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宋词百首之晴色入青山/翔橙】行歌

联文的第n棒x

江湖pa的翔橙

结尾出自《岁月旧曾谙》


01.

苏沐橙现在有些懵。

这并不是个好的睡醒感受,毕竟眼前树林的环境和自己的卧房还是天差地别,她一面忍着头疼回忆之前的事,一面挣扎着试图起身。一直搁着僵硬树枝的脊背一动就痛,同样被牵动疼痛的还有右手臂上被衣料随意包扎的伤口,她略皱了眉,从小的训练到底没让她叫出声。这大约是点皮肉伤,因为当她拆下衣料时伤口就结上了痂。

“醒了?”这是一个陌生极了的男声,带着七分清洌三分调笑就这么突兀地冲进苏沐橙的思考世界。她立刻警惕起来,也不顾疼痛立即起身,随即四下张望,最后却是在头顶的树干上寻得了那个男人。

“你是谁?”苏沐橙微眯了眼打量起那道看得不甚清楚的身影,心下否决了“是熟人”的想法,一直随身带着的匕首此时被牢牢握在手中,总是要以防万一。

意料之外,树上那人好像瞅见了自己的小动作。因为他随即就轻盈跃下了枝头,并出乎意料且迅速地擒住了自己握着匕首的手腕。

“苏沐橙,我可是你救命恩人,怎么?想谋杀啊?”苏沐橙这才看清了男人的面孔,眉眼颇为凌厉,正好同他张扬高挑的马尾相衬,傲气难敛。

平心而论,确实是个好看的长相。可此时苏沐橙却无心欣赏,她心神停留在那句“救命恩人”上琢磨半晌,眉头渐渐拧成了“川”字。

到底是想起来了。

02.

苏沐橙从小父母双亡,记事起就是被她的哥哥苏沐秋一手拉扯大的。

彼时江湖更为险恶,两个孩子没个王权富贵得来依凭,几乎每日都站在风口浪尖上讨生活。好在苏沐秋天资聪颖,对武器装备颇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就跟了个白胡子老头入门学武,继而在师门下大放异彩。那老头对兄妹俩颇为照顾,不仅对苏沐秋倾囊相助,也有心提点苏沐橙。一晃眼,数年已去,苏沐秋遂是在他成年那日纳了三个响头,告别恩师,带着苏沐橙重踏江湖。

也是在那时,四处闯荡的苏式兄妹遇见了年少气盛的叶修,苏叶一见如故,结了兄弟,一同入了匪寨“嘉世”落脚。

嘉世虽名为“匪寨”,却并非山匪,是个涉猎行业颇多的庞大组织,因而常年隐于山林,世人多谈,便成了所谓“匪寨”。

他们的寨主名为陶轩,是个十分精明的生意人,年轻时四处奔波吸纳各行人才,而叶修与苏沐秋就是在那时跟了陶轩。两个都是天资过人的少年,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就已在江湖中打下了一片天地,叶苏齐封“双斗神”。

可惜好景不长,叶苏颇具实力在嘉世中也有不小的威信,不免令奸人有所忌惮。这种忌惮在苏叶两人再次凯旋而归时达到了巅峰,在满寨“寨主将易”的风言风语中,陶轩大手一挥将苏叶两人再次打发出门,转手就将主意打到了苏沐橙身上。

陶轩到底是小瞧了这个被苏沐秋与叶修亲自培养的姑娘,虽说武力难以以一敌十,却是生了个聪慧狡黠的心,自兄长外出后便多留几个心眼在房内设下了简易的通讯机关,以便警醒。

约莫到了苏叶两人外出的第六夜,豺狼虎豹到底是按耐不住了,遂伸出尖利的锐爪。好在机关及时惊醒了睡梦中的苏沐橙,她匆匆披了身外套拿了防身的匕首,从后院翻墙出逃。

陶轩原想捉住苏沐橙好牵制住苏叶二人,奈何小姑娘太过机灵难以捉住。自然明白若是给苏沐橙逃出去通风报信了,嘉世该惹上多大的麻烦。遂下了杀意,带人在寨中四处搜寻。

嘉世来来去去只有一个正门,苏沐橙几番波折终于是赶到了门口。也顾不得门口还有守卫把守,追兵近在咫尺,只能选择硬冲。

嘉世的守卫内力虽不及苏沐橙,却在凶残的性子上胜了一筹。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被苏沐秋养的很好还未曾亲手干过这样血腥的事。陶轩一派显然是抓住了这一点,甚至卑鄙地在刀上抹了不少蒙汗药。

她难以抵挡,手臂上立即留下了刀刃的划痕以及随之而来强烈的眩晕感。她强撑着不能倒下,向后踉跄两步却蓦然跌入了一个陌生怀抱。

那是一只颇为有力的手,无声得令她在兵戈相见中安心。她迷迷糊糊间只觉得被人稳稳抱起,遂陷入了昏睡。

也是因此,苏沐橙才没有听见那人随后的低语,意外带着温柔,字字句句惹人心颤。

“我好想你。”


03.

“想起来了?”

苏沐橙这才将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的男人身上。他的身份不难猜测,腰间刻了“轮回”二字的腰佩十分显眼,又捏着一柄长枪,定是轮回名气正高的孙翔了。

但显然,更令她头疼的还在后头,尽管嘉世与轮回一直没有什么恩怨,但苏沐橙还是想不到他们能有什么理由来救助自己。都是聪明人,打开天窗说亮话,苏沐橙也就直接了当地发问了。

果不其然,孙翔似是早就料到她会如此问,慢悠悠看了她一眼便好整以暇地开了口:“世人皆说苏叶二斗神最疼爱他们家的小妹妹,我要你何用,还不是捉了回去让轮回卖他们一个人情?”

苏沐橙自是早料到了这一出,几乎当时便回了孙翔一个冷笑,道:“那可真劳你们费心了。”

“难道你除了跟我去轮回还有更好的去处吗?”孙翔也笑,字字句句中她软肋。

的确,她这么声势浩大逃离嘉世定会惹来一批豺狼虎豹的追杀,自己精力尚未完全恢复,一个人上路风险确实极大。斟酌片刻只能点头应予,却也不代表她苏沐橙会咽下这一口被别人算计的气。

“孙翔,你刚刚说的那几番话都说江波涛教你的吧?”她皮笑肉不笑。

一句话哽得孙翔半晌开不了口,她才心情颇好地大步向前走去。

“死丫头。”末了他才小声嘀咕跟上了苏沐橙,可惜眼底实实在在的温柔却是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他。

04.

苏沐橙跟着孙翔绕过城镇,一路走走停停好些日子,才终于到了s城的边境。

相处几日,一路上被嘉世散布的眼线追杀,难免使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孙翔一路护她周全,也同意一到轮回就通知苏沐秋,这令苏沐橙还算满意,放弃了逃跑的心思。

就连苏沐橙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他。

如往常一样两人直接选了颗树落脚,听见不远处的喧闹声苏沐橙才饶有兴趣地开口发问。

“是个集市,城中商贩和外地商贩沟通的渠道。”孙翔随口应答,递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顺来的包子,“你想看看吗?”

包子还是热乎的,带着奶香的甜腻味儿诱惑着苏沐橙肚子的馋虫,她也就随口答道:“想啊,可是你不是说了,集市里到处都是嘉世的人。”

“我带你看。”

话音刚落,一声招呼没打孙翔就将苏沐橙拦腰抱起,还在莫名其妙啃包子的苏沐橙身形不稳地撞到了他胸口,发出了一声惊呼,才发觉人早已腾身跃起,不费一丝力便稳稳站到了树上。

苏沐橙轻轻、轻轻地扭过了头,看了眼离自己大概有一栋楼高的地面,立刻安静如鸡(。)决定在回归地面之前还是和孙翔好好相处………

目睹苏沐橙在怀中的一系列表情,孙翔默默别过了头,若不是因为双手抱着她,只怕还要捂着脸叨一句“小姑娘怎么这么可爱啊”。

孙翔随即将苏沐橙稳稳放在了树干上,一面抬手指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集市,道:“你看。”

与意料之中小姑娘应有的喜悦不同,他看着苏沐橙几乎是面色惨白地向着自己挪动着小步子,然后颤着手捏住了他的衣角。

孙翔莫名其妙,低声关心了几句她的身体,遭到了苏沐橙咬牙切齿的白眼数个。

就在苏沐橙几乎要上脚把他踹到底下去时,被杀气一逼智商终于上线的孙翔及时拽住了苏沐橙的手腕,并且特别熟练地把她揽到了怀里:“苏沐橙你早说你怕高啊,谁知道习武出身的人会怕高啊。”

……苏沐橙正在十分认真的思考此时把孙翔推下去自己脱险的几率是多少。

但显然孙翔并没有怎么当回事,怀抱美人姿势颇为熟练,一看就是江波涛教育的好(。)

他揽着苏沐橙的腰望向远处,一面絮絮叨叨地跟她讲他刚到轮回不久,在集市上同小摊贩的趣事。

其实从远处看也就是一片灯火辉煌的灿烂景象,没什么变化也看不清他所说的那么多细节,看久了便腻味。但苏沐橙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可能是晚风习习吹得人心醉,可能是孙翔讲这些事时认真的表情令人动容,她就安静地随他搂着,一抬头就能看见他的眸,意外熠熠生辉。

她曾听老人家说过,少年的眼底藏着星辰。一如孙翔此时的模样,习惯性地仰着下巴,周身像有荣光庇佑似的。

是她喜欢的模样。


05.

一夜好眠,待孙翔次日醒来已是日挂中央。

他揉着眼起身,才发现本该躺在他身侧的苏沐橙没了踪影。

很难形容那时自己的感受,各种各样的情绪混杂纷乱一股脑儿挤进了脑海、心头,心口像是突然缺失了重要的一大块,整个人被抛入了深海,空荡中瞬间灌入了海水,压抑得令他喘不上气。假设无穷多,他却一个都不敢想,拔腿就往底下那片集市跑。

奔跑的那十分钟是煎熬的,他匆匆回忆了与苏沐橙的从始至终,然后回忆被无尽的呐喊的小人替代,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惶恐深渊。

他们喊:“苏沐橙,苏沐橙。”

自己也喊:“苏沐橙!”

直到她在最近的包子铺重新遇到了那道身影,他才像一个窒息的人被重新拉回了岸上。他摸着又能跳动的心脏,发觉自己这个人真是简单,喜怒哀乐,全溶在苏沐橙她的一举一动里了。

“买包子啊,也不说一声?”他自觉此时的嗓音有些涩,只好挤出笑容看她。

“不是看你在睡觉吗?怕我跑了?”苏沐橙瞅了他一眼抿嘴一笑,随手抛了一袋包子给孙翔,“我不起来谁去买早饭啊。”

接过来的包子还热腾腾的,隔着纸袋暖和着孙翔的手心,连着心底也是一片温暖。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苏沐橙抱着臂立在原地,“我突然想起来你是谁了。”

孙翔被包子噎到了。


06.

是很早之前的事了。

苏沐秋从师不过两年,白胡子老头十分喜欢他们兄妹俩,有空总爱带他们东走西逛,美其名曰感受自然,实则出门骗骗新酒喝。

那天也是一样,老头拎着爱徒去和老友们谈天,被一群看着仙风道骨老头挨个摸摸头夸可爱的苏沐橙,最终是忍不了趁机给溜了。

她那个时候年纪不大,跟着苏沐秋有他庇护不通外界事,对江湖上流传下来的行侠仗义深信不疑,从小立志要做一代女侠!

她偷偷摸摸溜到共游人赏玩的桃花树下,一手背后,提木剑携落花。时不时吟两句诗文,感觉自己就是来无影去无踪,文绉绉却又侠肝义胆的女侠。

玩上瘾不落花了,还要扑到树干边上抱着死命摇,女侠不愧是女侠,花没给摇下来倒是摇了个小男孩下来。

小男孩懵懵地看着她,令苏沐橙心中热血蓬发(…),她扶起小男孩,问道:“你是谁?”

“孙翔。”

“我是苏沐橙。”

“你看现在的世道那么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虽身在江湖难道不应该心系家国,为国分忧吗?”

“我说你别傻愣愣地看着我了,要不要和我一起闯荡江湖,为民一世啊!”

小孙翔点了点头(估计是被吓着了),苏沐橙立刻兴冲冲地跟他东拉西扯,挥起木剑说自己要做闻名江湖的女侠。

话匣子打开了孙翔也同她熟络了不少,毕竟小孩子扯起梦想总是没边没际,无休无止。

孙翔显然也是个练家子,捡起一根树枝就对着苏沐橙表演了一套枪法,说他要成为武林第一枪神。

苏沐橙说,那好啊我们到时候一起称霸武林,行侠仗义吧!

孙翔点点头,嘱咐说次日清晨也在这里,一起谈家国梦想。

这颇对苏沐橙味口,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结果当然是没成,苏沐橙半只脚还没踏出房门就被早有准备的苏沐秋拎了回去,孙翔一人在桃花树下等到日薄西山,也没能等来那个说一起行侠仗义的姑娘。

年少一眼最为致命,脱不开忘不了,即便是数年后到了轮回,孙翔的心里还有一方天地留给了桃花树下灵动生姿的少女。

因此,当隐于嘉世内部的眼线传来“陶轩将囚禁苏沐橙”的消息时,他几乎是当场握了枪就夺门而出。

得天垂爱,他终是及时赶到,将那个姑娘一手护在了怀里。他的一眼温柔全给了她,密不透风地将她隔绝外界的冷酷与血腥。

孙翔盯着怀中人看了好几眼,欣喜是实实在在的,他想说“好久不见”,最后却说出来的却是“我好想你”。

是了,我好想你。想到魂牵梦萦,不能自已。

上一次你违约了,作为惩罚,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再放你走了。

或者说,你要不要主动点跟我走啊?


07.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闯荡江湖啊?”

时过境迁,没了一树桃花还有一柳春光,同样的少女,同样站在他的面前,说着同样的话。

她一笑,便晴光灿烂,伸手的细指青葱如玉,让人抑制不住只想牢牢攥在手心。事实上他确实也这么做了,十指相扣,生生不离。

孙翔凑近了双颊都染上了粉红的小姑娘,嗓音带笑,话语自喉滚出:“你知道我要拿你这个人情去讨什么吗?”

苏沐橙也笑:“讨什么?”

“讨你。”

明明是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还是惹得苏沐橙面颊红晕更深一色。她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尖,看看四周又看看他:“我们去哪?”

孙翔握着她手的力又大了几分:“随你,有你不就行了。”

“不如闯荡江湖?”


最幸运之事莫过于有一人共你岁月跋涉,他手掌温热,春披飞絮冬行细雪,共看千场日落,目光交织于初见时月瀑顷刻,就攥紧余生别再错过。

我愿与你十指紧扣。

结伴同游,酒歌且行。


end.

小剧场,橙翔预警。

你确定还要往下吗?


苏沐橙环顾轮回四周,一手将早已备好的纸张狠狠往桌上一拍:“叫你们当家的出来!”

孙翔莫名其妙,小厮战战兢兢。

管家唯唯诺诺,当家预感不好。

“苏大小姐,这…是何意?”

苏沐橙一把拽过孙翔望自己怀里一揽,指着桌上的纸张,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我要下聘。”

………

孙翔听了想打人。

评论(1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