一半,他在一片黑暗里头摸索到kiko的腰,然后将她搂了个满怀。他埋在她的颈边,出口的话毋庸置疑:“拒绝他,睡觉。”
    秦风试探性地在kiko额前落下一吻,考虑到方才的话是否会惹到她的脾气,才又急急补充了句:
    “有…有什么问题,找我,我…我比他厉…厉害。”

    2.一同外出购物
    秦风和kiko都不算爱出门的主,一方面是因为时不时的案件搅得他们出门的兴致不大,一方面是kiko信奉网络是万能的。
    但平日里再怎么倚仗京东到家的快速,春假期间盯着已然用完的洗发水,一万分不情愿的kiko还是得拉着秦风套着拖鞋出门。
    说是去购物,其实就是散步遛去家楼下的便利店。但实质差别并不大,秦风想,他不动声色地从kiko满是甜食的篮子里头拎出一两袋放回售货架,她仗着好不容易出门一次怕是要把这段日子的零嘴给买爆。
    他轻咳两声:“ki…kiko,买洗发水。”
    kiko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零食售架。她走两步摇晃着马尾辫来到另一边售架,洗发水倒都是琳琅满目,她回过头朝秦风招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出了新买的棒棒糖开始舔食了。
    “选个味道?”
    这实在不是秦风的擅长范畴,他盯着货架半天发现洗发水并没有糖果口味的,才又将目光锁定在了第三排粉嫩嫩的瓶子上。
    “玫瑰?”他想了想,他记得kiko有一瓶玫瑰香型的香水。
    “好啊。”kiko点点头,半带调笑地凑近了秦风耳畔,“那就是玫瑰味了。”
    少女的糖霜气息让秦风措不及防涨红了脸,他不知道为什么而咽了咽口水,然后回答她:
    “你…你也是玫…玫瑰味的。”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他们同居不久以后,唐仁捎来了一张影碟作礼物,是近日上线的恐怖电影,附上唐仁微信里头的滑稽表情,一看就不怀好意。所以秦风随手就把影碟搁在了机顶盒上头,也没跟kiko多提。
    北京的冬天来得猛又急,就连室内都能彻骨地感受到寒意。kiko在家里头一直不大喜欢穿拖鞋,即便被秦风说了那么多次也改不掉这个坏毛病。秦风看着她冻得发红的脚跟,最后干脆买了个电热地毯回来,在客厅扑上了一圈。这得到了kiko的极大赞扬,从此有事没事就往地上蹲着,盘腿打游戏不亦乐乎。
    这天秦风因为案件最后的处理回家地稍晚了些,轻手轻脚打开了家门,就发现kiko拖着下巴坐在地毯上,电视上头放着自己根本没看过的电影,她好像津津有味。
    “你来啦?”kiko朝他招手,“我在你家机顶盒上头发现恐怖片,过来一起看吗?”
    秦风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走去房间抱来棉被劈头盖脸围了她一头。
    “早点睡。”他顿了顿,也钻进了被子里头。kiko的手脚冰凉地令他皱了皱眉,“我陪你看。”
    与其说看电影,不如说秦风大半时间都盯着kiko看。好吧,他确实一心二用了,但电影内容也记得一字不漏,他实在不能懂这毫无逻辑可言的电影哪里吸引到了kiko,尤其是鬼怪出来后溅了一地血,秦风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溅出来的角度绝对错误。
    他又将目光落回了kiko身上,她虽然也盯着屏幕瞧,但好像也没多大兴趣,当女主角冤魂索命时她甚至打了个哈欠。
    秦风细心地看在眼里,适时提出建议:“睡觉?”
    kiko没有回答,她得背影忽然一晃一晃的,然后在秦风狐疑地凑上去推了推她的时候,kiko毫无防备倒在了秦风怀里,居然是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上下摆动,呼吸轻浅,落到秦风裸露的皮肤上带来一阵暖意。他立刻顺势搂住了她的腰,然后将她抱进了房间。
    后来得知这一过程的唐仁恨铁不成钢地回了他一句:“人家就是想要你抱她!”

    4.一方的起床气
    大冬天叫kiko起床实在不是件易事。
    秦风好不容易把kiko从床上连拖带拽拉到了洗手池前头,结果小姑娘不乐意了,呆愣愣地盯着镜子里头的自己看了半晌,随即就要挣脱秦风的束缚回到温暖的床铺。
    秦风特别无奈地盯着kiko跟个闹脾气的小孩似的又缩回了被窝里头,他也只好软声软气地钻进被窝一角:“一会带你去王府井新开的糖果店好不好呀?”
    被窝里头的kiko这才露出了她一双还在滴溜溜打转的眼。
    “好吧。但是要秦风亲亲才起来。”

    5.做饭
    适逢年假期间,北京几乎是从一环到四环都给堵了个水泄不通。念此kiko也不是很想出门,她跟秦风无所事事地在沙发上玩了一下午跳一跳,然后猛得抬头对上秦风还迷茫的神色,说得坦然自若:“你做饭给我吃呗。”
    秦风手指正按在屏幕上头,闻话整个人一顿,跳一跳的小人就给飞了出去,屏幕上大大的“game over”仿佛预见了秦风的终极。
     “什…什…什么?”他还欲再辩解,“冰箱里头根本没东西啊。”
    早料到他会如此说的kiko抛给她了两碗泡面:“拜托你咯。”她眨了眨眼故意将称号咬得很重,颇有让秦风下不来台的意味。
    “好…好吧。”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接过,心想泡面和煮面不过就换了个容器,应该差别不大。
    但事实证明还是差很大的。
    他这个crimaster的排行第二终有一天也拜倒在了锅碗瓢盆之下,调味的酱油一不小心给倒多了又立马加水去中和,让最后的成品变成面前一碗黑乎乎的浓稠玩意。秦风伸出筷子一搅,煮了太久的面条即刻散开,然后沉没在了汤底。
    方便面已经没有,秦风有些尴尬地招呼kiko进餐厅,他没有去理解kiko看了眼汤面又看了眼自己到底有什么含义。他本就有些结巴,在紧张的时候真是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他最后挫败地低下了头:“觉得…觉得不好吃…就…就不吃了。”
    回应他的是少女落在他面颊上轻轻柔柔的吻,像是南方暮春的雨,细细软软,一个劲落进他心底,要将空荡尽数填满。
    他听见kiko的话语埋进了纯粹的笑意,在他耳旁响起。
    “谢谢你,秦风。”



评论(25)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