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岁月还长,你可愿与我共赏花香?

唐菓。
all橙all香,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百日信香/Day2】坠入海

和北玦的联企划,童话梗(可能吧)用了一丢丢海的女儿,准确说更像人鱼梗吧。
百日信香,北玦单数天我双数天,喜欢可以订阅tag。


吃的开心(//∇//)


“我有一个梦想。”

“是星辰大海。”

天将亮,第一缕晨曦破开冰冷而幽深的海水,给女巫昏暗的房间平添了几分暖意。

孙尚香并不惧,接过她递来的珊瑚刀就往手臂上一划,随即就引鲜血入女巫的坩埚。

“下嫁人类中的王子,跟他在那冷冰冰的皇宫里度过一生?别搞笑了。我孙尚香是什么人,管他是刘玄德还是齐天大圣呢,这一次连周公瑾都别想拦住我。”

“我交代你的都清楚了吗?把药拿来。敢说出去……哼哼。”

女巫战战兢兢,孙尚香得意洋洋。

她接过女巫递来的药一饮而尽。

从那天起,人鱼族娇蛮肆意的孙大公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海盗界叱咤风云,以一敌百,令人闻风丧胆的——

“孙大小姐!”


01.

这是孙尚香踏上甲板的第二年。

两年前她违逆兄命逃了婚,直接喝了魔药逃到了海的上面,做了海盗。一开始还只是放了炮被海盗头子赏识,两年下来凭着她过人的枪炮天赋,逐渐得了一帮人的跟随,势力不可小觑。海盗头子想要退隐,她遂当仁不让做了第一把交椅。

那日风和日丽适合出航,船上也确实需要补给,以孙尚香为首的数名海盗就着游艇,驶向物色已久的商船。

一场普通的挟持商船,孙尚香的手下多为老练也无需她亲自上阵,只要扛着炮在底下策应即可。

事实上也顺利,孙尚香站在潜艇上观望,只听耳边传来一声悠长的口哨声便,知他们是得手了。她即刻反应过来示意其他几个驾船海盗的行动。

孙尚香就是在那时遇见韩信的。

彼时一群人得手,顺着麻绳往下爬,哪知最后跳下了个红发男人,稳稳当当落在了孙尚香的游艇上,身手好得令她有些意外。毕竟商船上多半都是些吝啬贪婪的商人之类,护送商船的也不过几位年轻,像这样武功好还实属难得。

孙尚香饶有兴致地握紧了随身携带的匕首,一方游艇实在不适合用重炮来搏斗。她微抬了下巴,示意下属都往边上靠,哪知还未动手,他却先一步喊住了孙尚香的名字。

他弯眸竟笑了一下,收敛了手中持着的长枪:“大小姐,别来无恙。”

这一招打得孙尚香是措不及防,她略愣了两秒再脑内搜索这个看似十分熟悉的人,确定无果,才有直视起对方的眸子并扯出了一丝冷笑,道:“不曾见过哪来的别来,本小姐可不吃你这套。识相点就滚开,别脏了本小姐的刀。”

若是常人听到了这番话,早就按耐不住脾气了。面前的男人非但没有,笑容还意外地更深。他垂头盯着孙尚香的眼眸仿佛有一片大海,淌着柔软的波纹,他轻声道:“我这不是想和大小姐谈谈吗……”

“谈什么?”孙尚香瞪他,“缴来的货物我一件都不会返还的,免谈。”

话落,男人居然直接抚上了孙尚香的头,并出乎意料地擒住了她即将发作的胳膊。他的手掌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像是安抚着一只炸毛的猫咪。他语调轻快,却惊得孙尚香说不出话。

“信这不是有个恋爱,想与大小姐谈上一谈。”


02.

日出东方,从一眼望去海的那一头开始,在海面上投下一片金灿灿的光。船停靠在岸,孙尚香起得早,就攀上了围栏,干脆坐在了那上面。

她浑身透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奈何韩信立在一旁似乎没什么自觉,仍是笑盈盈抱手臂的姿态。

孙尚香看看天,看看海,就是不肯看身边的韩信。她觉得她不用回头都能猜出韩信此刻的表情——眉尖带傲,连着眼眸与唇角一起弯成恰到好处的弧度,最后看着就是个戏谑的笑。

这看得孙尚香脑仁死疼死疼的,饶是把自己额前规矩的刘海抓乱了,也想不起昨日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竟就把他放上了船。

倒是韩信站在一旁边瞅她边善解人意,走上前几步,说:“大小姐,信给你扎个头发吧?”

语调很是委婉,意有所指——被孙尚香抓得惨不忍睹的头发。韩信说得风轻云淡理所当然,孙尚香瞥了他几眼内心涌出了迷一般的熟悉感,沉默之后,只开口问:“你会?”

他笑,指了指自己的马尾,上手解开孙尚香的发带。
孙尚香背对着韩信看不到他此刻是什么动作什么表情,他的手指划过头皮将黑发分成两束,指尖的触感通过大脑皮层准确无误直达中枢,惊得孙尚香差点跳起来。

“你的手指好凉。”她莫名其妙地开口。

分好了两束头发的韩信听后顿了顿,但随即就扎起了发带。他傲气的眉似乎收敛变得更温柔了些,仔仔细细绑好了两条发带后又端详了片刻,满意了才回答到:“大小姐这是在关心我吗?”

笑得像一只吃到了蜜糖的老狐狸。

孙尚香即刻摇头,否认三连满嘴跑火车说得比什么都顺溜。却惹得韩信笑得更欢了,肩膀一抖一抖地,哪里还有持枪时的高傲张扬。

他说:“我懂,大小姐不就是耳朵红了嘛。”

语调上扬,愉悦不已。


03.

孙尚香待着的海盗船有个特别奇怪的事,每每船开了,作为船长的孙尚香却从不在甲板上抑或船舱中露面,直到船靠岸才复又扛着炮出来蹦蹦跳跳。

那日也是,船例行出航打劫。韩信百般无聊在船上转悠了一圈,最后不动声色摸进了孙尚香的房间。

不出所料,平日里骄蛮张扬的孙大小姐此刻蜷缩在一床薄薄的空调被里,只露出了一双迷迷茫茫的眼,闻声看见了才多了分生气,似乎即刻就想要爬起来。

韩信三步并两步向她走去阻止了她的起身,也不顾孙尚香如何挣扎,上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不就是发烧。他顿了顿,环顾四周,桌面上的晕车药十分明显,韩信愣了两秒语调几乎抑制不住笑意,道:“晕船?”

回应她的是孙尚香毫无威力的一瞪,和一声软绵绵的“哼”。

韩信哭笑不得,算是明白了为何她总是在船开的时候不见踪影。

眼下还惨着张白脸的小姑娘看见韩信笑,瞬间误解了这个笑容的含义,随即张牙舞爪好像要和他拼命。
韩信没辙,抓住她的手臂把她重新塞回被子里,又替她掩了掩被子:“好好睡觉。”

孙尚香不依不饶,明明说不出话韩信却还是能一眼看出她的心思。他只好赌咒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说出去。
他替孙尚香倒好了温开水就放在床头柜,韩信知道孙尚香此刻肯定看着他,说不定还是附咬牙切齿恨不得与自己决一死战的模样,便不多停留往门外走,插上门还不忘嘱咐句“快去休息。”

可惜孙尚香看到的只是表象,韩信走出门就笑场了,会晕船的女海盗,这小姑娘太可爱了点吧。


04.

自从在韩信面前落了把柄,孙尚香现在每每遇见他都是气急败坏的模样,心说本小姐现在就把你丢下去喂鲨鱼,却又难免担心他把自己的小秘密说出去。叱咤风云的孙大小姐居然晕船,傻子都知道这要闹得多沸沸扬扬了。

所以现在孙尚香看见韩信都有了固定的表情,先瞪,几欲咆哮,突然收敛,纠结纠结,最后丢下白眼转身离去。

韩信挺委屈的,他还要跟小姑娘谈恋爱呢,小姑娘怎么突然这样?他也不闲累,天天往孙尚香跟前刷脸换白眼。

这样还算安静祥和的日子没过几天,半夜起来拔拉宵夜的韩信,突然撞见了挪着小艇即将跳走的孙尚香。
孙尚香:“本小姐的零食原来都是你吃的??”

韩信:“你要逃跑??”

……。孙尚香一个重炮就给摔在了地上,冲他喊:“逃屁啊?本小姐只是暂时避避风头。”

“有人追杀你?”韩信挑眉。

“还可怕些。”孙尚香烦躁地摆摆手,“追婚的。”

“刘备?”

孙尚香这才认真地瞅了他眼,又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韩信他也是一口叫住了自己的名字,也就不那么奇怪了。遂点了点头:“所以现在情况紧急,只能先连夜出逃了。”

她摆了摆手臂,转身跳到了游艇上。结果没一会就感觉游艇大幅地晃了晃,回头看,韩信理所当然地站着身后:“走呗。”

看着孙尚香几乎要杀死人的目光,韩信缩了缩脖子,又补了句:“当时不是大小姐留我一命嘛,我在留在船上只怕小命不保哎。”

这几乎把孙尚香气笑了:“你当时轻轻松松从货船上跳下来对我的人出手时怎么没见你担心小命不保啊?就不怕本小姐现在一枪崩了你?谎话还能在低劣一点吗?”

韩信倒是很顺手地揉了把她的头发,自己寻了个舒服的角落坐下来:“你不会的。”

“还有你再不走的话,你未婚夫可能就要追上来了。到时候被拉回去成亲不说,还要背上和我一起私奔的名号哦,我的大小姐。”

韩信笑嘻嘻地拉住孙尚香即将打人的手,一把往怀里带。挺奇怪的,他原本是个那么不爱笑的人,到了孙尚香面前却幼稚得跟个小孩子似的。

孙尚香被他锁在胸前动弹不得,气愤的抬头发现韩信也在看着她。

还是眉眼微垂唇角上挑,带着三分戏谑的模样。他的眼眸低沉如晖,映着遥远海面的波浪,随着孙尚香的心一起翻滚。

砰砰。

砰砰。

还有什么?孙尚香呆愣愣地想。

还有七分温柔,藏进了他眼底的海,清楚无误地映着眼前人的模样。

势必要将着温柔,全都献给眼前人。

他的心上人。


05.

那个年代人鱼一族和人类为了一己私欲打得正欢。奈何双方都是不好对付的主,来来去去胜负两平。

打不过吧,那就扯和平协议,商谈地好好的,突然就给后代定下了门亲事。想来先辈们口味也挺重,人鱼和人类这种跨种族联姻居然都能想得出来。当时决定的是让人鱼族族长家下的女眷服了魔药,下嫁到人类中去。结果家门不幸,族中愣是数年都没能生出个女孩儿。

所以当孙尚香产出时的啼哭声传便产房,当年定下联姻的族长几乎感动想哭,大手一挥赐了正式的公主名号,随即就联系上了人类国王。

孙尚香小时虽早有了骄横跋扈的性子,但还不懂联姻所谓何事。所以当族长说要带她去人类世界的时候,她是颇为期待的。

她哪知道,她是要去见她的未婚夫。

族长哪知道,这个小姑娘性子野得一进城堡就跑。

他们大张旗鼓地满城堡寻找孙尚香,而孙尚香却躲在房间里乐呵呵地偷笑。

她一边透过门缝看着大人们的动静,没察觉身后有个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孙尚香…公主?”那是韩信第一次遇见这个小姑娘,只觉得她的性子带着笑,就像天边的一抹艳阳。

孙尚香被吓了一跳,才发现自己闯进的是韩信的房间。或者说更像练习室,因为他手上还抓着一柄枪。

惊吓也只是片刻的,反应过来后孙尚香就暴露了自己女土匪的本性(…):“是本小姐。他们那群人想抓本小姐去喝下午茶,我才不要听那群人唧唧歪歪一下午还不让我走。你的房间现在是我的了,我躲在这有什么意见吗?”

若是常人肯定觉得这个姑娘没礼貌,性格差的不可理喻。可韩信却不,他一面打量着孙尚香的小洋装(一看就是被迫套上的),一面点了点头。

看他这么听话孙尚香挺愉快地从兜里掏出了两颗奶糖:“这是我刚刚从底下拿的,据说很甜。你这么听话本小姐就请你吃啦!”

韩信看着手掌心的奶糖也挺开心的,罕见地笑了笑:“谢谢公主。”

结果却被孙尚香瞪了一眼:“叫什么公主,俗套,唤我大小姐。”

明明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却偏偏还要装凶。看着他手里还没有吃完的糖,眼巴巴却不敢开口。

韩信简直要笑死了。

他转身去书房里抱了一罐子平时别人送的糖,他比同龄人都来得稳重些也不爱吃甜。他说:“给你。”

她看见孙尚香的大眼睛“咻”地一下亮了起来,嘀咕了句谢谢,开始仔仔细细地拨糖纸,然后将拨好的糖递了过来,说:“第一颗糖,本小姐赏你的。”

语气扭捏,看得怪可爱的。

韩信笑着接过了糖,配合说了句:“信谢谢大小姐了。”
糖在口腔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甜,刺激着韩信的味蕾,带来出乎意料的欢欣。

那天下午,韩信和孙尚香一直在聊天,每一句话他都记得。

孙尚香吃了一下午的糖,最后被韩信抓去刷牙。那一地糖纸,每一张他都留着。

还有那颗奶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主人拎了出来,放在胸口。它俯在上头,听见里面沉重的心跳。

砰砰砰,砰砰砰。

多像一句“大小姐”。


06.

天地与海之间还是一片黑蒙蒙的,孙尚香逃跑什么都没带,被海风一吹瑟缩地靠在了他怀里。

韩信怕她冷,就时时刻刻搂着她,一夜没合眼居然也不觉得困。

也是,哪有心上人在怀还想睡觉的道理?

韩信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紧了紧搂着孙尚香的胳膊。

远处有海面翻腾着波浪,有即将升起的万丈光芒。近处有韩信搂着孙尚香,有似海般的眼眸,带着似水的温柔。

他愿同她十指紧扣,乘着一叶孤舟在大海里长眠,万劫不复也心甘情愿坠入她的海。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