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唐菓。

all橙all香all凯莉德赫锤基楚夏,偶尔刘卢狗崽双路蔺若诚春赤黄仁丸药乱三日鹤。
黄沐信香雷凯德赫心尖尖。

对对家bg毫无好感,生理性排斥。
关注前请自行避雷婉拒ky。


封面来自@whatulose,头像来自@蛋花花花,侵删✨

【黄少天2017生贺】I really like you

少天生日快乐!!!!
今年是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啦。
还是很喜欢你。

配合bgm I really like you,食用更愉快!

0.
苏沐橙至今都不会忘记那个午后。
云雾澄清,明媚而略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机身上不大的玻璃窗照射过来,在她的身上、手臂上落下了大大小小的光斑。
她坐飞机总是喜欢盯着窗外看,这次却看得有些眼晕。而当她再次转回头来,一眼就落在了推着餐车的黄少天身上。
他穿着制服,身形挺拔。苏沐橙忽然就想起他曾与自己打赌过,赌穿上制服的自己是否能迷倒万千女性。他在一旁说得天花乱坠,自己却忍不住了,抓了一把薯片就拍进了他还喋喋不休的嘴。
黄少天如今正侧身分发着飞机餐,脸上挂着淡淡的却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若不是苏沐橙现在亲眼见着,很难想象那样一个闲不住嘴的大男孩也会有这样正经的模样。
难怪原谅每每损他的时候,他总会急的跳脚然后落下句:“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上班啊,让你见识一下空少黄少的人格魅力。”
“…这不是见识到了嘛。”苏沐橙自顾自地嘀咕着。窗外照射而来阳光更刺眼了,她干脆闭上了眼。
她说不清现在内心的五味杂陈,说不清此刻念头到底是喜悦多些还是复杂多些,她干脆闭上了眼,把一切交给黄少天去抉择。
也是在这时,她才听清自己心底的声音,才明白自己整整两年的期待。
她期待着那个少年来到她的身边,嘴角上扬好似最耀眼的阳光。他也侧着身子,语调轻快,对自己说——
“苏妹子,好久不见呀。”

1.
苏沐橙初识黄少天是在烟雨航空私下的聚会上。她的大学校友兼好友楚云秀荣升机长,喊了一帮姑娘朋友叫嚣要不醉不休。
一向在这方面很注意的苏沐橙,那天也架不住楚云秀的威逼利诱喝了不少。她又不常喝酒,也没喝到烂醉见识过自己的酒品。
结果隔壁的蓝雨航空受邀来祝贺的时候,就看见了一群如花似玉的姑娘们喝醉了正发着酒疯。
黄少天说,那个时候李华看见他们的眼神,就跟看见了红军进成、唐僧来收孙悟空似的。
那天烂醉的苏沐橙顶着一张通红的脸,乐颠颠地跑到黄少天身边,给了他一个充斥着酒精芬芳的熊抱。
这着实把天不怕地不怕的黄少天惊得一震,下意识想把人推出去结果发现女流氓在他怀里抬起了头,露出了她光洁额头下一双眼波流转的美眸。
黄少天心说这女流氓长得还蛮好看的,有那么点像他学校的校花姐姐。然后他多看了一眼,又多看了一眼……
“卧槽!楚云秀,这不会是咱们隔壁院的苏沐橙吧???”
楚云秀在左手李华右手孙亮,闻言点了点头还自喉发出了声不屑的嗤笑。
谁不知道他黄少天处心积虑四年都想勾搭上隔壁院的小姐姐。结果这回倒是超额满足了他的夙愿,人家都勾上脖子了…
一向话多的黄少天此刻竟只想磨刀霍霍向云秀。
他强行保持着残存的理智,扶住她的腰身。此刻他的想法无穷多、无穷乱,可他却好像也被沾染上了苏沐橙的满身酒精,糊涂了心神,想开口,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
倒是醉的不省人事的苏沐橙乐呵呵地开了口,张嘴就唤他的名字,说:“我记得你。”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苏沐橙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上了糯糯的调子,听得黄少天心颤。
他一个天天在天上跑的人,除了为天空中最耀眼的那抹阳光而心动外,是多久没有再感受到这股悸动了呢?
毫无疑问,苏沐橙就是他的小太阳啊。

后来,当苏沐橙和黄少天已经熟悉到可以对外毫无遮拦、称兄道弟的地步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苏沐橙又提到了这件事。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黄少天正靠在她家的沙发上,熟练地把她的沙发垫吃得满是薯片屑。她拿起抱枕做势要打,黄少天眼疾手快拽住她手臂就把她扯倒在了沙发,并及时从薯片上分出了手扶正了她的腰,顺便抓住她另一只手臂。
……力大如苏沐橙,竟没能挣脱他手上的禁锢。
“哎哟苏大小姐冷静,你打两下打坏了我还怎么给你讲故事啊是不是,还有谁可以跟你分享你家的薯片呢!”
“我靠苏沐橙你属狗啊!我跟你说就是了用得着咬我吗?好端端一个校花怎么才毕业每几年就这么粗暴了……别,别咬,我说就是了…”
他颇为埋怨地瞪了苏沐橙一眼,松开手又临幸起那包黄瓜味薯片。
“就是那天晚上你不喝醉了吗?我和喻文州几个人刚到那里就看见一冲我跑了过来然后一把搂住了我…哎我说苏沐橙你那个时候是多重啊,你抱过来我觉得我都要窒息了…哎哟大小姐别…别掐!然后你就跟我说了一大串有的没的胡话,最后开始掐我的脸。我说这大概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吧!这几年你也没少掐我是吧!”
他说完一脸严肃地去看身边突然安静乖巧的苏沐橙,亲身示范了一下当时苏沐橙掐他的心狠手辣,于是乎,苏沐橙的头更加低了。
黄少天颇为得意“哼哼”两声,伸手抬起苏沐橙的下巴:“说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怎么补偿大爷我。”
……苏沐橙自知理亏在心底把楚云秀喝酒的提议骂了个百八十遍,然后特别乖巧地举手发誓自己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好好读书少喝酒多看报。
黄少天闻言挑眉,正巧手中薯片见底,他晃了晃手中的空袋示意苏沐橙下去买薯片:“不够。”
而苏沐橙却像是没有领会他的意思,自顾自钻到了他耳边,开玩笑道:“黄大爷,那小女子以身相许够不够?”
啪唧。
心底像是有颗树开了花,密密麻麻晃得树枝齐动,逗得心间瘙痒,惹得黄少天满脸通红。
明明知道这个死丫头是在开玩笑,却还是忍不住,虔诚地点了点头。
“够。”

2.
黄少天是航天院空乘系毕业的,苏沐橙是他隔壁航天设计系的。故两人一年到头都很忙,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院里画,很难碰得上面。
于是黄少天美其名曰:“反正我们俩也很少回家不如干脆就租一个房子,以后也好碰面是不是?”转身他就把他家的钥匙甩给了苏沐橙,令苏沐橙从此过上了天天帮他家打扫卫生的生活。
某次下班后蓝雨航空的一群人坐机场大巴去市中心,黄少天顺口就说给了他同事听。收获了一大波“卧槽黄少天你是不是人,女神变人妻了我要上学校论坛挂你!”
结果就看见黄少天得瑟之于云淡风轻地来了句:“其实每次下机都能收到她逼我回去大扫除的电话,也是很幸福的。”
……
黄少天,卒。

吼归吼,苏沐橙还是个蛮有人性的,知道黄少天下班晚都会提前给他整好房间。当然,不包括他三更半夜回到家看见了一个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看剧的苏沐橙,那是真真得吓人。
他们心照不宣地维持着这样奇怪的关系。在后来的某一天,黄少天推开家门,跟苏沐橙说:“苏妹子,我要出国了。”
苏沐橙不明所以,看了他眼道:“蓝雨什么时候开国际航班了这么厉害。什么时候啊,去多久?”
“明天,去两年。”
黄少天从未想过自己和苏沐橙之间也会有如此的冷场,空荡的房间回响着平板里传出电视剧男女主令人发笑的海誓山盟,这一次,却再无黄少天嫌弃的吐槽。
苏沐橙觉得着台词听着挺肉麻的,搓了搓手臂干脆关上了平板。她似乎才想起身边有黄少天这个人似的,抬起头冲他笑了笑,说:“那我明天去送你。”
黄少天被她的平平语调哽得半晌说不出话,看着她匆匆回房的背影欲言又止,最终被无尽的黑夜吞没,化为一声微弱的叹息。

次日苏沐橙如约送黄少天去机场,两人一路无话,最后到了安检前,才听黄少天开口。
“苏妹子,那我走啦?”
他看见苏沐橙点了点头,扯了两句“一路顺风”。他忽然就有些难过,依旧是欲言又止,只得草草应了两声,随后转身要走。
苏沐橙的拥抱来得措不及防。
那确实是个颇为结实的拥抱,牢牢地越过黄少天的两个手臂,在他胸前相会。他发觉那个靠在他背上的姑娘一直在轻颤,他便想抽只手出来揉揉她的脑袋。奈何她搂得紧,只能作罢。
黄少天微侧脑袋,只看见苏沐橙的一个脑袋趴在他背上。等到轻颤减弱,他才感觉手臂上的力略松了些,遍挣出了一只手,像所想一般轻轻揉了她发顶,然后开口道:“等我回来。”
等我回来,我就告诉你。

3.
黄少天现在有点着急,从刚刚下了飞机苏沐橙就连搭理他一下都不肯。
他前几天刚回国就第一时间通知了苏沐橙,没想到通告太多还没来得及回一趟家。意料之外在飞机上遇见了苏沐橙,不用猜都知道是郑轩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手策划的。这不,才刚下了飞机,喻文州当即给他批了半天假,爽快的样子千年难得一见。
黄少天也懒得更那群人再废话,急忙去奔赴他魂牵梦萦的那道绚丽色彩。
他一路跟着苏沐橙出机场,小姑娘不知道正生得哪门子气。期间他曾无数次试图搭话,惨遭无视。
惹得黄少天急的跳脚,一阵抓耳挠腮,最后干脆拿出了手机,拖出和苏沐橙的聊天框,开始敲敲打打。
黄少天:苏妹子不理我怎么办!在线等,急,求解答。
黄少天:急!!!!!!!!非常急!!!!
黄少天:(╯°□°)╯︵ ┻━┻
苏沐橙:黄少天你傻子吗你。
……不能忍了!黄少天上前一步直挺挺扳过了苏沐橙肩膀。然后他就看见他朝思暮想两年多的小姑娘,憋笑憋得很辛苦。
黄少天看了都想打人。
可是他怎么舍得打自己的小姑娘呢?
人生头一次吃瘪,话多如黄少天,就这样安静地抱着胸等苏沐橙笑完。
两年未见,她倒依然是两年前眉目清秀的模样,还是那个一笑就让黄少天心甘情愿沦陷的模样。
他适时伸出了手想拍拍笑得打嗝的她的背,然后就见苏沐橙突然抬起了头,眸眼带笑,开口问他:“少天,郑轩说你有话跟我说。”
……黄少天现在就想冲回机场给那群管说不负责的人挨个一个中指。
奈何苏沐橙现在就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瞅着他(这令他想起来喻文州,瞬间有凉风过背),跑都跑不掉。
他咽了咽口水,思考着是不是每个人在这种时刻都会思来想去。像他,就不可抑制想起他与苏沐橙从相识到现在的每一个点点滴滴。
片段杂乱无章,却又个个正中红心。
他想起那次聚会上,醉醺醺地苏沐橙伸手勾着自己的肩膀,趴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
“黄少天。我记得你。每次下课都能看见你,站在我班级门口还自以为聪明地和我院的学生聊天,结果人家还不认识你哈哈哈哈哈。你好傻啊……”
“可是我喜欢。”
“唔,我之前去你们那看篮球赛,其实不是秀秀拉我去,是我自己想去的。你的三步上篮,嗝,真…真帅。”
………
“我说你要是喜欢我,就追呀。都毕业了万一我跟别人跑了怎么办啊?”

总有那么几个鸵鸟永远都不相信酒后吐真言,如他,兜兜转转一圈,这都多少年了。
黄少天强迫自己低下头直视苏沐橙的眼,她还是那附笑眯眯的模样,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他忽得有些气馁,轻轻拉起苏沐橙的手臂,说:“我看你早就知道了吧?”
“这不,还是想听你说嘛?”
黄少天对上苏沐橙,必输无疑。
他举手投降,输得心甘情愿。
“我喜欢你。”
像是劈开古堡荆棘的利剑,像是打开厚重的铜古把锁的钥匙。
黄少天一句话,换来了苏沐橙落在他唇瓣上的一吻,温柔而虔诚。
他愣神之余听见了苏沐橙还啜着笑意的话语:“先给你尝点甜头,欢迎回国。”
黄少天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回答道:“不够。”
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夏日,黄少天挑着苏沐橙的下巴,对他说着相同的话。而相同的答案也同样很快穿越时空来到了他的跟前。
“以身相许,够不够?”
黄少天俯下身,将脸埋在她的肩膀上,苏沐橙只要一侧脸就能看见他耳垂上的橙子耳钉熠熠生辉。
她轻轻搂着黄少天的脊背,就像是拥抱着全世界。
“够。”
你看余生那么长,黄少天有苏沐橙,足矣。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