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菓🍦

不要看我的早年文章球球你



❣️头像来自@飞絮,是抽送,不要用
背景来自@脑手不对盘

【信香】不如你

@松濑酱 的联文图
意识流短小


    夜晚的峡谷带着露水微湿的寒意,韩信跟在蹦蹦跳跳的少女身后,看她黑色的马尾随着主人的身形上下跃动,然后在潮湿的空气中划过一道清晰的弧线,站定在他跟前。

    孙尚香眨了眨眼,好像在等他的反应。

    但良久,韩信好像也不打算动一下,仅挑着眉尾跟她对视。这让孙尚香有些恼,瞪圆的眼颇有神韵,与后院炸毛的猫咪如出一辙。

    韩信瞅了她片刻,到底是没忍住,抬手抚上了她的额前,拨弄了两下刘海。

    又想起了什么。

    “暧,大小姐。”

    孙尚香愣了一下,被他这莫名其妙却又认真的语气惊到了。不过落叶一瞬,她就紧张兮兮地把“分手”相关的种种方式激情脑补了一遍。最后定格在略显滑稽的眼睑停滞、嘴角僵持的状态。

    韩信自然是不明白孙尚香深受青春疼痛文学荼毒,脑洞已然开到了天上。他拧着眉停顿了半晌,问:“你今天干嘛跟李白走那么近?”

    “他抢你红你怎么也不轰他?”韩信有理有据地补充。

    孙尚香瞪大了眼对他的话努力消化,遂好似发现新大陆一般,眼眸迸出了奇异的光。

    韩信莫名,然后出乎他意料的,孙尚香由半藏半掩的一点戏谑,变成了明目张胆的笑得直不起腰。

    “韩信?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孙尚香笑得有些喘不上气。

    她觉得不行,在路灯下走了两步站定到韩信跟前,然后抬起头伸出手,似是宽慰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我哄哄你?”

    调笑之意十足。

    韩信不语。

    下一秒就不分轻重地回敬了她。

    孙尚香还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腕被猛得一拽,忽然浑身一轻,还未来得及分辨情况,韩信就已然将气息充斥进入她的口腔。他吻得很凶,故意将齿尖抵在唇瓣上厮磨,直到听见陡然变调的娇哼,才目标明确地带着十二分侵略意味,在她的唇齿间不断游转。

    孙尚香一句指向性明显的脏话堵在口中说不出来,恼羞成怒地挣了挣——无果,韩信动作稍顿,演变为更凶狠的攻城掠地。

    直到孙尚香揽着他的手都被折腾得没了力气,韩信才略松开了些。他唇角染着点血丝,毫无疑问是孙尚香不经大脑的祸端。

    “嘶,真狠。”

    而孙尚香只是给他了一个白眼。


    他们各自喘着粗气,又对视。

    “韩信。”

     他们紧贴着的皮肤间窜出了薄薄的汗,呼吸交织萦绕升温,孙尚香盯着他的眼眸恍然像是踏入了深邃的海。

    孙尚香蓦然记起了初遇之时,韩信拎着枪,倨傲的神情之下也有一片如此的海。

    “我在。”

    要多喜欢,就有多喜欢。

    韩信贴着她的唇瓣轻声说只有他们知道的箴言。他很少说这些话,但每一次,都不无例外用着最深的情。

    孙尚香搂上他的脖颈,穿过他身后的发丝牢牢地拥住了他。

    你看世界那么大,有最美的星辰大海,有最好的山峦丛林,原来到了韩信面前都不过孙尚香附在他的肩头,轻声说道一句——

      “我也爱你。”

评论(17)

热度(78)