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岁月还长,你可愿与我共赏花香?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偶尔刘卢狗崽,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手写协会,侵删✨

【乐橙】Rinabow

收录于《橙心橙意》
又名:只要人长得好看,用彩虹糖也能泡到妹子。
中秋快乐!



——初遇是一颗橙色的彩虹糖

苏沐橙与张佳乐的初遇并不是所有人都以为的第四赛季。

彼时被认作黑马的百花最终惜败嘉王朝,看着人家手捧二连冠内心总是不好受的。一时间没接受过来的张佳乐独自一人蹲在选手通道的黑暗中,身体蜷缩,抱着膝盖,神情看上去颇为沮丧。

苏沐橙就是在那时出现的,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尽头汇聚了一身的光,然后一步一步向着他走来,一步一步用纯粹的光芒填补张佳乐心上漏风的口。张佳乐有些讶异,因为他确信自己的胸腔竟又开始有力地震动了,因为眼前这个尚且年幼的小姑娘。

他看着那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由远及近,看着她停下了欢快的步子,站定在自己跟前。她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眸子,带着天边最炙热的温度打量着自己。他觉得,现在若不是因为黑暗的缘故,他定会掩饰不住自己通红的脸。

好在小姑娘没有让他一人尴尬太久,他听见她扇动着薄薄的嘴唇,发出一声软软糯糯“咦”,然后她说:“哎,你是那个什么百花缭乱吗?”

这令张佳乐小小的意外了下,毕竟电竞圈实在少见这种年龄颇小的姑娘,不过想想也只能说是讶异,毕竟一个不玩荣耀的姑娘怎么会出现在这呢?但紧接着他突然就被铺天盖地的挫败杀得措不及防——想必这姑娘一定将他败给嘉世的比赛,全部不落地收进了眼中吧。

他这还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就看见那个小姑娘突然在她的包里一阵翻翻找找,最后捣鼓出了一瓶彩虹糖。

她颇为熟练地拆开包装往她的手掌心上倒下一粒糖,然后朝张佳乐递了过来。小姑娘站在那里笑了,更添一份肆意张扬的美。

“鲜活”二字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想来这一词是在适合她不过了。

张佳乐略有些迟疑地向她伸去了手,这小姑娘显然是把他当作惜败嘉世,无缘冠军而在这儿暗自伤心呢。他这人不太喜欢吃甜,也不是非常相信甜食能带来所谓的好心情。但当那粒橙色的糖被送往自己的口腔,在舌与齿挤压的共同作用下挥发出橙子味的香甜,大脑皮层因此所接收到的欢欣雀跃又是确确实实的。

张佳乐有些疑惑,便把这一切都归功给了那位小姑娘。他立在她的正对面,一扫之前的颓唐挫败,也弯了眸子冲她笑,并完成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句对话。

“谢谢你。”

——再遇是一颗绿色的彩虹糖

那一次,昏暗的通道里的相遇几乎花光了两人全部的缘分。后来的第三赛季,苏沐橙还是来看比赛,张佳乐也一如既往带着百花向嘉世发起挑战。但这一次,失败了的张佳乐没有等来少女的彩虹糖,路过通道的苏沐橙也再没有遇见蹲在那儿,挫败的张佳乐。

等到再遇,便是第四赛季了。

张佳乐承认最初遇见苏沐橙的时候并没有往她是职业选手那方面想,对这样戏剧性的场上相遇不乏意外。但更戏剧性还是那么长一个赛季,两个人居然没有连面照都没有打过。

张佳乐本来连杀进总决赛同她说什么都想好了——“小姑娘好久不见呀,虽然你之前给我了一颗糖但我还是不会手下留情,冠军一定是百花的!”然后万一真的代替叶秋夺得了冠军,他还准备好了彩虹糖,就放在旅行袋的最角落。冠军的记者发布会一结束,他就跑到后台找到苏沐橙,把糖递给她,说:“喏,吃糖,不伤心。”

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为何如此期待与苏沐橙的再次相见。

可惜事与愿违,百花没有杀进决赛,嘉世也没有完成四连冠。

就好像一场笑话,张佳乐如是想。他伸手慢慢摸进旅行袋,摸索了半天终于拿出了个被挤得近乎变形的彩虹糖。

他蹲在酒店的大床上,就那样摩挲起向内凹的糖罐子。他动作很慢,指腹绕着糖盖的周围一圈又一圈。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抬起头又要面对昏暗的房间。他忽然有些想念两年前,那个带着一路光芒走到他跟前的女孩,想念她摊开五指递给自己最甜的糖。

张佳乐是个行动派,不多踌躇,扣上一顶太阳帽带上那一盒彩虹糖就要出门。他不确定是否能够再次巧遇她,微弱的情愫却一遍一遍驱使着自己,要自己去寻他。这种情愫从心底升起,来得又急切又猛烈,张佳乐甚至来不及辨别,就踏出了步伐。

大概是上帝的玩笑,那么长一段时间从未能够遇见,如今却在后场一眼寻得了她。

那时候苏沐橙站在后台,显然是刚刚结束了记者发布会,披着一件嘉世队服,整个人显得又单薄又无助,张佳乐站在她身旁略停了会像是在下定决心,随后叹了口气,伸手便把她拉入怀中。

苏沐橙被他的举动弄的不知所措,抬起还微微带着湿意的眸子就那样呆呆看着他。然后她看见张佳乐不太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跟她说:“小姑娘,别难过啦。”
然后苏沐橙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直接就润湿了张佳乐的百花队服。她哭得迷迷糊糊地,只能隐约感受到那股拖着她腰的力量略增大了些,意外的令她安心。

后来她哭得差不多了,脑子还是混混僵僵浆糊似的,她挺难过地又抬头,发现张佳乐竟一直在盯着她看。
张佳乐看见她抬头大约是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向后推开两步,然后从兜里掏出了那盒有些变形的彩虹糖往手心一倒,朝她递过去。

苏沐橙看见张佳乐以她从前的姿态立在她的对面,也是伸出了手,掌心安安静静躺着一粒彩虹糖。

她绞尽脑汁开始思考上一次张佳乐是如何回应她的呢?答案也在下一秒跃上心头,是连自己都没有想象到的熟悉。

“谢谢你。”

——相恋是一颗红色的彩虹糖

苏沐橙认为她和张佳乐的友谊就是在那个时候到达了一个令楚云秀都啧啧称奇的境界。

张佳乐对苏沐橙特别好,好到连同队的几个小队员都忍不住来控诉他,指指点点说百花队长胳膊肘往外拐。

在这种环境下难免就有那么些情愫被孕育出来。就在他们以闺蜜相称的第二年,就不那么意外地在一起了。

那天张佳乐没打一声招呼就带着百花全队直奔嘉世,美其名曰“互相交流”,结果交流到一半张佳乐就带着苏沐橙不知道溜去了哪儿。

苏沐橙至今都记得那一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们逃练逃得急连把伞都没拿,张佳乐就举着他自己的外套遮在苏沐橙头顶,一路将她护得严严实实。

后来他们在一家甜品店落脚,苏沐橙看着浑身湿哒哒的张佳乐不知道是感动多一点还是内疚多一点。她帮他一起拧了拧湿润的外套,然后自告奋勇的跑去买甜品致谢赔罪。

那姑娘跑得跟兔子似的快,张佳乐一皱眉没拦住,只能坐在了一个刚好看得见苏沐橙的位置边看她边等她。

而当苏沐橙带着个号码牌回来时,看到的就是个坐在原地发呆得一个张佳乐。平心而论,张佳乐确实长得很好看,虽然联盟中还有同样长得惊艳的周泽楷,但相比之下张佳乐也毫不逊色。相反,他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好看,像心头的一缕墨,化不开淡不了,令人难忘。所以这样一个陷入沉思的张佳乐,还是颇为令人挪不开眼。

“我们的弹药专家在想什么呀…?”苏沐橙在他对面坐下,语带调侃。

“我在想你啊。”

“……”苏沐橙惊讶地抬起头往张佳乐的方向看过去,那个人显然还是沉思着的状态,脸色看上去十分认真。
然而下一秒,突然反应过来的自己在说什么的张佳乐猛地一抬头,心中暗暗懊悔自己的走神和无所顾忌的嘴,迟迟没能解释出口。

该如何说呢?我开玩笑我才没有想你?可是自己明明就在想她啊,日日夜夜魂牵梦萦,所思所想明明一直都是她。

“…你说什么?”苏沐橙呆呆地看着他,像想到了些什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张佳乐深吸了几口气,最终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望向苏沐橙,道:“我喜欢你。”

没有遮遮掩掩,没有百转千回,他就那样直截了当落下句,我喜欢你。

他们就那样大眼瞪小眼对看了好些时候,看得张佳乐手掌出汗,心跳加速。他低着头,开始用银勺一遍一遍搅动那杯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的饮料,当他搅到第五十二遍的时候,他听见她开了口。

苏沐橙也弯着头,一缕墨发别在了耳后,露出了她小巧的耳垂,带着可疑的淡淡红晕。她的声音不大,却犹如天籁。

“我也是。”

这就是花开的声音吧。

——我有一盒彩虹糖,你要不要跟我走

如果一个人饮下了烈酒,那么他的唇齿间将有馥郁的酒香。

如果一个人把另一个人装在了心底,那么他的所思所想将永远是她。

就像张佳乐的记忆一直停留在第二赛季的夏天,苏沐橙带着甜橙香气的长发第一次从他的心上掠过。

又像现在,张佳乐的眼眸一直停留在面前喜极而泣的苏沐橙身上。一面接受国家队其他队员兴奋地蹂躏,一面慌忙抽出手替这个小姑娘擦脸。

有点狼狈,可是他觉得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场面。

有冠军,有荣耀,有她。

大孙教育的好,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于是在热热闹闹,乱作一团的国家队十四人里,张佳乐悄悄拉过了苏沐橙的手把他扯远了喋喋不休的黄少天,然后,单膝下跪。

张佳乐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一下子呆住了,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懵逼了。

他用右手小心翼翼的承起苏沐橙的右手,彼此温度缠绕用不分离。

“嫁给我。”

是陈述句。

苏沐橙看着眼前的男人将他左手上闪着光的小圆环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她忍不住抬起手来看,发现银面上闪闪发光璀璨夺目。

她不免就有些懊恼,搞什么呀,这哪里是征求她的意见。

她停顿的时间有点久,久到张佳乐都有些心慌。最后她一把拽起了跪在地上的张佳乐,声音听上去闷闷不乐,却面带微笑。

“便宜你了。”

就犹如羽毛般轻轻飘飘,撩过他的心房留下了最深刻的烙印。

张佳乐揽过小姑娘,认真细致亲吻她的眉眼。可能是有点痒,因为他听见她在自己耳边发出“咯咯”的笑声,说:“你怎么用几个彩虹糖就把我拐走啦?”

张佳乐语调宠溺,道:“那一盒够不够?”

“不够。”

当然不够。

属于我们的时光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有无数个明天去分享属于我们的彩虹。

评论(2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